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盜墓筆記》校園架空同人文

*CP:瓶邪、花秀、胖雲、微黑寧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那只是個偶然,翻到那本斷續記錄著高一生活的日記本,完全只是碰巧。當吳邪踩中掉在地上的鼓棒而撞到書櫃,註定他今天收拾房間的計畫泡湯,每次整理房間都是這樣,翻出遺忘已久的記憶,沉浸其中,就連平時看也不看一眼的東西,和不喜歡的事情比起來,都有趣許多,所以吳邪拋下母上大人給的任務,坐在床邊,沉醉記憶裡久久不能自拔。

  

  因為在意,吳邪還特地留意寫到張起靈的地方,他提到他不多,一年以前,吳邪當真不在乎張起靈。他知道他進團時驚豔全團的事蹟、知道他是資優班的,資訊僅止於此,吳邪從不想深入探究。

 

  不過現在,吳邪感興趣了。

 

  張起靈說了他們是好朋友,好朋友,比朋友還特別的地位,從那天後吳邪想到這個名詞都會笑,笑得甜甜,笑得開心。

 

  日記從開學寫起,九月的某天,他寫了這人特悶,難相處,胖子還比較有趣、好親近。十月時,說到他的那場表演,他會很多樂器,進團時學長姐讓他試吹樂器選組,張起靈「試」了一圈後,卻表明要進最冷門的打擊組。後來吳邪問過他當真每種都學會?張起靈沉默地搖搖頭,只說一句:「原理相同。」那時吳邪真覺得這人百分百的跩,跩到天上去了。 

 

  之後,就沒有之後。

 

  不是張起靈沒了,是日記斷在這裡,接下來吳邪的惰性使他放棄自初三以來記錄時間表的習慣,他想不起來自己那時在忙什麼,不過一定有理由忙,忙到忘了寫日記。儘管如今他都不記得。

 

   DM高中的一年級有很多活動,從上學期的軍歌比賽、運動會、聖誕晚宴到下學期的校慶擺攤、啦啦隊,還有大大小小競賽考試,大部分學生都是高二起,才將重心轉向社團,接下幹部一職,成為社團核心。

 

  吳邪和張起靈也是自此有了較多接觸。

 

  翻完日記,他拿出那本《教你讀懂他的心》來翻。書封是一張邱比特的插畫,後面寫著一些關於戀愛的名言佳句。

 

  "愛一個人,就是給他最大的自由和祝福。"

 

  裡面的內容不外乎是戀愛秘訣傳授、猜男人心理學等。吳邪翻了幾頁就扔上床,他也是男的,就不覺得裡面有幾句分析是準的。

 

  還自稱兩性作家呢,真的談過戀愛嗎?

 

  不過轉念一想,他和他的對象都是男的,這種書本來也沒什麼意義。

 

  那麼,自己對張起靈到底懷抱什麼感情?

 

  特別的,好朋友?

 

  他在鋼琴旁的表情太凝重,看得吳邪很心慌,當他說出好友宣言時,張起靈的氣場直逼西伯利亞高壓冷氣團──或許比冷氣團還強烈,吳邪打了個噴嚏,哆唆著把自己埋進棉被團,十二月的天,手腳曝露在冷空氣裡一下就冰冷了。

 

  他不敢接露答案,不敢猜測他們的可能性。即使社會風氣已經開放許多,對一個十七歲的少年來說,還是太沉重,太不可思議。

 

  「喜歡」同性這件事,不能說笑。

 

  那麼,他又該如何面對想到張起靈時,雙頰漸漸泛起的紅潤及熱度。張起靈握住他的手時,他聽得到心跳加速的搗鼓,他知道他在期待什麼,他因為張起靈再度理睬他而快樂。

 

  可是還是不夠,沒有一個足以觸發他的契機。完全相信自己在「喜歡」。

 

  男生喜歡男生,別傻了,開什麼玩笑。

 

  說出去說不定朋友都不用做,還會被當成變態,永遠拒絕往來。

 

  他翻了個身,躺上枕頭,繼續思索。

 

  但是……是不是張起靈也不想只做朋友,才會那麼生氣的?

 

  他也不甘於兩人只是朋友,如果張起靈想告白呢?如果那天在鋼琴旁邊,他想說的其實是……

 

  吳邪突然覺得興奮期待,那是即將發生事情的預感。他坐起身來,順手從桌上抄來筆記紙筆,把兩人之間發生的種種以時間表的方式記錄下來。

 

  隱隱約約,有什麼事情就要發生。

 

 

**

 

  是朋友,就是朋友吧。

 

  張起靈關了蓮蓬頭,頭上隨便披著浴巾,穿著睡衣縮著坐上沙發。桌底下有條小被子,張起靈偶爾會睡在沙發上,天冷時,就拿著那條被子取暖,他不能再感冒,現在感冒,無疑是給吳邪添麻煩。

 

  就算他們只是「好朋友」。

 

  張起靈實際上沒交過什麼朋友,黑眼鏡是自己搭上來的,胖子是自來熟,其他的人對他來說沒有意義,除了解雨臣。

 

  有時,他很在意他看吳邪的眼神,不過只有一開始,不久後的某天他在三樓走廊撞見一個更驚人的畫面,從那之後張起靈知道解雨臣只是做戲給他看,不論抱著什麼心態。

 

  如今,張起靈只明白,吳邪對他沒那個意思。 

 

  但是愛情常常是盲目的,連障礙都能輕鬆消除,只自以為是地看到眼前的美好。

 

  他看到了,就算不能和吳邪成為戀人,只要靜靜陪著他,也好。

 

  張起靈本就是個無慾望的人,他曾經有過的火花也被暗戀對象輕鬆熄滅,如今,這顆平靜的心波瀾不驚,但更深刻的說法是,已如槁灰了吧?好像冬風吹來,就會飄散到世界各地,宣布張起靈對吳邪的心意,再是無法復生。

 

  不在乎回報,只是單方面付出,直到再也無法付出為止。

 

  這樣很好。

 

  他想起早前張啟山給他打的電話,既然終將分離,不要開始也好。

 

  抱著毯子,張起靈繼續洗腦自己。他聽不進廣播中吟詠讚曲的女人在唱什麼,嗡嗡嗡的,好像那顆紛擾的心,只有一種聲音壓得過一切。

 

  下了沙發關了收音機,張起靈知道再怎樣的不明白與不甘心,只要這樣告訴自己,一切都有合理的藉口。

 

  吳邪覺得這樣很好,這樣就真的很好。

 

*****

給悄悄話君:(因為直接回覆好像你會看不到?)

謝謝支持啦~~♥♥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