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盜墓筆記》校園架空同人文

*CP :瓶邪、花秀、胖雲、微黑寧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比賽當天天氣晴朗,中部的天空是萬里無雲,一行人簡單用了早點,就往會場出發。

 

  會場在一間高級中學的立體演奏廳,眾人下了車,先在入口處合照。穿著全黑正式套裝的楞青頭們看來頓時成熟不少。

 

  「嘿,大家要笑啊!這樣苦著臉誰知道我們拿冠軍?笑一個!不笑的回去刷社辦的地板!」阿寧站在最前頭中氣十足的指揮,但原本緊張的氣氛卻沒有減少,大家勉強扯開嘴角,畢竟是省賽,面對全省的區冠軍,多少還是會心悸。

 

  第一等候室可以調音,可以小練一段,第二等候室就不能了,只能從小螢幕裡看前一隊的狀況,幾個人默默脫了隊,各自佔據一角,為決賽調整心態。

 

  吳邪依舊戴著耳機在聽,一邊讀譜,手裡的定音鼓棒揮啊揮。

 

  幾個快速音群一直打不順利,他忍不住砸嘴幾聲,一旁的潘子看不過去,過來拍拍他的肩膀。

 

  「三爺說,木星指的是朱彼特,是眾神之王,要吹出他的氣勢來。小三爺,最後的結尾你別怕,我們低音銅管和阿寧他們長號,會和你一起,你不是一個人,我們一起演奏出這股尊容之心,所以不用怕,大膽地往前走啊!」

 

  潘子說完笑了笑,又繼續練他的吹嘴。

 

  吳邪微微點頭,轉角時正好遇見單手抱著胸倚在牆邊的阿寧,也在練吹嘴。

 

  「潘子沒說朱彼特還是歡快之神,你輕鬆點打就好,真打錯我們也能罩你,定音鼓的音量蓋不過銅管的。」說完就繼續低著頭練吹嘴,吳邪知道他們都替他擔心,也只能言謝,快步回到準備區。

 

  畢竟,這場比賽的名次,也攸關團員們將來申請大學的加分標準,越想只會越緊張,他想把這些負面情緒甩出腦袋,司儀已經宣布他們上台時間到了。

 

  比賽的流程很快,幾乎一眨眼。唯一的差錯只有王盟和黎簇端著樂器架上來前,差點碰著了鈴鼓,幸虧胖子眼明手快壓住它,才沒造成提早計分的悲劇。

 

  下場後,就得趕回北部。回程的路上,大夥兒比完賽放下心,都玩得很開,唱歌起鬨少不了。

 

  吳邪癱坐在椅子裡,心頭還惦記著方才的比賽,最後的段落那快速音群終究有漏打的音,雖然實際上並不明顯,但也足夠他的心沉到谷底,臉色差得不得了,歌本和麥克風不知何時被傳遞過來,他沒心情唱歌,本能地要向後傳,麥克風卻被張起靈攔下。

 

  「這首歌我點的。」說著便看向前頭小電視,一首對吳邪來說還算熟悉的旋律響起,是小天王的《七里香》。

 

  吳邪一時沒會意過來,好半天才開口:「......小哥,你也會唱歌?」

 

  他伸出手指,點點吳邪的耳朵:「聽著。」

 

 

窗外的麻雀 在電線桿上多嘴

你說這一句 很有夏天的感覺

手中的鉛筆 在紙上來來回回

我用幾行字形容你是我的誰

 

  原本鬧哄哄的遊覽車瞬間安靜了,大概沒人想到張起靈這種面癱也會唱歌,還是自主拿起麥克風開口、自行遞歌單的,大家也都十分捧場,屏息而聽。

 

雨下整夜 我的愛溢出就像雨水

院子落葉 跟我的思念厚厚一疊

幾句是非 也無法將我的熱情冷卻

你出現在我詩的每一頁

 

  人都說說話的聲音和唱歌會不太一樣,比起平時說話,張起靈的的歌聲音調較沙啞、較柔軟,雖然唱的是情歌,依舊面無表情。吳邪盯著那專注在字幕上的側臉,突然感受到手心一陣熱度。

 

  「你是我唯一想要的瞭解。」

 

  眾人鼓掌叫好,張起靈微微側身,前頭的吳三省伸手示意要麥克風,張起靈也順從遞過去,但他不是為了唱歌,而是為了宣讀方才,收到的一封簡訊。

 

  「DM附管,特˙優!」

 

  「耶~~~」

 

  又是一陣歡呼,大夥兒開心得又叫又跳,下層的司機大哥趕忙廣播坐好,這會還在高速公路上呢。

 

  沒人注意到的是,吳邪此刻正低著頭,正襟危坐的。

 

  張起靈那聽似零起伏的音調裡,含著怎樣的濃情蜜意,或許該說郎有意,就聽什麼都動聽,最後一句歌詞時,他早已紅到耳根子上去。

 

  「吳邪?你發燒了?怎麼臉這麼紅?眼眶還泛淚……

 

  「寧姐,這叫喜極而泣,拿特優呢!我沒發燒,妳多想了。」吳邪一隻手揮了揮,打發了坐他前頭的阿寧,另一隻手在外套底下攥緊了張起靈的手,透過車窗倒影,他看到身旁人若有似無的笑意。

 

  吳邪對著車窗白眼,狠狠捏了一下他的手背,又緊緊握住。

 

  再也不要放開了。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