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盜墓筆記》二次延伸文

*CP:解雨臣X霍秀秀

 

*****

 

  霍秀秀二十八歲生日那天,解雨臣特地邀她出遊。

  

  比起往年,她的生日是越來越冷清,霍家在幾年內的快速衰敗,曾經巴結的、送禮的、祝賀的都不會來了,反而令自己能使用的時間更多,所以秀秀婉拒了吳邪要上北京來辦生日宴的提議,選擇和解雨臣出門。

  

  兩個都不算年輕的人,憑著小時候游走的印象穿梭在都市更新後漸漸消逝的胡同裡,如今大多是觀光客的地方,真正的北京市民來玩的不多,反而更有新鮮感。

  

  分食著不同口味的冰糖葫蘆、吃過包子飲過炒肝,兩個人像孩子一樣的笑,那大概是這幾年來第一次,笑得如此愉快了。

 

  晚上回到霍家吃飯,秀秀本來打算先換衣服的,一進房門就見到床上擺了一大束香檳玫瑰和一隻泰迪熊。

 

  「只有你啊、還老是把我當小丫頭呢!」

 

  秀秀笑著戳了戳解雨臣的臉頰,轉身飛撲到那隻熊上,雖然嘴裡很是嫌棄,但看得出來她很開心。熊脖子的蝴蝶結上綁了張卡片,秀秀打開要看,解雨臣也湊過來,他們的距離一下縮得很近,她一回頭正對上他的鼻尖,彼此凝視著,也不知道誰先靠近誰,就先將嘴唇壓上來。

 

  一切都是如此理所當然,彷彿有一天他們會自然而然地在一起,在最初的時候,直到最後的時候。

 

  解雨臣在霍秀秀肩上施加了一點壓力,她便順從往後躺去,眼神依然注視著他的,都是滿溢出來的深情。

 

  那一夜沒有月亮,可依舊美麗。

  

**

 

  霍秀秀醒來時,身上只披了一件粉色襯衫。

 

  她半支起身,看了看一旁背對著她的男人,依舊陷在深深沉睡裡,霍秀秀眨了眨眼,心亂如麻之際,臉上的表情漸漸轉成淡漠,早預料有天會這樣,在沒有交心的狀態下付出,其實心裡滿滿的,都是不甘。

 

  可是沒辦法,實在沒辦法,從今以後他們是互相利用的關係,直到秀秀的美貌不在,不再能吸引男人為她付出為止,而所謂的心靈之交呢?

 

  在這個現實的世界裡,是用不到的。

 

  老是這麼天真的話,早就被世界遺棄了,就連吳邪哥哥也是,終究不得不拋棄他的無邪,去換心愛之人後半生的幸福,這種事情,這種單純的交換利益,秀秀還懂。

 

  隱忍著下半身撕裂般的疼痛,霍秀秀準備下床梳洗,換了這件沾有男人古龍水香味的襯衫,回到她的世界,在破敗的家族裡,扮演那個霍當家,七姑娘,封閉了自己的心,只在深夜裡對誰敞開,就這麼一瞬,換一滴真情的眼淚。

 

  就這麼一滴,是她真實的全部,卻在留下面頰時跟著蒸發了,好像從來沒有存在過似的。

 

  有些絕望的想著,霍秀秀下床時,手卻被拉住。

 

  「去哪裡?」解雨臣趴在枕頭上,桃花眼半睜著,聲音裡還是濃濃的睡意,從白淨的被子底下露出的白淨身體上,有一條條怵目驚心的傷痕,儘管已經結痂了,還是在他的身上、在她的心裡,留下不可抹滅的記憶。

 

  那是他努力活著的証明。

 

  「我……

 

  「回來,再陪我一下。」

 

  解雨臣勾起笑容,不容分說地將她拉回床上,秀秀緊緊拉著那件粉色的襯衫,或許下意識地緊張,或許下意識地委屈,可她不會說,臉上只閃過一絲困惑,又回了平時古靈精怪的表情,自動自發往解雨臣懷裡鑽。

 

  她靠在他的胸前,低頭時,不安的模樣也能全部表現出來,反正這個角度他看不到,霍秀秀忍著心裡陣陣的疼,蹭了蹭他的頸窩,感受到頭髮被輕柔的觸摸著。

 

  「……不用擔心。」

 

  他拍拍她的頭,就像小時候一樣。

 

  不用擔心,可面具是不是真的,不能拿下來了?

 

  她只是用力吸氣,汲取那人身上特有的香味,其他的,都不敢去想了。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