*此為《盜墓筆記》二次延伸文

*CP:解雨臣X霍秀秀

 

*****  

 

  霍秀秀醒過來時,眼角還帶著淚水。

 

  她旁邊坐了個女人,是之前把她從霍家帶走的那夥人裡其中一個,此時臉上沒了當時的冷漠,反而帶著訝異。另外,女人身上遍佈大大小小、有新有舊的傷口,比起那時帶秀秀來的完好無缺,她猜測情勢大概有所變化。

 

  女人嘖了一聲,將手中拿著的青綠色小鈴鐺注入松香,放進一只木盒裡。從霍秀秀的角度看不清那只木盒裡頭有幾顆類似的鈴鐺,但那上面浮著一層青光。

 

  「……六角銅鈴?」

 

  女人看了她一眼,扯開嘴角,露出個不算好看的笑容。

 

  「妳知道。照妳的樣子,該是看見心愛的男人把妳甩了。『小花哥哥』……指得是解語花?」

 

  秀秀沒有回答她,她盯著裝有六角銅鈴的盒子,想起方才環住自己的溫暖,心如刀割。

 

  在銅鈴帶來的幻像裡,她看見解雨臣,一臉深情地望著自己,他說他愛她,說要娶她、說會保護她一輩子,遠離這一切,遠離解霍兩家,遠離所有讓霍秀秀感到痛苦的事,從今以後,他們只剩下幸福。

 

  最初,霍秀秀以為是戰役結束,以為解雨臣想通了。但當他擁抱著自己時,她開始以為他被掉包,有人帶上解雨臣的人皮面具冒充他,而真正的解雨臣或許已經遇害,畢竟假戲做了真足,那封簡訊傳來時,解雨臣確實也從橋上掉進河裡。

 

  說不定他真死了,吳邪的計畫沒有通。

 

  這樣的認知令秀秀感到恐懼,她不知道他們在六角銅鈴的世界裡,可以過上美好甜蜜的日子,但霍秀秀不要這樣完美無缺又深愛自己的解雨臣,她寧願回到現實,找回那個不曾正眼看過自己的解雨臣,就算只剩冰冷的軀體,她也得找回來。

 

  所以,當她推開他時,心臟彷彿萬箭貫穿般疼痛。

 

  現在看來,果然六角銅鈴比毒更可怕,甚至能逼人放棄自己深信的幸福,逼人自殺。

 

  「……正好相反,妳是誰?」

 

  她看見愛她愛得癡迷的解雨臣,果然都是假的。不過好險只是六角銅鈴,不是真有人對他下了毒手又冒充他回來。

 

  「張海杏。」

 

  「妳姓張?」

 

  張海杏這次投過來的眼神充滿鄙視。

 

  「妳覺得我會告訴妳我的真名?不過也無妨,真名這種東西,我早拋棄了。妳知道『張海杏』會容易進入狀況點。」

 

  霍秀秀不置可否,她不知道這位汪家的「張家人」在這裡做什麼,她全身繃緊,保持警戒,不過女人既然連名字都給了,霍秀秀猜測,難道汪家已經失勢,難道吳邪贏了?

 

  「作為普通人,妳挺厲害的。」張海杏拉了張板凳坐下,看樣子是打算在這裡一段時間,她一邊掏口袋一邊繼續說道:「能自己從銅鈴的幻像裡醒來的,妳是我見過的第二個。不過妳也挺長時間,三天。」

 

  「第一個是張家人?」霍秀秀依舊保持戒備,但甫自幻像裡清醒的她,還不是非常有力氣,頂多從床上撐坐起來。

 

  「嗯……快要是了吧?看他一副準備入張家祖墳的樣子……

 

  「張起靈?」

 

  張海杏掏出一根菸,點燃含進嘴裡。

 

  「張家起靈基本不受那些東西控制,他甚至能操控其中幾種。」

 

  「我奶奶說抽大菸的女人小心嫁不出去。妳還知道什麼?」

 

  「姑奶奶不是嫁不出去,是不屑嫁。」她吐了一口菸,轉頭看向秀秀。

 

  「一但知道,妳可能再也回不去妳的世界,必須跟著我們走,即使如此妳也要問?」張海杏說道,語氣十分嚴肅。

 

  「那就不要了,我還要回去,就算我的世界再討厭,那裡終究是我的世界。」

 

  她看著她,又偏頭道:「不過沒想到,妳居然會講這麼複雜的話,我以為妳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不會用這麼複雜的詞。」

 

  張海杏白眼她,又垂下頭,吸了一口煙。

 

  「……這不是我說的,是一個……頭腦很好可是四肢不怎麼發達的人。」

 

  「喔~聽起來妳很介意他。都是女孩子,告訴姐,姐說不定能幫幫妳。」

 

  「妳誰姐啊?妳姑奶奶出生時妳還不知道在哪一世輪迴!」張海杏又用力吸一口煙。

 

  「妳沒有什麼可以給我出的主意,那個人不在了,就因為他頭腦好四肢卻不好,折了。」

 

  想到他,張海杏陽剛的臉龐頓時柔和許多,甚至浮上一層陰鬱。

 

  「……我很抱歉。」

 

  「沒事。啊……不過他說不定頭腦也不太好,到死前,他都還以為我是他親妹妹。」她抬頭,秀秀也跟著抬頭,今晚的月亮又大又圓,天氣有點涼,她開始猜測是否已是中秋。

 

  人說月圓人團圓,現在人都不知在哪了,往年還有奶奶、還有小花哥哥,他們會邊嫌棄秀秀做的難吃糕餅,卻又興高采烈地吃下去。

 

  現在,都沒了。

 

  「真是笨蛋。」張海杏站起身,看了秀秀一眼。

 

  「真是,跟妳講這麼多做什麼。該走了,時候到了。」

 

  「走?去哪?」

 

  張海杏起身,拍拍屁股。

 

  「妳還真以為我來找妳抬槓?休息夠了,能走吧?」

 

  霍秀秀支著身體下床,道:「真可惜,我還想著已經跟妳聊出趣味來了。妳知道我沒什麼看起來同齡的朋友,女孩子都聊聊八卦就熟了,妳卻在這時打住。妳這生一定過得挺無趣。」

 

  張海杏不應答,把煙踩熄。

 

  「該走了,人質。」

 

  這句話,她格外加重了音。

 

  霍秀秀勉強挪動身體,經過張海杏時,她突然伸出奇長的兩只右手指頭,霍秀秀一個機靈往外翻,躲過她的手指,但她沒躲過張海杏的手刀,後頸被重重打了一下,還來不及反應,視線模糊前,她聽到張海杏說:「這樣好帶一點,抱歉了。」

 

  然後霍秀秀便昏了過去。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