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盜墓筆記》校園架空同人文

*CP :瓶邪、花秀、胖雲、微黑寧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張起靈這節課是體育,上桌球,在體育館三樓。

 

 

  從教學樓下來時他還不自覺望向操場,心裡偷偷期待著看見同樣上體育課的吳邪,即使只看一眼也好。無奈操場太遠,上頭的人豆丁點大,張起靈看不清楚,落寞地上了體育館。

 

 

  「啊、好球!」

 

 

  一個爽朗的聲音傳來,在體育館三樓,同為羽球與桌球場,八張球桌圍繞正中間的四個羽球場,以網子相隔開。場上,張起靈再熟悉不過、心心念念的身影正活躍地跑跳著。

 

 

  他突然發現原本昏暗的視野突然亮了起來,陽光從四面八方的窗戶照進來,在那人的身上,他的世界明亮起來,而且不刺眼,是非常柔和的光芒。

 

 

  「啊啊、看我的看我的!」胖子看小哥來,一記高飛球就往後打,看吳邪為了接球拼命倒退跑,張起靈閃避不及,兩人直接撞上。

 

 

  「小、小哥?你在啊?」

 

 

  腳踝被撞傷的也不在意,張起靈抬頭時正見到對面球場的胖子比起大拇指,口形像在講:「兄弟我就幫你到這了!」

 

 

  他沒注意到自己在笑,笑得非常柔和,大概沐浴在這樣的光芒裡,任誰都會不自覺溫柔起來。

 

 

  吳邪看傻了一會兒,發現自己還坐在對方懷裡,趕忙站起來,再拉他起身。

 

 

  「沒事吧?」

 

 

  張起靈揮揮手,趁隙又拉了吳邪的手一下。

 

 

  「不要緊。」他笑笑,這時體育老師來了,才帶著不捨的回班上的位置去。

 

 

  「嘖唷~瞎兄,這事你怎麼看?」還「看不明白」的胖子拉著黑眼鏡在旁邊閒話,黑眼鏡雙手抱胸嘻嘻笑。

 

 

  「還能怎麼看?春天到了唄!我說胖弟,守著這兩貨不累人麼?不去找自己春天呀?」

 

 

  「還找什麼!胖爺我就衷情雲彩妹子,倒是你,不是要當軍師諸葛孔瞎的嗎?快快給愚弟一兩把妹建議!」

 

 

  黑眼鏡撫掌大笑,就見解子揚走過來,「胖子,上課了還在幹麻?別跟那人處,這麼樣瘋瘋癲癲的……

 

 

  「唷唷癢癢你這樣不行~這麼排擠瞎葛格葛格會傷心~」說著還扭了兩下,被解子揚唾棄一瞪。

 

 

  這就換胖子好奇了,看這兩人的互動,忍不住嘟囊到:「怎麼現在都流行兔兒爺麼?那怎麼都沒人陪胖爺我來兔兒一下……

 

 

**  

 

 

  張起靈回到家後的日常功課多了一項──練鋼琴。

 

 

  一方面是過年時,張啟山曾給過交代,另一方面,想著或許還有機會表演給吳邪看,張起靈就滿心期待。

 

 

  不管吳邪喜不喜歡,有些話,他想用音樂傳達給他。

 

 

  音樂比語言強勢的地方,就在於心靈的感受,可以用最具象的方式交流。

 

 

  ──想讓你明白關於我的,更多、更多。

 

 

  情感的溢出就像李斯特的《泉水》,細緻而源源不絕的,左右手在黑白的琴鍵上跳動,時急時緩。

 

 

  這是不擅語言的張起靈無法傳達出來的,透過躍動的音符,訴說的是他心中最人柔軟的天地。

 

 

  「你當不成音樂家,因為你沒有心。」

 

 

  「只是操作樂器的機器人,怎麼稱為音樂家?」

 

 

  嚴厲的話語,猶言在耳。

 

 

  「你進步了。」

 

 

  「當你的音樂為了『人』而演奏,你才有可能成功。」

 

 

  「是他嗎?吳老狗的孫子。」

 

 

  「如果是他……

 

 

  ──如果是他,您打算做什麼?

 

 

  猛一睜開眼,一滴冷汗從額頭上滴落,張起靈甚至沒發現自己,又一次睡著在沙發上,依然運轉著的收音機正在播放的是艾爾加的《愛的禮讚》交響樂版,悠揚樂聲彷彿戀人的絮語,在這樣柔和的氣氛裡醒來,張起靈依然無法揮去,過年時待在老家的記憶。

 

 

  被張啟山,知道了。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