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盜墓筆記》校園架空同人文

 

 

 

*CP :瓶邪、花秀、胖雲、微黑寧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爵士鼓,過門能再High點嗎?」

 

  團練走了一遍Nica’s Dream,長號協奏曲。吳邪還沉浸在爭吵和好之後的滿足感,突然看阿寧的長號已經離開嘴邊,對著打爵士鼓的張起靈說到,她的語氣帶點不耐,身為分部長的吳邪趕忙衝過去看譜,因為,等張起靈給回應是沒有意義的。

 

  一看吳邪都傻了,爵士鼓的譜除了前十小節定拍,後面全是自由發揮的空白格子。

 

  「這……

 

  「看也沒用。Super吳,這首Nica’s Dream,不只長號獨奏,爵士鼓也是獨奏,自帶即興。」阿寧聳肩,繼續道:「所以張起靈要靠他自己填譜,或者三爺提攜點?」

 

  她轉向指揮吳三省嫣然一笑,下面幾個團員也在偷笑,吳三省清清喉嚨。

 

  「你先隨便打,下午組練再來幫你看怎麼填拍。」

 

  張起靈面無表情的點點頭,但吳邪看到他眼底明顯閃過的不滿。

 

  「小哥,要緊嗎?」

 

  他搖頭,又拿起鼓棒。吳三省舉起指揮棒的瞬間,張起靈的氣場明顯改變,雖然還是一副漫不經心的慵懶樣,但他的眼神改變,連帶打出的音也不同,方才好似一隻病貓,現下是剛睡醒的老虎,才正要發威。

 

  「小哥生氣囉~寧姐也真是的,就讓他自己來咩~」胖子推推吳邪,他滑著Cabasa,小樂器走哪滑都不要緊。

 

  隨爵士鼓節拍的緊湊,樂曲也換了風格似的,從一首如夢似幻的爵士小品,成了長號和爵士鼓的較勁,他們比的是音符,是節奏,是旋律,吳邪看傻在一旁。

 

  龍鳳爭鬥,各據一方。

  

 

**

 

  團練結束時阿寧又發下加練通知,遞給吳邪時多看他一眼。

 

  「怎麼?寧女王陛下?」

 

  「嘖嘖、換個稱號,這太集權了。張起靈後來打得很好,我喜歡吹盡興的感覺,正式演出時就那樣吧!幫我說一聲。」

 

  吳邪挑眉微笑,點頭算是答應。

 

  「小哥,這週可能又得加練,表演前了……可以來吧?」他拿著通知發給學弟們,走到張起靈這裡時,特別有些不好意思,明明錯不在他,但管樂團已經連續加練三週,大家都有些疲累。

 

  張起靈點點頭,算是應答,拿起錢包準備買飯,下午還要組練,又聽吳邪道:「小哥真好,總是把樂團的事情擺第一。」

 

  他沒有回話,在張起靈心裡從來沒有第一,只有唯一,那就是吳邪。

 

**

 

    在社辦裡從早泡到晚,天未明亮前就開始團練,太陽下山後還在組練,雖然中間肯定有休息時間,吳邪還是累得暈頭轉向,最後在練定音鼓時,都要睡趴在鼓上。

 

  「定音鼓棒不是這樣拿的。」張起靈從後方湊上吳邪,握住他的手,突如其來令吳邪身體一僵,他看他一眼,看不出情緒反應。

 

  經過上午的決裂危機到現在,吳邪還是很沒真實感。不真實的不是對於張起靈「好朋友」的論點,而是他依然明白這只是暫時的,總有一天,它們會變質。

 

  不知道變淡還是變濃。

 

  「放鬆。」只是平淡,卻含著不容抗拒的氣勢,吳邪深吸口氣,讓自己盡量正常表現。

 

  「手心朝上,拇指和食指握住棒身……對,然後上下移動。」

 

  吳邪的手指被張起靈壓著,輪流擺動。

 

  「抽棒子像抽皮鞭,手臂不動動手腕。」

 

  抽皮鞭?

 

  吳邪腦裡蹦出類似SM畫面的奇怪影像,張起靈帶著軍帽、敞開的軍裝外衣,和包住臀部的軍褲、高筒的黑靴子,手裡拿根皮鞭揮舞……一股熱往鼻子衝,他想不到張起靈怎麼會用這種比喻。

 

  「想什麼?」張起靈瞥吳邪一眼,「耳朵都紅了。」

 

  他的聲音隨氣息噴在他耳朵上,他們身高相仿,但張起靈還是能穩妥禁錮吳邪,他轉身,正好和張起靈臉對臉。

 

  「我在想……你捉太緊了,能讓我自己來一遍麼?」

 

  張起靈立刻鬆手,「試試。」

 

  吳邪又敲了幾下給張起靈看。

 

  「嗯,就這樣。」

 

  「小哥,謝謝你。」

 

  他又看他一眼,看得吳邪莫名奇妙。

 

  「沒事。」然後張起靈才回去琢磨full in。早上的過門全然即興,現在要打出一樣的東西是不可能了,他找來在一旁閒閒沒事的黑眼鏡,下午重奏練習結束,解雨臣、秀秀和阿寧都先走,只剩黑眼鏡,自個兒抱著那把金得發亮的薩克斯風陶醉的吹著。

 

  「吹長號的節奏,我打打看。」張起靈吩咐,黑眼鏡就樂顛顛吹了起來。薩克斯風不同於長號,演奏起來更接近拉丁美洲爵士樂的曲風,再加上黑眼鏡騷包華麗的吹奏方式,和阿寧女王式的行進風格不同,薩克斯風彷彿就是他的代理人,替他唱出靈魂的聲音。黑眼鏡自己樂在其中,加了好幾個音和solo,抱著樂器也搖擺起來,連帶張起靈的爵士鼓沒了早上氣勢張狂,反而更有種夏日的悠閒暢快。

 

  「人不是有句話嗎?說『吹久了音色就會暢開』,看這樣子墨鏡兄樂器用挺久了,說不定晚上還抱著睡,都抱出感情了~」胖子在一旁聽得樂呵呵,好的音樂就是有種魔力,能夠帶動、影響情緒。就算整天練習再疲憊,聽到這個聲音心情也放鬆不少,自然都不覺得累了。

 

  他倆真是絕配。

 

  吳邪拉了張椅子坐著聽,就想南瞎北啞,如果將來出道組個團,他肯定報名頭號粉絲的。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