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盜墓筆記》校園架空同人文

*CP :瓶邪、花秀、胖雲、微黑寧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五月的大事情,就是校慶活動。二年級簡單一點,只要擺擺攤位,一年級除了擺攤子,女生班還要比啦啦隊,男生班則比團隊口號。三年級最簡單,這天只要負責玩就好,或者認真一點準備考試的就請了假在家,因為學校太熱鬧,實在不是唸書的好地方。

 

 

  吳邪班上的攤位很簡單,將人分成兩批,一批賣低成本的關東煮,另一批是出賣肉體的活兒,可以指定任何一個同學拿水球來砸砸、洩洩憤,砸一次二十塊,算是半個玩咖和活躍份子的吳邪,當然不會被全然活躍份子的胖子放過,直接就抓來充當被砸的,一個上午班排完全身溼透透,下午交接後終於也能逛逛攤位,享受校慶氛圍。

 

 

  吳邪剛回教室換下濕漉漉的衣服,就被胖子跩著走。

 

 

  「胖子你做什麼?」他奮力想從胖子的豬蹄裡掙脫,還是被他牢牢牽制著,往二樓走。

 

 

  「去找小哥啊!小哥他們班不是那啥主題咖啡廳嗎?」他拖著吳邪一路上了二樓,前面被人潮擠得水泄不通,還有一波波高分貝的女孩尖叫聲,胖子以體型優勢殺出重圍,一到前頭,差點沒像那些女孩一樣尖叫。

 

 

  只見穿著一身黑亮旗袍馬褂、帶了小圓墨鏡的黑眼鏡,和一身墨綠軍裝,穿馬靴戴扁帽的張起靈被一群女孩團團圍住,黑眼鏡看見胖子和吳邪,立刻喊到:「啞巴,你媳婦來找啦~」

 

 

  那身打扮在加上黑眼鏡拉長了音的喊聲,令他看來更像哪裡的江湖術士,賣藥郎中。隨他的話,張起靈也回過頭來,原本死沉死沉的表情在看見胖子身後的吳邪,變得柔和許多。

 

 

  就像原本的一潭死水,注入了陽光、注入了氧氣,注入生命,注入感情。

 

 

  「吳邪……」他走向他來,身姿ㄧ如往常端正,或許是軍裝加持,看來好像更加英挺。

 

 

  「啊啊小哥、那個,都是胖子……」一天以前好像有誰對自己千交代萬交代不要來,吳邪還擔心張起靈會不高興,可看他眼裡的情緒,怎樣都不是負面的,他就安心多了。

 

 

  「小三爺~要不要也來穿穿看?我們還有提供衣服租借喔,一次十元!幫你跟啞巴拍張照!」

 

 

  「我也要跟吳邪拍。」

 

 

  說這話的人踩著高跟鞋從張起靈班上的教室走出來,一襲青花瓷旗袍配上俐落的短髮,難得上了妝的阿寧很是霸氣的抬腳往他們走來。

 

 

  「阿寧女王陛下……

 

 

  「就說那名字太獨裁,換一個!」她直接拖著他進班裡,黑眼鏡和胖子都愣在旁邊說不出話,只有張起靈看了一眼,也跟進去。

 

 

  「唷?有好戲?」

 

 

  「有戲不看你真瞎!」胖子也進去,黑眼鏡本來想走,被人群裡一抹粉色身影拉住,賣藥郎的衣擺又長,差點摔個狗吃屎。

 

 

  「你……

 

 

  「我什麼我?吳邪在忙不讓你瞎攪和!」是解雨臣,旁邊還有像來看熱鬧的霍秀秀。

 

 

  「嘿!瞎子哥哥,我們也要拍行不?」她早穿了一套旗袍,淡粉色鑲牡丹,頭上還插了支同色系髮簪。看這小妮子平時只要能穿便服好像都是中國服的打扮,不知道她們班活動做什麼,還有高一不是要跳啦啦隊?這樣穿跳得成?

 

 

  黑眼鏡還想提問,已經被解雨臣拉進去,後邊跟上霍秀秀,一進去就看穿著白袍馬掛的吳邪被壓在他們向教師休息室裡頭借來的羅漢椅上,另一邊該坐誰,雖然阿寧和張起靈都沒有開口,但他們互相瞪視,形勢已經劍拔弩張。

 

 

  「糟!別在班裡打起來啊!」黑眼鏡跑過去,終於是踩著了他過長的衣擺,一撲街直接把張起靈壓上椅子,阿寧見勢便往吳邪腿上一坐,他還沒來得及反應,胖子也衝進來擠,解霍兩人笑吟吟站左站右,就聽拍照的同學大喊,「一、二、三!」

 

 

  於是一張混雜現代及民國風格的大亂鬥合照就這樣完成了,在衣服換下來前,吳邪輪流和所有人照過,阿寧、胖瞎、花秀兩人,當然肯定還有張起靈,只是站他旁邊的吳邪太緊張,連笑都笑不好,張起靈壓著他坐著,自己站他身後,黑面神本來就不是個會笑的主,小三爺又緊張地笑不出來,兩人神情都嚴肅,看來反而頗有民國時期的婚紗照感覺。

 

 

  吳邪把照片貝份在手機,決定直接拿來做螢幕保護。

 

 

**  

 

 

  下午四點,各班擺攤收攤,只剩學生會主持的活動,像是鬼屋之類還在辦理,黑眼鏡透過學妹關係拿了四張票,本來想找鐵三角一起,不過吳邪對被嚇沒什麼興趣,他不去張起靈當然也不去,打發著讓他倆各自找妹試膽去了。

 

 

  本來收拾完東西也差不多回家,張起靈站在吳邪班外等,拿著手機在看,嘴角還有笑意,見他看得那麼開心,吳邪也湊過去。

 

 

  「小哥,看什麼呢?」

 

 

  那是今天拍的照片,上面還標了「囍」字,一顆大紅繡球在上頭,但照片顏色做過處理,像張泛黃的老照片。這不像張起靈的風格,吳邪以眼神詢問。

 

 

  「瞎子弄的,拿來做螢保。」 

 

 

  「你也不怕被人看見……」雖然他也是。

 

 

  張起靈抬頭看著吳邪,突然在他唇上輕啄。

 

 

  「你!」

 

 

  「不喜歡?」

 

 

  「不是不喜歡……也得看著有沒有人……

 

 

  吳邪害臊的紅著臉,想捂住又怕矯情,張起靈又再親一下。

 

 

  「欸!才剛說完又犯病了!」

 

 

  「沒人,剛看過,四樓早都走完了。」

 

 

  敢情你是故意的。

 

 

  吳邪低下頭,拉拉他的手。

 

 

  「不走嗎?回家了。」 

 

 

  「親我就走。」  

 

 

  「你發病啊!」

 

 

  說歸說,吳邪還是輕碰了張起靈,但他沒他這種膽,怎樣只敢在臉頰上碰碰而已。

 

 

  「……耍賴。」不滿只有臉頰,張起靈居然露出小狗般可憐兮兮的表情。

 

 

  就算是面癱,該表情時也不會少表情的。吳邪忍住捶下去的衝動,由上往下彎著腰碰了碰他的嘴唇。

 

 

  「滿意了吧?跟小爺回家!」

 

 

  這才離開已經黑漆抹烏的四樓校舍,但或許就是天黑了,太暗了,他們才沒注意到,其實樓梯口還有個人。

 

 

  「天啊……沒想到是這樣……」她的聲音輕輕細細的,消散在被暮色漸染的校舍裡。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