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盜墓筆記》校園架空同人文

 

*CP :瓶邪、花秀、胖雲、微黑寧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小哥生氣了。

 

  吳邪第一個想到的念頭是這個。而且他心裡大約明白,他生氣的原因。

 

  「永遠的好朋友,對吧?」

 

  對吧你妹,自己說出來都不相信。

 

  吳邪幾乎不敢相信自己問出這句話的同時,對張起靈的回答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好像坐在雲霄飛車上,在最頂點俯瞰下面,軌道有兩條叉路,一條通向另一個圓環,另一條直接以U字型上揚,衝向天際,等著連人帶車摔得粉身碎骨。

 

  他沒有經歷過這種心情,就連高中放榜時都沒有過。人生走的是毫無懸念,穩穩妥妥,現在卻被張起靈打亂。

 

  被他的話語打亂、被他的舉動打亂、被他的人打亂。

 

  當張起靈斬釘截鐵的說自己跟他不是朋友,吳邪反而鬆了一口氣。莫名奇妙的鬆了一口氣,他感受到雲霄飛車衝向另一個圓環,繼續下一個不知盡頭的循環,不過這樣也沒關係,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可是如果不是這個意思怎麼辦?如果張起靈的回答,其實真真正正宣告他們兩個什麼都不是,又該如何是好?他隱約感受到這個循環也有叉路口,而且自己現在八成,就站在上面。

 

  哪條路才是對的,該怎麼做才好。依憑的根據是什麼,吳邪完全沒有頭緒。

 

  眼下最重要的是小哥似乎生氣了,雖然他沒有明說,雖然他之後又回到面癱的樣子,教罷鋼琴,四個人圍坐著解數學題,臨行前吳邪尷尬地問張起靈還能不能來練琴,他只是漠然點頭,惜字如金更勝以往。

 

  沒什麼太大改變,但他知道,他肯定生氣了。吳邪琢磨自己哪裡踩了對方底線,他想了很多細節,就是跳過那句「好友宣言」,不是不去想,是有意識地跳過,有些東西埋得太深沉,他還沒有揭開的勇氣。

 

  講台上老師還在演算公式型成的過程,吳邪卻全然沒了心思,他一手撐著頭,把筆夾在唇上鼻子下,一直到下課中聲響起。坐他前面的髮小兼死黨解子揚轉過頭,差點沒被那呆滯走神的雙眼和皺成一團向柑橘一樣的臉嚇到尖叫。

 

  「老、老吳,你、你發、啊春啊?春、嗯天還久、歐的很咧!」

 

  「你才發春,你們全家都發春!」吳邪被講話磕磕絆絆的解子揚喚回神,立刻給他一記眼刀,不過他顯然沒有張起靈的氣場,還被瞪回來。

 

  「說、喔你啊!老導都走那、啊麼久,今天不組、組練?」解子揚說話的速度不快,不過吳邪早就習慣了,倒也耐著性子聽完才從椅子上跳起來。  

 

  「對啊!胖子?呼叫王胖子同志?」他看了一圈,胖子的位置早就空了。

 

  「早去搶便、彥當了,誰、欸像你思春、嗯思到走神的……」解子揚鄙視他一眼,突然又像想到什麼湊過去,換上一副打聽八卦的表情。

 

  「嘿、看、安中哪個妹、欸子?跟髮小分、恩享一下?」

 

  「分享你妹!」老子還不知道自己看上的到底是妹子還是漢子。

 

  吳邪沒好氣的坐下,反正胖子肯定會給自己帶上一份,他只要慢悠悠晃去社辦就好,在這之前,還有些時間。

 

  「老癢,你……處過對象嗎?」吳邪壓低聲音問道。他知道這問題一出來就是顆炸彈,間接承認自己要嘛處對象了要嘛有對象,但比起胖子,解子揚可是靠譜得多,就是講話慢點見血點,他還能忍,況且解子揚分得清事情輕重,胖子不靠譜一張嘴天花亂墜……吳邪不敢指望。

 

  「有啊!跟蒼、蒼老師。」

 

  又是一記眼刀,吳邪邊把東西胡亂塞進書包,邊轉身要走人,解子揚又趕緊把他拉住。

 

  「老吳,問這、呃作啥?」

 

  「……真想聽我講?」

 

  解子揚真誠的點點頭,拉著吳邪又坐下來。

 

  「那就給我講講戀愛那些是什麼,啊、你對倉老師的遐想我不想知道。」

 

  「不、無是你講嘛!怎麼問我?」

 

  「搞得清楚我就不會有疑問了,不講拉倒。」

 

  「欸啊老吳!我怎麼知、知道……要不,去圖、圖書館翻翻?」

 

  「圖書館?」吳邪頓了頓,才想到雖然解子揚穿了一耳洞,留著略長的頭髮,看起來吊兒啷噹樣,不過其實他是很好學的,沒有練習時就是泡圖書館。

 

  「圖、圖書館肯定有、歐資料,你可以去翻、翻那啥兩性、性關係那些……

 

  但是常泡圖書館也不代表什麼。

 

  吳邪翻了白眼,他一糙爺們,才不會像戀愛中的小女孩一樣,看那些兩性關係的書啊、還做心理測驗啊、剝花瓣什麼的。一大爺們,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不喜歡,哪那麼多廢話!

 

  心底喃喃自語,當吳邪反應過來時,手裡已經拿著一本「教你讀懂他的心」站在圖書館櫃檯,貌似總在內分泌失調的管理員看也不看書名,刷了學生證和書號,只交代句歸還日期,從頭到尾頭也不抬,臉色奇差無比。

 

  吳邪道了謝,書隨便往包裡塞就衝向社辦,他遲到了,肯定遲到。鐘聲已經響起不知多久,吳邪總覺淂自己做了虧心事,卻又雀躍得不得了。

 

  他迫不及待想翻這本書,直到衝到社辦,看到張起靈,才想起他似乎生氣的事情。

 

 

**

 

  今天有組練,張起靈看起來和平常一樣,言簡意賅的招呼,該做什麼做什麼,他沒有多看吳邪一眼,也沒有和吳邪特別疏離,但他就是能確定,他在鬧彆扭、鬧脾氣。

 

  「小哥,我……」吳邪趁著排樂器的空檔,湊到張起靈旁邊,他看了他一眼,不等吳邪說完,立刻開口。

 

  「吳邪。」張起靈打斷他的話,這是第一次,他打斷的生硬。

 

  看吧,果然生氣了。鬧什麼小家子脾氣呢?

 

  「你三叔來了。」張起靈撇下吳邪,不管不顧他的臉憋得像是便秘好幾天,幽幽離開。吳三省走進來時滿面春光,黑瞎子看了忍不住調侃兩句:「嘿~三爺,什麼喜事?這樣春風得意,春天還久呢~」

 

  「就是啊,走路都帶風了!」胖子也接下去,兩人一邊站一個,等吳三省發話。

 

  「這個嘛、咳咳,確實是喜事。」吳三省神秘的擠了下眼睛,吳邪還沒看懂,他就拿了個檔案夾塞到他手裡。

 

  「這是……」檔案夾裡頭是一疊譜,《我只在乎你》,是那位一代歌姬鄧麗君的經典歌曲。

 

  「做什麼?」

 

  「做什麼?做什麼?」吳三省看起來好像很驚訝,他雙手攏住吳邪,力道之大把他的肩胛骨都要打散。

 

  「大姪子,太久沒去大嫂那兒蹭飯你和我都沒默契了是不?這個……你真不知道?」他又朝他擠眉弄眼,吳邪只覺得就算你來蹭飯我們本來也沒默契可言,老狐狸就是老狐狸誰知道你想什麼!

 

  看他搖搖頭,吳三省又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吳邪現在知道胖子跟黑眼鏡那些不靠譜行為都跟誰學的了,真是有其師必有其徒弟!

 

  「這首《我只在乎你》,是我跟你文錦姨的定情曲。今年公演的安可一不是還沒定嗎?就決定是這個啦!」

 

  「公演上演這個,這、這不是求婚的步調嗎?」

 

  吳三省一聽,又更樂了,笑得嘴巴都合不攏,雙頰泛紅的像喝了酒。

 

  「敢情三爺打算連婚一起求了,討房媳婦好過年!」

 

  「這不賴啊,而且你們不都管樂出來的,哪裡認識哪裡訂終生。」阿寧也過來湊熱鬧,秀秀聽到也雙手合十,作一臉天真爛漫樣:「看不出來三叔那麼浪漫~」

 

  「哎小丫頭,妳這話就說的不利索,以前紅包拿不夠?還嫌妳三叔不浪漫?」

 

  「才沒有!」秀秀又吐吐舌頭,胖子接了話頭:「我沒拿過三爺的紅包,可是現在聽這話……頗有要發紅包的趕腳,怎麼樣老大?我們怎麼幫你?」

 

  他轉身指指大家,「所有分部的首席都在這裡了,還包含幹部,你只管發號,剩下我們來搞定,肯定幫你追到大姐!」

 

  大姐是幾個和吳三省要好的團員的暱稱,一方面陳文錦還有帶薩克斯風組練,和學生關係本來就不錯,另一方面她為人大方,沒有師生隔閡,又有一張娃娃臉,常被剛進來的學弟妹錯認是在校生,叫大姐比叫老師親切多,聽著也年輕。

 

  吳三省對大家的反應很是滿意,點頭幾下就把大夥召集起來商量議事,大約是要各分部幫忙收集祝福製成短片,加進他目前正在製作的戀人回憶錄裡。

 

  「另外就是,這首安可曲發下去。你們演奏時我來求婚!事成了再請大家好吃好喝一頓!」

 

  「三爺就是爽快!」有樂子找,還是件大喜事,每個人看起來都很開心,果不其然,隔天阿寧就發了正式消息,每組小高一跟吳三省不熟識的不算,至少高二一人要一句祝福,吳邪和胖子同班,很好搞定,拿起小DC就胡言亂語一通,後來想想畫面張力不夠,又到樓下拉了張起靈,他們讓解子揚拿著小DC,吳邪站中間,一手勾胖子一手勾張起靈,一人一段給吳三省挖苦的,祝福的,講得自己都不亦樂乎。

 

  解子揚一喊卡,張起靈就掙開吳邪手臂,進教室前,吳邪突然有股衝動,他拉住張起靈的長袖袖口,「小哥,今天能去你家練琴嗎?」

 

  張起靈不知道吳邪在想什麼,只是就這麼句問話,竟勾起他的一絲期待。

 

  真想說明白,非誠,勿擾。

 

  如果你不明白,就別再給我希望。

 

  「今天不方便,下次吧。」張起靈悠悠的說,雖然態度緩和許多,但比起妥協,那更像是種無奈。

 

  ──你終究不懂,我的心情。

 

 

*****

給在第十四小節留言的那位(我想你用隱藏應該就是不想曝露,所以就不喊暱稱了)

謝謝你唷~也請你多多指教!

這人只會寫甜文,如果能讓你看了開心,我也會更的很開心(笑

然後放心好了,小三爺做事,該爽快就會很爽快的(?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