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盜墓筆記》校園架空同人文

*CP :瓶邪、花秀、胖雲、微黑寧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比賽的日子是個風和日麗的四月天。

 

  放學後,體育館前已經站滿拿著樂器盒的團員,校園側門處停了兩輛大型遊覽車,大部分人的樂器隨車,只有部分會場不提供的打擊樂器,才由樂器車另外載運。

 

  吳邪和胖子先趕學弟妹上了車,等大部分人都上來了,打擊組員才姍姍上車。

 

  「小哥?」胖子看張起靈走來,立刻從椅子上跳起來讓開,吳邪見著問:「黑眼鏡呢?」

 

  他真心以為他們是形影不離,不知道在外邊人眼裡看來,張起靈跟吳邪才是形影不離。

 

  「薩克斯風在木管車,你旁邊有人坐嗎?」

 

  吳邪看了眼落跑到最後一排搖滾區、和學弟們擠位置的胖子。

 

  「現在沒人了,你坐吧。」

 

  「大家快坐好!點人頭了!欸欸後邊人別那麼歡快,我們還要比賽呢!正經點正經點!」阿寧大聲地朝後面已經在寫卡啦Ok歌單的團員喲喝。她和秦海婷恰巧一銅管一木管,一社長一副社,一人點一台車,等人都到齊,兩台遊覽車便浩蕩駛向比賽會場所在的中部。

 

  吳邪一直很喜歡這種時刻,正大光明在上課時間離開校園,正大光明翹課還有公假可以請,因為比賽地點在中部,一日來回稍嫌趕了點,他們就在前天晚上出發,在當地旅社住一晚,隔天才能精神飽滿地參賽。仔細想想,也能算半個郊遊。

 

  不過去程終究不歸郊遊,他兩耳塞著耳機,手機播放的是木星,大腿上枕的是譜,棒袋集中放在行李區了,就先以食指代替棒子敲打。

 

  「車上別看譜,會暈車。」張起靈伸手點點樂譜就要將它蓋起來。車裡燈光暗,外頭又天黑了,怎樣思量對視力都不好。

 

  但吳邪不領情,直接拍開他的手。

 

  「小哥你別管我。」

 

  「吳邪。」

 

  張起靈突然湊近吳邪,真的湊得很近,只要車子一顛,他們的臉就能撞在一起。

 

  吳邪沒想到當著團員在場時他會這樣,一時愣了神,氣都不敢呼一聲。只要前座有人轉頭,後座有人站起來,這樣類似親吻的距離,誰也無法狡辯。

 

  「小哥……

 

  一眨眼,張起靈又拉開距離,吳邪腿上的譜也跟著被抽走。

 

  「用聽的就好了,車上別看譜,會暈車。」

 

  闔上譜本,張起靈又補上一句。

 

  「胖子說過你在畢旅時忙著傳簡訊,暈了車,很難受。」

 

  死胖子那個廣播電台!

 

  吳邪忿恨地向後瞪視,胖子倒是一點障礙也沒有,唱完歌,已經和學弟們睡的東倒西歪。

 

  他改成聽音樂,但音符太多又記不牢固,乾脆靠著窗戶要睡,車子行駛得不平穩,換了幾個姿勢都不順利,他乾脆偏頭,倒在張起靈肩上。

 

  「借我靠一下啊小哥。」

 

  自己的男人,總不會這麼小氣吧?

 

  儘管這樣想,全身繃得僵硬無比的,卻是吳邪

 

  張起靈坐得很正,雖然他比他矮了一點點,還是能因為這個標準姿勢得到補償──因為吳邪睡著後,半張屁股都要滑出椅子了。

 

  他微微勾起嘴角,抬起手護著他以免完全滑出去,也放心地閉上眼睛。

 

**

 

  他們下榻在一間老式的旅社,只有極簡單的衛浴設備、一張床,一個什麼也沒有的小梳妝台,和一台只有四個頻道的電視。鐵三角同房,胖子選中的那張床,床單上還有血跡。

 

  「看都知道這裡發生過什麼。」他曖昧地笑了笑,行李放一放,又由遊覽車集體載到附近大學旁的夜市,用過晚餐才回來,已經接近十點,雖然是社團為了比賽的出外旅行,安全起見,身為指揮的吳三省和幾個一起來的分部老師還是做了例行巡房。

 

  「這次我們去比賽,多少人出來,就多少人回去,多一個少一個都不行……尤其不能多一個。」他正色說道,幾個男團員在下邊已經笑到不行。

 

  不過巡歸巡,該玩的,這些高中生依舊沒有少玩。鐵三角揪了黑眼鏡和潘子來锄大D,但當看到陪同巡房的團長阿寧已經喝的醉醺醺,扶著她的秦海婷笑得尷尬,黑眼鏡立刻扔下牌局,也樂呵呵地跟著巡房去了。  

 

  「有異性就沒人性。」

 

  「別跟他計較,那小子喔……孤單寂寞冷啦~」胖子拍拍潘子,本來要繼續他們的攻略大業,但張起靈先表示想睡,吳邪也就跟著催促著收拾了。

 

  「明天還要比賽,也不好玩太晚啊……沒玩夠的等暑假吧,暑假不還有大出遊,鋤通霄都沒人有意見。」

 

  「就你護老公。」送走潘子,胖子嘴裡還不饒人,大概遊戲被打斷真的不開心,碎碎唸著躺回自己的單人床。

 

  「是老婆!」吳邪完全沒察覺哪裡不對勁,蓋了棉被也悶頭睡,睡之前偷看了眼對床的張起靈,向著牆壁,似乎已經熟睡,連呼吸都聽不真切。

 

  是老婆,要好好呵護的老婆。

 

  但實際上,這個老婆比他能幹太多,吳邪甚至不知道自己能護他些什麼。

 

  在樂器技術上,他一直是落後他的,不知道靠著張起靈的特訓進步多少,男人的自尊心不許他認輸,儘管他清楚兩人的起點根本不一樣,還是希望哪怕一點也好,追上他,和他齊步前進。

 

  在胡思亂想中,吳邪終於進入夢鄉。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