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盜墓筆記》校園架空同人文

*CP :瓶邪、花秀、胖雲、微黑寧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那天下午空堂,張起靈抱著書,又來到西樓的轉角樓梯呆坐著。他記得這裡是那時睡昏頭的自己,親了吳邪的地方,本來以為沒有希望的愛情,卻誤打誤撞接上了線,成就了現在的美滿。

 

  思及此,張起靈忍不住勾出微笑,他低下頭翻著書,有一頁沒一頁的讀著,滿腦子都是吳邪,天真可愛的吳邪。就連那些艱澀冗長的德文單字,也變得輕鬆愉快起來。

 

  愛一個人,就是有這樣的魔力。

 

  猛地一抬頭,在帶著些微灰塵的落地窗上看見自己的倒影,那個黑髮少年微翹著嘴角,張起靈幾乎要不認識自己。

 

  「你的琴聲跟以前不一樣了,是誰改變你的?」

 

   上次回老家時,張啟山曾這麼說過。他的「關心」一向嚴厲直接,比起        平時那種父母對子女的噓寒問暖,張啟山更像是在審問犯人,絲毫感受不到溫馨。

 

  張起靈自然想敷衍過去,不想報出吳邪的名字,畢竟雖然他們的爺爺是舊識同窗,但這兩個孫兒還有最大的檻在眼前過不去──他們都是男的,而這是個同性戀還未見容於社會的世界。

 

  更何況張起靈並不確定吳邪對自己的感情,有沒有堅強到能夠面對接下來將要發生的事情。

 

  他的手停在鍵盤上,踟躕該如何應付,或許彈幾首爺爺喜歡的曲子,就能矇混過關。可是精明如爺爺,有那麼容易麼?

 

  張啟山坐在旁邊,見張起靈沒回答,又繼續問道:「是不是吳老狗的孫子?」

 

  張起靈立刻轉向自家爺爺,全身繃得死緊,好像一隻準備反擊的花豹,死死地,盯著張啟山看。

 

  「噢?看來海杏的情報當真沒錯。可你誰不喜歡,喜歡上的偏是吳家獨苗,老狗走了不會說話,他兒子可不會這麼輕易放關。」張啟山說完就開始笑,好像聽到什麼有趣的故事那樣大笑,他站起身,走出琴房前意味深長地看了自己的孫兒一眼。

 

  「你自個兒瞅瞅,這事兒怎麼拿捏隨你去,就是別斷了我張家和老吳家和樂融融的關係,要不我做鬼也會回來教訓你。」

 

  一段對話,映證自己的生活確實處在他人的眼線底下,張起靈打心底感到不舒服,又不知道能怎麼做。

 

  遠離吳邪嗎?怎麼想這都不是最好的方法,重點是他不甘心,而且吳邪,也不會放任他遠離自己。

 

  否則,怎麼又會追過來呢?

 

  張起靈閉起眼睛靠在扶手上,聽那輕輕地、慢慢地向上踏步的聲音,他已經認了那聲音好久,好久。再遠,也不會聽錯。

 

  他聽著那腳步聲在自己身邊停下,一股微弱的、刻意隱藏的氣息慢慢靠近自己,在適當的時機,他轉過頭,在對方的臉頰上以唇輕碰。

 

  「啾。」

 

  來人下意識想後退,背卻被他的手臂牢牢穩固著。

 

  「你醒著?」

 

  睜開眼,果然是那令他朝思暮想的臉,正帶著被嚇到的驚訝和微微害羞的表情。

 

  如果我把你推開,你也還是會回來的,對嗎?

 

  張起靈覺得,雖然這想法很自私,可是他真希望吳邪能夠留在自己身旁,不管自己拒絕了幾次,也會不顧一切回到他身旁。

 

  那該多好。

 

  他勾起笑,對著吳邪。有些不捨,又有些愛憐:「聽到你的腳步聲就醒了,去哪裡?」

 

  「圖書館……

 

  「圖書館會經過這裡?」張起靈笑了起來,起身闔上書本,向吳邪伸出手。

 

  他很不會說謊,說了謊臉就會紅通通的,召示天下他正在說謊,可是張起靈無所謂,吳邪是這麼單純率直,是他的世界裡,最好理解的事物,同時,也最美好。

 

  「走吧,跟你去,我要還書。」

 

  「嗯!」他看吳邪笑著搭上他的手,如果不到最後,他絕對不會放開。

 

  張起靈在心中暗自發誓。

 

**  

 

  晚上有組練,吳邪打發胖子幫著買飯,就急急到了社辦要卡位,因為今晚還有長號組也練習,和阿寧分配社辦的方法,往往都是先搶先贏,沒有在先前講好這種玩法的。

 

  吳邪手上還抱著譜,書包也是隨便亂收一團,空不出手來開門,只好側著身撞開木門,一進去,就看到沒開燈,僅以氣窗外灑落的陽光作為照明的社辦內裡,有個人枕在放小樂器的木桌上,看似在睡覺。

 

  他輕手輕腳走近那人,儘管遠遠看著身形,幾乎就能確定是誰,定經一看,果然是他,張起靈,正緊閉著眼,胸膛規律地起伏,確定是在打盹。吳邪把書包輕輕放在鐵架上,將噪音降到最低,再屏息靠近,打算數數他眼睫毛的根數,那麼濃密,看了都叫人羨慕忌妒,再順便「一親芳澤」也好。

 

  剛碰上他的臉頰,張起靈突然抬頭,吳邪的唇從他的臉頰擦過,直接落在張起靈唇上,冰冰涼涼的,還帶著若有似無的桂花香氣。

 

  啊,氣窗外面那幾叢桂花好像正開得茂盛,配合著夏天的暖風,香味時不時飄進,連社辦和眼前的人,都是香的。

 

  「唔!你……你又裝睡?什麼時候醒的?」吳邪重重往後退一步,隨即被張起靈拉回來。

 

  「沒裝,是真睡了,可你進來就醒了。」

 

  「那你還是裝睡、唔!」話還沒說完,張起靈拉著吳邪又是一啃。是「啃」,吳邪感覺到自己嘴唇被輕輕咬了一下。

 

  「之前錯過一次,以後不會再錯過了。」

 

  一吻結束,他還在迷濛,只聽得張起靈低低地說到。

 

  「錯過什麼?」

 

  「錯過你。」張起靈小聲回覆,突然推開他。

 

  「哎?」

 

  「咦?你們在呀?幹嘛不開燈啊?」阿寧走進來,看了看滿臉通紅、還在錯愕的吳邪,和一臉淡定的張起靈。

 

  「節能、節能減碳嘛~說不定學校省了錢,會多撥點社費給我們?」

 

  「你想太多了,學校有錢都拿去建設,怎麼可能撥給學生社團?」阿寧一臉「你太天真了」的表情,揮了揮手。

 

  「對了、寧姐,我們先來的,這社辦……

 

  「我知道,今天晚上就打擊組用吧。我真要去建議學校,要嘛多開點教室,要嘛多撥點錢。不過給你們佔到夏天的社辦也沒什麼好的,又悶又熱又吵,只有唯一一台『學長』給罩,也實在辛苦了。」她指了指放在角落的直立型電風扇,那是前幾屆學長姐合送的,風扇上頭被貼了張紙,白底藍字大大寫了「學長」,大家也就跟著喊它學長。

 

  說的也是,都五月了,夏天就要來了。

 

  他看了身後的張起靈一眼,後者一副睡意朦朧,好像剛才親人的不是他一樣。吳邪笑了笑,想起那首女子團體唱的歌,邊搬樂器,也邊跟著哼起旋律來。

 

 

五月的天 剛誕生的夏天
我們之間 才完成的愛戀
緊握的手裡面 有好多明天
五月的天 夢開始要鮮豔
前方蜿蜒 一長串的心願
我們一天一天 慢慢實現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