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因與聿》二次延伸文

*配對:黎子泓x嚴司(是BL喔慎入)

*很突發所以有不科學的地方歡迎提出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嚴司很會挑時間生病,尤其特喜歡在考試前夕生病。

 

  大四上學期期末,黎子泓早早結束期末考,已經準備收拾行李,打包回家過年,嚴司還在修羅場,卻在此時染了風寒病倒,還在死命撐著念他那本厚厚的一學原文書。

 

  「……要是看不過去了,幫我買包藥好嗎?小黎。」親暱喚了喚室友的綽號,嚴司ㄧ手抵著額頭,微微側身看向在一旁踱步的黎子泓。

 

  「旁邊就有醫院。」

 

  「我沒時間了,幫我買~」大概身體真得不舒服,嚴司的聲音聽起來頗悶,黎子泓嘆了口氣,拿了錢包穿著外套出門。

 

  回來時他多帶了一碗雞湯,是學校附近一家頂有名的老店,雖然不算便宜,但以嚴司挑嘴的口味,黎子泓想大概不是這家他也不喝。

 

  他並不知道他的身體狀況,即使是出了社會後,他依舊不知道。

 

  「先喝湯再吃藥,不然傷胃。」

 

  黎子泓剛說完就覺得自己說了廢話,對方是醫學系,後半段是常識。

 

  「好香,是轉角那家的?」

 

  「是轉角那家的。」

 

  嚴司趴伏在厚重的書本上,虛弱地笑了下,黎子泓將雞湯分裝在泡麵碗──塑膠碗不好,這是他們難得的共識,輕輕搧涼後再遞給他。

 

  「......餵我。」

 

  「別得寸進尺。」

 

  「病人沒力氣。」

 

  「還有力氣狡辯。」黎子泓回到自己書桌上,實際上他並沒有什麼非唸不可的書,考都考完了,認真如他,也會有短暫不想看到書的時候。

 

  要是在平常,看嚴司這麼虛弱,他或許就會餵了,但是今天,他不想慣著嚴司,就是不想。

 

  畢竟,黎子泓就快畢業,他會先離開這間大學,離開這個小房間,而嚴司還要在這裡奮鬥三年。

 

  他們就要分離。

 

  胡思亂想間,嚴司已經喝完湯,吃了藥。黎子泓買的成藥是會嗜睡的,也見嚴司在打哈欠,但他就是不肯離開書桌,依舊死撐著看書,略長的頭髮放下來披在耳後,隨著他一點一點的磕頭晃動。

 

  黎子泓起身走到他背後,輕攏起他的髮絲,拿起插在筆筒裡的梳子替他梳成一束,嚴司低吟一聲,向後舒服地靠在黎子泓腹部,像隻發懶的貓。

 

  「想睡就去睡。」語氣是前所未見的輕柔,或許此時的他,真的令黎子泓有些不捨。

 

  「可是要考試了沒唸完……

 

  「睡起來再唸,我叫你。」他的手擦過他的耳際,嚴司無意識地縮了一下,就反手拉起黎子泓的手,壓在自己額頭。

 

  滾燙的溫度從手心傳來。

 

  「阿司你發燒了。」

 

  「是小黎的手太冷了……好舒服,借我貼一下……

 

  「別開玩笑,你真的發燒了,去醫院。」黎子泓的聲音多了一絲嚴厲,看嚴司臉色發白,額冒冷汗,他是真的緊張了。

 

  「小黎你這麼關心我……來做我老婆好了……

 

  況且,連神志都不太清明,開始胡言亂語。

 

  嚴司側身靠著黎子泓蹭著,嘴裡還喃喃說著:「不要走,留下來當我老婆……

 

  黎子泓輕嘆一口氣,硬是把人拖起來,直接送隔壁醫院,掉了一支點滴,期間他還是繼續喊黎子泓老婆、喊不要離開,雖然意識已經模糊,手卻是緊緊抓著。

 

  看在他發了高燒,黎子泓努力克制自己打下去跟拉開他的衝動,而隔天考試,嚴司理所當然地掛了科。

 

  「這是不適法無因管理啊!違反本人意思還硬拖著我看醫生,我是不會給你掛號費的,你還要賠償我!還我期末考啊!」

 

  事後,完全康復的嚴司一直拉著黎子泓討賠償,氣勢之猛烈和之前的病奄奄完全判若兩人。

 

  黎子泓側過身,只冷冷回一句:「本人意思若違反公序良俗,就沒有什麼適不適法的問題了。」接著,又轉回他的筆記型電腦前,繼續畢業論文大業。

 

  幾個月後,黎子泓順利畢了業,離開待了四年的校園,離開在一起四年的室友。

 

  不過這個離開並不長,只不過區區兩個月,兩個月後,順利進入法研所受訓的黎子泓,又再度和沒抽到宿舍而搬出來的嚴司,繼續他們的同居室友生活。

 

  再過了兩年,終於分道揚鑣。

 

  即使不久的將來,還是會見面的。

 

  黎子泓原以為那天那麼努力堅持唸書準備考試,是嚴司認真不懈的那一面,直到好久後的某天,當他被已經成為法醫的嚴司拖著去了一群醫生們的聚會,才聽到其中一個人說道:「阿司大四那年不知道發什麼瘋,一直去拜託教授讓他上修,嫌不夠忙啊也不怕爆肝。是他最後一次考試沒到,教授不同意,要不然說不定會早一年畢業。」

 

  「楊德丞,沒讓你這麼大嘴巴。」嚴司冷冷瞥他一眼,又勾著笑轉向一臉疑惑的大檢察官。

 

  「還不是為了早點跟你在一起,老婆♥」

 

  黎子泓決定忽略這一句,直接拿起飲料轉身和其他人閒聊起來,不過不用說嚴司也知道,那悶騷的大檢察官肯定暗爽在心裡。

 

  即使他們誰才是誰的「老婆」,只有他們知道。

 

 

*****

因為真的太突發了所以有各種不科學的話歡迎提出來唷~(可能有時間會修正吧)

《因與聿》本來是妹妹推的作品,主推還是夏爸,不過那個撈過界法醫和那個不苟言笑大檢察官實在太合我心(還是前室友設定!)

住一起的話大學生活裡肯定會發生很多擦擦擦吧~(並不會)一直到《拼圖》還能那麼曖昧不寫點什麼身為同人寫手實在手癢心癢!

我猜同時有法學院和醫學院,還有個能在三十出頭就是優秀檢察官的法學院,肯定是公館那間學校啦(其實這不重要不過我好想知道)(掩面)

最後,愛死黎檢了!!!為了找到像黎檢一樣的檢察官,會更努力念書的!(是這樣嗎?)

謝謝看到這裡的你/妳♥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