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二次創作

胖中心正劇向,不悲不喜不虐(好啦我也不知道怎麼分類好)慎入

*就是個新年賀文別太認真...

*以上接受,以下慎入

 

*****

 

  「嗯,胖老闆。東西都擱那就好了。您每年來這小鄉小村,都不嫌辛苦哇?」

 

  除夕前晚,扛著一車食品禮盒的胖子,再度隻身來到巴乃,準備辦他無緣的岳父阿貴過農曆新年。

 

  「都喊您爹地了就別再叫我老闆啦!胖子就好……要不您愛叫什麼叫什麼便是。」胖子笑嘻嘻走進阿貴的小民宿裡頭。

 

  八年前,眼前這個已邁入老年的男人痛失小女兒,頭髮是一夕花白,同一天,胖子也失了摯愛,失了唯一一個令他下定決心守護一世的女孩。儘管那女孩不曾正眼瞧過他,也不曾給過彼此什麼承諾。

 

  再過幾年,原先待在巴乃懷想過往的胖子,為了兄弟一通電話出山,不久後阿貴的大女兒雲朵出嫁了,小民宿一下冷清許多,巴乃畢竟交通不發達,胖子每年來,民宿是每年蕭條著,只剩下阿貴一人獨守著,不知什麼時候,或許就消失了。

 

  他每年是不辭辛勞跋山涉水,在阿貴這兒待到初二雲朵回家,再轉往杭州,陪著另一個兄弟。畢竟逢年過節的熱鬧氣氛裡,最怕就是形影單隻的人想不開,想不過去,會跟著年一起去了。

 

  「還爹地呢……可惜雲彩走得早,實在是她福分不夠……」阿貴望向牆壁上貼著的照片,逐漸泛黃的小女兒笑容燦爛,卻是去得如此突然。

 

  「大過年的就別說這個了。哎、您今夜甭備菜,年菜都給您準備妥妥地,等會我去給雲彩姑娘上個香,回來就開動。」

 

    一開始的阿貴是排拒著胖子,因為女兒會走,雖然他自己要付出很大的代價,但是從外地來的這群人也不能推拒責任。可誰敵得過胖爺的熱情攻勢?再加上他是真心地愛著自己的女兒,一聲爹地爹地又能幹得不行,過不久阿貴也習慣了,反正過新年,熱鬧點總是舒服。

 

  「那快去吧,免得天黑了路難走。」阿貴端過菜餚。「我來擺盤就行。」

 

  胖子笑了笑,說了句您請,便到後邊水缸及山泉洗洗手,帶了一小份甜的和幾碗鹹的,上了小民宿後邊的山坡。

 

  那裡,葬著他心愛的女人,一旁還有個石頭做的衣冠冢,則葬著他另一個重要的兄弟。

 

  兩個不會回來的人。

 

  「哎……

 

  擺上菜餚,點了打火機燒幾柱香,胖子半跪在放了甜碗的目前,照例向雲彩問安,再轉向潘子,那是他立的,背著吳邪偷偷立的,裡頭埋的也不是潘子的衣服,只是一把火槍,他拿過的,如今褪了蛋殼的火槍。

 

  胖子無聲的笑著,想現在的杭州的他,也在用著自己的方法,緬懷這些冒險中失去性命的人吧? 

 

  除夕的夜晚來得很快,夕陽早落下山頭,只剩一點殘餘的光輝,照得竹林裡影子晃動,巴乃的緯度不高,但高度挺高,一月的天氣依舊冷,胖子拉緊羽绒衣時,身後不遠處傳來葉子摩擦的沙沙聲。

 

  「這會才除夕,還沒初二呢……現在回來不嫌太早了嗎?我的好妹子,別擔心您父親了,哪怕只見上您這麼一面……

 

  胖子嘆了口氣,沒有回頭,繼續對那逐漸靠近的摩擦聲說著。

 

  「快去投胎吧……

 

  我還指望著這輩子能再見到妳呢。

 

  鈴-鈴──

 

  清脆悅耳的鈴鐺聲在風中若有似無,苗寨姑娘節慶時腳踝上都會配戴著一圈鈴鐺,農曆新年,罷,也算是個節慶。

 

  胖子對著墓坐了下來,那聲音已經停了,就在他的背後──不管是樹葉摩擦聲或鈴鐺聲,然後,他感受到肩上的兩隻手,不同的重量,輕輕壓下來……

 

  

 

  「胖老闆,怎麼回來得比較晚啊?迷路了是否?」

 

  小小的民宿門上掛了休息牌子,嫌小的廳堂裡一盞花燈擦得明明亮亮,底下,圓桌上擺著各方佳餚,阿貴已經一個人喝開了。

 

  「沒,遇了兩個故人,敘敘舊。來!快吃吧、趁熱多吃點啊爹地!」

 

  胖子不顧阿貴的眼神,也給自己斟了杯酒一口飲進。就今晚,哪怕只一面,他都不想再見。

 

  不是不願,是不捨,不捨他們還似遊魂,應該快去投胎,趕得及的話這輩子還能看個幾眼、見上幾面。

 

  多好。

 

 

  初一晚上,胖子別了阿貴,繼續往他的下一站前進。

 

  「不多留晚點啊……雲朵回來,也熱鬧著呢。」

 

  「不了,還有人在等我……爹地,過些時日就回來探望您呀!」

 

  「你一聲聲爹地倒是越叫越聽越順耳了啊!」

 

  阿貴笑笑,揮手送走胖子。

 

 

  杭州西湖畔的街道都點上了紅色的燈籠,看起來是喜氣,可街道還很冷清,路人各各裹緊了圍巾,疾步往回家的路上團圓,早先沒了家人的胖子,反而在失去的過程裡,得到了家人。

 

  他走進那小古董店,裡頭已經不少人,北京解霍兩家、那群小鬼頭們,不知為什麼連蛇沼時的那墨鏡瘋子也在,胖子走向已經喝了不少、滿臉通紅的兄弟,發自內心笑開來。

 

  「胖子!遲到得要罰酒啊!」

 

  「罰!就你這點酒精還不夠胖爺一醉呢!」

 

  他一笑,一飲而進兄弟替他斟上的酒。

 

  嗯,真的好溫暖啊。

 

***後記***

這篇胖中心其實想挺久了,這是比較正劇向的,可能有BUG都還請包涵...

對我來說吳邪第一小哥第二,胖子是心目中的Special,總希望他能好好的

可怎麼想,這個故事裡,好像只剩小天真還有機會獲得幸福...

不過這麼說胖爺肯定會一巴掌拍過來(很強勁一巴掌喔)因為對他而言,對說話跑火車其實很關心兄弟的他而言,只要兄弟幸福快樂,他也會得到幸福的。

 

祝大家農曆年,快樂=)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