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二次創作,真的跟原作一點關係沒有(除了人名)

*小貓瓶x小狗邪唷,沒有人類的一篇(應該啦)

*說是賀文其實只是突發,跟兩節沒什麼關聯(要說關聯的話,就是這篇是另外的閃光)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現在的警告越打越不正經了我(自爆)

 

*****

  那是塊破敗的區域,在都市更新後,在拆與不拆之間,擺盪多年,老舊公寓、危樓磚瓦上的鐵板,因風吹晃動,被人們遺忘一段時間後,這裡反而再度進入人們的印象之中。

 

  因為這裡是廢墟、無人管理之地,於是這裡,就成為丟棄小貓小狗的好地方。

 

  張起靈不記得自己是哪年來的了,不過當他回首,就發現自己在這裡,已經待了好久、好久。

 

  他是一隻黑貓,沒有血統證明,只是路邊常見的那種毛黑眼綠的貓,在這塊廢墟,他自佔一地,倒不是因為打架多厲害或是多會搶地盤,只是他天生的冷氣場和看同類的眼神,一種冷酷宛如獅子的眼神,導致無論舊貓或新被丟棄的貓,都不敢接近他,自然而然,區口公寓一塊有遮風板的陽台成了他的最佳小天地。

 

  張起靈就待在這裡,毫無生活目標的活下去,餓了捉老鼠,反正捉完一隻,牆角窩裡還有三十隻,渴了喝雨水,勉強維持著生命,每天過得渾渾噩噩,吃飽了不是睡覺就是看天空,他也不知道看天空要做什麼,一隻野貓不必關心天氣,不必想金而是冬是夏,穿多穿少。

 

  很久以前,好像還有人替他穿衣服的,可他想不起來是誰了,好像曾睡在哪個特溫暖的地方,可他也想不起來,常常在思索,這到底是真實的,還只是場夢呢?

 

  張起靈什麼都想不起來,只是看著天空,看著晴天的藍、陰天的灰或者與天的黑,他可以有點事做。

 

  只是這樣,沒有目標的活著而已。

 

  遇見吳邪那天,是清晨,魚肚白的天空在地平線那端出現時,一台休旅車停在區口,一個男人牽了隻米白拉布拉多下來。

 

  張起靈正在假寐,被狗嗅鼻子的聲音吵醒,瞇著眼往下看,就看他正好抬起頭,對上眼來。

 

  那是雙乾淨純粹的眼,明明天還沒亮,那雙眼裡卻像是有太陽似的。

 

  張起靈不禁看傻了,前腳沒踩穩,差點從陽台滑下去。

 

  那狗又轉回去,忙著在地上撒尿做記號,男人在他身旁放下一碗水和一些飼料,命令他坐下,狗也乖乖坐下,沒有因為食物和水動搖良好訓練的成果。

 

  接著,接著是這區動物看了最多的畫面,接著男人就轉身上車,關了車門,揚長而去。

 

  連摸都沒再摸那狗一下。

 

  天亮以後,不少住樓下的野狗聞香而來,分食了那隻拉布拉多的飼料,可他一次也沒吠過,依舊坐得挺挺的,望向主人離去的方向。

 

  眼睛一眨也沒眨。

 

  入夜後,狗兒大多散去,輪到貓的時間,張起靈跳到大狗旁邊,舔拾落在他腳邊的一塊狗飼料,推到他身旁。

 

  「他不會回來了。」

 

  他看著他,眼神依舊帶著冰冷,可這隻大狗一點沒在怕,反而趴下來,蹭了蹭身長不到自己一半的張起靈。

 

  「嘿、這位……貓老大?我叫做吳邪,今年剛滿六歲,怎麼稱呼好呢?」

 

  「張起靈。」

 

  張起靈對於吳邪對自己的話充耳不聞的情形並不意外,這隻狗到一天以前肯定還是受人寵愛的毛孩子,他的毛色漂亮飽滿,身上又乾乾淨淨的,沒理由就這樣認為主人是拋棄自己而不是回家一下就來接他的。

 

  他對這種情形很是習慣,有些毛孩子不相信自己被拋棄,衝出去找主人,就因不諳馬路之險惡而喪命,又或者接受事實了,但搶地盤搶輸,被趕出這塊區域,浪跡天涯的。

 

  不知道吳邪是哪一種,不過不管前者後者,張起靈都不希望發生。

 

  他突然意識到自己對眼前這隻大狗,有種憐惜的心。

 

  「那......叫你張小哥行嗎?」

 

  「小哥就好。」張起靈又把飼料往他推點,坐了一整天,吳邪是該餓了。

 

  「……謝謝你啊,小哥。」吳邪低著頭咬了飼料,又吐了一半出來,推到張起靈身旁。

 

  張起靈盯著飼料半晌,本來狗飼料對他應該一點吸引力沒有,還會覺得噁心難吃,可他還是吃了。

 

  也不知道是為了什麼。

  

 

  從此之後,吳邪拉布拉多就都跟著張起靈小黑貓行動,區域上有要欺負吳邪的人,張起靈就跳出來恫赫牠們──別以為貓怕狗,其實好多時候,狗更怕凶神惡煞的貓。而要是張起靈懶得抓老鼠了,吳邪就給他抓,雖然體積大了點,年紀輕輕的他還是比不知道到底十歲還幾歲的張起靈靈活一點。

 

  白天,他們一起在張起靈的小陽台上做日光浴,晚上再來覓食,過著分工合作的平和日子。

 

  某天晚上,當家家戶戶傳來烤肉的香味那晚,張起靈靠在圈成一團吳邪身上打著盹,突然聽吳邪開口,輕輕說到:「其實我早就知道了。」

 

  「嗯?」

 

  本來的睡意全無,因為吳邪是隻活潑好動的狗,很少很少,甚至沒有以這種有氣無力的口氣說話。

 

  他說早就知道,有天主人會不要他。

 

  某天,女主人的肚子開始變大了,主人和女主人都很開心,他們曾經抱著他,開心的告訴他要有小弟弟或小妹妹。吳邪也很開心,只要看著主人開心,他就很開心。可是十個月後,這個新誕生的小妹妹,只要吳邪一靠近就會打噴嚏,有時還會呼吸困難,看起來特別嚴重。

 

  女主人看吳邪的眼神,從一開始的喜愛,漸漸變成厭惡,開始和主人吵架,為了他的去留問題。然後有天清晨,還不到平時散步的時間,主人就帶著他上車,來到這裡。

 

  吳邪說他早就知道,總有一天,會離開最愛的主人和女主人。

 

  不過如果主人會開心一點,小主人身體會好一點,那他也無所謂。

 

  「那你為什麼總是跟著我?」

 

  張起靈翻起身,改成俯趴在吳邪身上,看那半瞇不瞇的大眼睛問道。

 

  「因為小哥你長得特別漂亮,還有,你對我好。」

 

  當他一人孤獨坐在區口等待主人時,其實心裡是很害怕的。

 

  他怕主人真的不要他了,儘管他知道有這天,可他不希望這天來得這麼快。他怕那些慢慢靠過來的野狗野貓,每隻動物臉上的表情都是如此不懷好意,他甚至不敢挪動一下身體,只是死死坐在那裡,飼料和水都不要,只要主人回來,帶他回家。

 

  然後張起靈就出現了。

 

  無視其他動物的低吼,晃悠悠走到他身旁,將一顆飼料推向他。

 

  那雙眼睛,淡漠沒有多餘情緒,可吳邪就覺得不只這樣,在那墨綠眼瞳的底部,深不見底的黑暗裡,說不定他和自己是很像的。

 

  依舊渴望被誰在意,依舊可望曾經擁有過的溫暖,內心總是沒有外表看起來的堅強。

 

  所以他就賴上張起靈,天地之大,萬物茫茫,竟然還能擁有彼此,已經是最大的奢求。

 

  張起靈躺在吳邪柔軟的腹部白毛上,突然想起很久以前,睡在柔軟床墊裡的感覺。

 

  那肯定不是夢,至少現在,他又重新擁有了家。

 

  在吳邪身旁。

 

*****

真的好短的突發唷~想說可能哪天會來寫續集(開坑意味)

看了一雙互相依偎著的小狗小貓,就寫出來了。

祝大家情人節和元宵節都快樂~今天幸福地宅在家裡真是超快樂♥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