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盜墓筆記》二次延伸文

*跟風主題:清晨起床

*CP:瓶邪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轟──"

 

  奇異的青光閃爍在虛無的黑暗裡,僅憑著手裡小小的光源,吳邪總覺得這股青光不曾停止流動,在雲頂天宮外,在長白雪山下,在地球之中,在宇宙的浩瀚裡,它是活的,卻不是任何ㄧ個人類已知的物體。

  

  現在,吳邪朝思暮想的人就在這裡,在這個空間裡,十年之約已到時,他拿著鬼璽,猜測任何可能的發生。

  

  或許他會看到一具骨骸,或許還連著點肉,或許還有那人正字標記的深藍色連帽衫,或許他還活著,或許他剛死,或許肉體是熱的,或許是冰的,或許他忘了自己,或許他在等自己……或許……或許……

  

  可是這麼多個或許,他從沒想過門開的那一瞬間,依舊是一片寧靜。

  

  那個人不在這裡,或許該說他曾經在過,如今已經消逝,或許他先出去,或許他當真就地,消失在世界上。

  

  吳邪不喜歡這種感覺,連遺憾兩人無緣的機會都沒有,連自身感受絕望都沒辦法,有的只是騷動著他心頭的那股希望,死活都要見人,而如今沒有人,連個他曾經存在的跡象都沒有,吳邪是否要抱著這股渺茫的希望,繼續在茫茫人海、闊闊世界中尋找。

  

  尋找那一絲毫無波瀾起伏的黑瞳。

  

  這個過程令他感到痛苦,吳邪無法說服自己張起靈已經不在世界上,因為他沒見到冰冷的他,沒見到剩下骸骨的他,沒見到他留下的任何東西。

  

  青銅門的一端只有黑暗,但不絕望,因為他拿著手電筒照耀一遍,發現這裡和喜馬拉雅山下的青銅門後一樣,是一片崎嶇不平的石壁,而非什麼虛幻縹緲的「終極」。

  

  儘管,他依舊不知道終極是什麼。

  

  連嘆氣的心情都沒有,出了青銅門,回到長白山,望向那片廣闊的白,他突然發現自己的旅途再也無法結束,原本醞釀的情緒,放下重擔的準備,全都成了泡沫,他還要繼續擔著思念、擔著希望,擔著一切他早已負荷不了的重擔,繼續尋找。

  

  直到他死,或他親眼見到他死為止。

  

  何其痛苦的旅途,終點是誰的死亡,而不是誰的相聚。

  

  連哭的力氣都沒有。

  

 

  **

  

  張起靈醒來時吳邪依舊沉睡著,美好的朝陽自窗簾的細縫照進來,照亮的是吳邪眼角細細的皺紋,奔四的他早不年輕了,張起靈,也是同樣的。

  

  歲月刻畫在身上的印記,是生命的証明,他的生命正在前進,因為枕邊人的努力,張起靈不必再體會永恆的生命,及川流不息的過客,稍縱即逝的感情。

  

  可除了細紋,還有兩道晶亮的水痕,無聲無息的落下。

  

  吳邪沒有在哭,沒有抽搐,他的呼吸一如既往平穩,但是,他卻在流淚。

  

  認知到這個事實時,張起靈確實慌了一下,他搖了搖吳邪,確定他沒有裝睡,依舊在熟睡的狀況態,卻在流淚。

  

  「吳邪、吳邪……」張起靈搖著他,控制手上力道,在不至於太過驚醒他的氣力下搖晃著他,吳邪嘟噥了幾句他聽不清的,然後那雙即使上了年紀依舊晶亮透徹的眼才輕輕睜開。

  

  「……小哥?」

  

  「吳邪,你在哭。」

  

  吳邪茫然地望著張起靈,顯然不知道他在說什麼,被水霧籠罩的眼眸明顯還未清醒,只是下意識地靠向他,靠向溫暖的地方。

  

  「……現在幾點了?」

  

  「快八點,鬧鐘還沒響。」

  

  「嗯……」吳邪揉了揉眼睛,手又被張起靈輕輕拉開,他低下頭,抹去他臉頰上的水痕。

  

  「作惡夢了?」

  

  「沒有,沒做夢。」他笑了笑,就著低下的頭將他拉近自己,蹭了蹭。

  

  「把鬧鐘按掉,我今天不想上工了,讓王盟去吧。」

  

  「嗯。」張起靈聽話的伸長手,壓掉即將響起的鬧鐘,然後抱著吳邪,替他拉好被子。

  

  「再多睡會吧。」

  

  「好……」 

  

  吳邪閉上眼睛,這不是夢,這才是現實。

  

  他打開青銅門那天,確實什麼也沒有。

  

  但是當他茫茫然走回西湖旁的小古董店,卻看到了。

  

  就在2015那一年。

 

  

 

  --直到死亡將我的靈魂與肉體分離以前,我都在尋找的你。

  

  不要分開了。

 

*****

2015,靜候靈歸。

陪小三爺一起等。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