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盜墓筆記》二次延伸文

*CP:解雨臣X霍秀秀

 

*****

 

  吳邪以為張家人都很聰明,也認為張海杏很聰明。

 

  所以,當他看見這女人隻身出現在他面前,身旁只帶一個背著霍秀秀的大漢時,他直覺有詐。

  

  直覺歸直覺,還來不及開口,張起靈已經先衝出去。

  

  然後用不了五分鐘,汪家人「最後的抵抗」也歸於無效,解雨臣接下癱軟的霍秀秀,大漢躺在地上不醒人事,張海杏還想抵抗,但被卸掉的身體一動也動不了。

  

  張起靈下手是真黑,還講究時效,連和汪家人廢話的時間也沒有。

  

  張海杏坐在地上,半撐著身體,咬牙看著同樣來人不多的吳邪他們,她是知道自己沒有勝算,汪藏海從來贏不了張家人,那樣的天才都贏不了,更何況她這種蠢材。

  

  不過,她想輸得有面子一點,這是長期在香港張家養成的,那種自尊心態。她吃力瞪著吳邪,彷彿這樣瞪,就能將他瞪出洞似的,但越瞪越久,她突然發現,吳邪,變兩個了。

  

  有兩個吳邪,或者該說,有一個吳邪和一個長期假扮他的人。

  

  她不想承認,卻一直思念著的那個人。

  

  她沒想過,還能見到活著的他,頂著跟敵人、跟把他一度弄死的人同一張臉,卻笑得很溫柔,令她鼻酸的溫柔。

  

  「海杏……

  

  她不知道該怎麼喊他,一聲「哥」硬是卡在喉頭,身上傷口的血已經乾涸,她幾乎痛得要失去意識,卻依舊死撐著眼。

  

  都已經到最後了,她想看著他,再不想把力氣浪費在瞪視自己的敵人身上……或者這人,她從來也都不那麼在乎的,只是聽令行事。

  

  「海杏……妳不會有事的,哥保護妳,我們去醫院……

  

  笨蛋,果然四肢不發達,頭腦也很笨,都什麼時候了,還當自己是妹妹嗎?

  

  但是張海杏接觸到張海客身體的一瞬間,眼眶一紅,還是忍不住哭了出來。

  

  「你還……你都知道我是………..

  

  「說傻話呢,妳是海杏啊,是我妹妹啊。」.張海客扶起張海杏,朝吳邪他們看了一眼。

  

  吳邪只是撇撇頭,張海杏不知道為什麼張海客還活著,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們會這麼爽快的放人,王盟甚至已經備妥救護車,吳邪讓他跟著這對兄妹一起上了車,冷冷的說到:「我答應你的事情已經做到了,你們,再也不要在出現在我面前。」

  

  張海客笑著點頭,張海杏因傷口而昏過去以前,看那兩人的神情,突然要分不清誰是真正的吳邪了。

  

  是笑得天真、彷彿奪回珍寶的那個,還是看似冷酷,其實已經半頹的那個?

  

  不過不管是哪個,她都只信著,說自己是張海客那個。

  

  假的也好,真的也罷,既然出現了,她就不想要他在消失了。

  

  另一台車上,吳邪幾乎面無血色,他靠在張起靈肩膀,在他的注視下輕輕閉了眼。

  

  「……小哥,你剛剛怎麼那麼衝動?誰知道他們有沒有埋伏?」

  

  他感覺到張起靈動了動,眼神看著的是另一邊,還在昏迷的霍秀秀。

  

  「你在乎她,她是你的親人。」

  

  實際上吳邪和霍秀秀沒有親戚關係,不過無所謂,她就像他的親妹,他也懶得解釋,依偎著這個人時,吳邪連思考都不想思考,只想回到初識時的愣青頭,傻傻的,給張起靈護著就好。

  

  雖然他早就做不到。

  

  前頭是解雨臣開車,時不時從後照鏡看他們倆,看另一端的秀秀。黑眼鏡在副駕駛座,只輕聲說了句專心開車,反正也朝醫院駛去,小丫頭不會有事。

  

  是嗎?

  

  他問,沒有人回答。

  

  不過大家心裡都清楚的是,這場十年之戰終於,結束了。

 

*****

其實我還沒看《沙海》,只是大概知道一點點裡面發生的事情(大概大概)

所以這算是個過渡篇章,就是那啥,寫得不合邏輯或是太過簡略的地方,請.......無視掉吧?(汗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