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盜墓筆記》校園架空同人文

*CP:瓶邪、花秀、胖雲、微黑寧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表演那天是星期六,學校禮堂正在整修,幹部們最後決定將表演場地定在吳邪的小學,一個有著地下大禮堂的地方,離這裡車程約十五分鐘,不過依然得叫樂器車,吳邪大約安排一下人手,時間是下午,早上總彩排,他們約了七點在社辦,加上幾個壯丁,一起把打擊樂器、連帶潘子的低音號等搬上樂器車。吳邪和張起靈押車,胖子帶學弟們搭公車過去。

 

  安排樂器清單和位置就足以讓吳邪忙得無法分神,當打擊組可以坐下來休息時,吳三省已經站上指揮台,開始調音了。

 

  

  胖子讓黎簇和王盟打點熱手,鐵三角就趁機溜到後台陰涼處偷閒,小小補個眠。前台樂團音階合奏的聲音成為最佳催眠曲,吳邪瞇了約十五分鐘,等他醒來,胖子已經不知道跑哪裡去,只剩和他面對面抱膝而坐的張起靈,似乎還睡得很熟。微長的瀏海遮住大半的臉,吳邪悄悄湊過去,聽到他的呼吸聲時,他想起西樓遇到的那一次,睡昏頭的張起靈輕柔地碰嘴唇。現在他的唇微啟,吳邪好似聽到自己的心跳聲,亂了速的大鼓,砰、砰、砰地響,他弄不清自己抱著甚麼心態,才有那個勇氣把臉移近。

 

  

  吳邪突然很想知道,張起靈的唇,是不是還和上次一樣柔軟舒服。

 

  

  "匡啷"

 

  

  他猛地拉開距離,前台音樂聲停了,聽得到胖子陪笑道歉,好像學弟弄掉了鈴鼓,不一會兒吳三省就在喊曲子名,要開始總彩排了。

 

  

  「怎麼了?」張起靈聞聲而起,說話時還有些撒啞,他準備起身,卻突然停頓,目光集中在一個下方。

 

  

  吳邪的手,壓在他手旁,來不及收回。

 

  

  「要、要團練了,走吧!」

 

  

  吳邪跳起來拍拍屁股,走出後台時王盟被叫進來喊人,他還沒開口,就見兩個學長,一個雙頰緋紅,嘴裡碎念著:「是哥們是哥們是哥們──」另一個像遭逢甚麼極大挫敗,臉上陰鬱得不得了。

 

  

  (早知道就裝睡了……

 

  

 

  彩排結束放飯,一點半換裝完畢集合,但不包括打擊組,組長大人再度召集重奏的成員們,再走一遍流程,多虧最後一周密集訓練,二十分鐘後,一行人晃悠悠上一樓吃飯,準備表演。

 

 

**

  表演前,吳邪緊張過度鬧肚子,剛出衛生間,就看到解雨臣一人走上樓梯,不知道要去哪裡。這個表演場地是他的國小,如果沒記錯樓梯通向二樓天台,一時好奇下,吳邪跟著走了上去。

 

  

  一開始還偷偷摸摸的,等到轉角時突然不見那修長的身影,他四周張望一下,解雨臣的臉突然在他旁邊冒出來,原來他是躲進階梯陰影裡,表演服又是一身黑,自然看不清楚。

 

  

  「怎麼?跟來了?」

 

  

  「這不,找髮小敘舊唄。」

 

  

  解雨臣笑了笑,走在吳邪前面,繼續往樓上走,開了一道鐵門,果然到了二樓天臺。

 

  

  說來也是,再次見到這枚髮小以來,吳邪還沒有一對一和他談話的時候,他想起秀秀說過解雨臣回來是因為他,因為要找他、還思慕著他,但吳邪一直不覺得有這麼回事,喜歡的反應不是那麼平平淡淡。吳邪正在經歷這種情感的矛盾,欣喜與疑惑交雜,但他的眼神離不開在意的人,是真的。

 

  

  不過如果真是那樣,他應該直接走回表演廳,而不是在這裡,和這個有可能暗戀自己的人在一起。

 

  

  「敘舊?你是好奇吧。秀秀說過的話,我不相信你都不會好奇。」解雨臣單手抵著鐵欄杆,另一隻手掏了手機要玩。他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看著吳邪那張心事都寫臉上的臉,笑出聲來。

 

  

  今天出了太陽,雖然空氣還是冰涼,在有陽光沐浴的地方,總是溫暖一點。

 

  

  「秀秀說你還喜歡我,是真的嗎?」

 

  

  「你覺得是真的嗎?」他翻了手機蓋子又蓋起來,如此重覆著。

 

  

  「……我不知道,我們……都是男生。我是說,這不是很奇怪嗎?」

 

  

  很奇怪,是很奇怪啊。吳邪在心裡認同自己,但是對於張起靈的心情,此時此刻更加明確的抽痛起來。

 

  

  都是男生,相戀是很奇怪。

 

  「天真無邪,胖子取的綽號真好,你果然很天真。」解雨臣突然轉過身,衝著吳邪笑,同樣的笑容,帶點曖昧的氛圍,吳邪忽然有些緊張,說是髮小也是好幾年前了,現在的解雨臣很陌生,陌生得令吳邪不習慣。

 

  

  「愛情是不分同性異性的。喜歡上了,感覺對了……你要說是邱比特開的小玩笑也行。」說著說著,突然拔高音唱:「愛情是一只自由的小鳥,誰也别想把它馴服。你不愛我,我也要愛你,只要你被我看中,你可就要當心!」

 

  

  解雨臣拉開嗓子,聲音婉轉清澈,堪比國外的假聲男高音,吳邪彷彿看見優雅驕淫的蕩婦卡門,他聽說解雨臣學習過聲樂,還不知道他唱得那麼好,如果參加「星光大道」,絕對能直接拿冠軍出道。

 

  

  「如果我真的喜歡你,那麼不管你是誰,我都不會放棄,直到你也喜歡上我,待在我身邊為止。」 他又轉向欄杆,微風吹拂著他的髮絲,最後近似歎息的語氣,將先前的霸氣一掃而逝。粉色的貝殼機扔回口袋裡,連帶那隻手也插著沒拿出來。

 

  

  「你是我的初戀,我不怕承認這個。在我還穿裙子的時候。」他又笑笑,只是單純笑著,少了威脅性,只是單純,帶點無奈的笑著。

 

  

  「……然後?」

 

  

  「然後?秀秀都告訴你了。然後我知道自己是男生,我想我們不能在一起,然後我去維也納留學,發現這不是性別的問題……你知道在外國,同性戀很多,比東方更明顯外放,路上比比皆是。不過,最重要的是我發現自己對你,不是那種喜歡。我發現我真正的感情。」他轉向他,「吳邪,我是先失信的人,對不起。」

 

  

  說好要結婚的,做不到了。

 

  

  「沒有對不起…….是時間的關係,我們……那時才幾歲?四歲?三歲?怎麼足夠理解什麼。」他笑著拍他肩膀,「沒事,都是必然。」

 

  

  時間沖淡了一切,都是必然。

 

  

  他突然想到,自己對張起靈的感情,也會因為時間的關係沖淡嗎?

 

  

  吳邪發現,比起知道解雨臣對自己曾經的情感帶來的驚訝,他更擔憂對張起靈的感情,會消失不見,這給他帶來更多惶恐。

 

  

  「但是,時間也能累積一切。」

 

  

  吳邪下階梯前,聽到解雨臣說,聲音清清淡淡,他又回頭看他一眼。

 

  

  「我知道。」誠懇的點頭,因為吳邪正在經歷。

 

  

  「吳邪,你跟小時候不太一樣。我嚷著要嫁你時,你其實一點反應也沒有,完全被領著走。」解雨臣笑著說,「現在,你有心上人了吧?」

 

  

  「很明顯嗎?」

 

  

  「魂不守舍,必定有鬼。」

 

  

  吳邪也笑,是苦笑,帶著無奈的苦笑,解雨臣很明白,小時候的吳邪會這樣笑,肯定受委屈了。

 

  

  受委屈,還是不得不笑。這就是吳邪最迷人的地方。

 

  

  「嗯……我喜歡小哥,這很奇怪嗎?」

 

  

  「沒甚麼,就跟我喜歡秀秀一樣,不奇怪。」

 

  

  這次,他們相視而笑,這是屬於解雨臣和吳邪的,彼此心裏的秘密。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