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義呆利》國家擬人文二次創作,與原著無關

*CP:路德維希˙拜爾修米特(德/國)x愛麗絲˙瓦爾加斯(義/大/利女版)

*CP慢慢增加中,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沒想到我居然還是寫出來了,在這種時候(心情複雜)

*****

 

  現在回想起來,或許冥冥之中,ㄧ切早就註定好了。

 

 

 

  路德維希微微皺起眉頭。

 

  現在是正中午,夏天熾熱的陽光在頭頂毫不留情地猛烈曬著,他的西裝外套已經脫下來,掛在手上都嫌熱,平整的白襯衫早被汗水浸濕,另一手掛著的公事包似乎吸了不少熱量,已經快到鐵板的程度了。他站在車水馬龍的十字路口東張西望,不是等紅綠燈,而是在找花店。

 

  事情要從一週前說起。

 

  菲利奇亞諾出了ㄧ場車禍,同樣在炎熱如今日的一個午後,他揹了個巨大的畫板,因為重量不平衡,ㄧ隻手得撐著板子,只能單手騎腳踏車,要過馬路時,不知道是一個踉蹌,亦或是這傢伙熱昏了頭,居然直接往平行車道衝去,那時恰好有一輛小客車要轉彎,不偏不倚地,就撞上了菲利奇亞諾的腳踏車。

 

  還好,命是撿回來了,代價就是一條腿重傷,要在醫院裡打石模打上兩個多月。路德維希趕到醫院時,菲利奇亞諾還在和骨科的女醫生打情罵俏──當然,是他單方面在撘訕人家,那位有著一頭俐落短金髮的女醫生,根本看都不看他一眼。

 

  接著,路德維希就開始了在醫院和公司兩邊跑的生活,因為才第二週,菲利奇亞諾還有很多事情需要有人代為處理,他的父母又遠在義大利,兄弟羅維諾也不在身邊,只能暫由路德維希幫忙,他是很累,雖然不會對傷者喊苦,不過這個傷者倒是沒有ㄧ點愧怯,就在昨天,還笑嘻嘻地要求路德維希買花給他。

 

  「吶~路德……你自己看嘛~這個房間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呀!你就幫我買點什麼花來裝飾吧!不然會悶壞的!」

 

  所以,現在在十字路口上,從來不曾買過花,自然也不會注意哪裏有花店的路德維希,正在青筋爆裂中。

 

  「真是的……為什麼你總是給人添麻煩……

 

  左看右看,除了高樓大廈以外什麼也沒看到,正當路德維希準備放棄,直接朝醫院的方向走,一間夾在兩棟現代摩登建築中的石磚小屋突然吸引了他的目光。

 

  石磚小屋的木門半開著,屋子外圍擺了一藍藍的當季鮮花,還插上了標價,路德維希蹲下來看了看,卻不知道什麼花適合菲利奇亞諾,一邊盤算著,ㄧ邊推開木門走了進去。

 

  「不好意思,我要買花,有人在嗎……?」

 

  屋子看起來不大,一眼就能望到最後方的落地大鐘,裡頭像是要填滿最後ㄧ絲走路空間一樣,被放置了滿滿的花籃,各種香氣ㄧ齊撲來,反而不知道哪種最香。屋子前後的玻璃窗戶採光良好,正好彌補了屋內的燈光不足,自然的陽光將花兒照得十分有朝氣,路德維希又再喊了一次,這次,從滿坑的花朵裡,終於冒出一個聲音,還有一根抖動的呆毛。

 

  「是!您好!請您等我ㄧ下喔……」接著路德維希就看著那根呆毛努力從花叢裡竄出,最後撲倒在他面前的,是個褐髮的少女,純白的荷葉邊圍裙上都是花瓣,頭上也沾了不少,她不好意思地笑了ㄧ下,努力撐起身來,拍了拍臉上和手上的泥土,仔細ㄧ看,是個非常清秀的女孩,雖然不是特別漂亮,不過有股清新的氣質。

 

  路德維希看了看她,女孩也看了看他。

 

  「歡迎光臨!請問您在找什麼花呢?」她偏了偏頭,束成一支馬尾的頭髮隨著她的動作晃了晃。

 

  「嗯、嗯?我在找……適合探病的花。」

 

  「探病嗎?有沒有什麼中意的花?」

 

  「……沒有。」

 

  女孩又笑了笑,「那麼,可以請您形容一下那位病人嗎?我來幫您配置!」

 

  「嗯……他、他腦筋不太好,做是冒冒失失的……」路德維希邊想著,邊抬起視線,正好看到女孩的呆毛晃了ㄧ下。

 

  「還有一根呆毛……

 

  「這位客人,這是新的搭訕手法嗎?」女孩雖然還帶著笑容,不過氣氛明顯僵了很多,路德維希一下意識到她會錯意,連忙辯解:「不、不是的。他是ㄧ位來自義大利的藝術家,因為出了車禍在醫院靜養,請幫我挑一束合適的花。」

 

  「……我明白了,請您稍等一下喔。」

 

  女孩又鑽進花叢裡,左竄右竄,因為她身型嬌小,路德維希只聽到時而的摩擦聲,再等一下,她又鑽出來時,手上已經有一束以白色雛菊為主的花束。

 

  花束的大小剛剛好,讓收到的人不會因為太過盛大而難為情,也不會讓送出的人因為寒酸而尷尬,中間以水色的緞帶豎起,打了一個十分對稱的蝴蝶結。

 

  「因為不知道是男是女,就挑了個中性一點的顏色,既然是義大利人的話,我想還是雛菊最適合了!」女孩笑著遞出花束,在純白的小雛菊襯托下,她的笑容顯得十分有朝氣,沒有酷暑的難受,只讓人感受到一陣清新。

 

  結帳後步出店門前,路德維希回頭望了一眼,女孩正彎腰整理花朵,感受到視線也抬起來對他笑了笑。他尷尬地點點頭,快步離開。

 

  到醫院前的路上,路德維希一直想到那女孩的笑容,低頭看了看手上的花,好像什麼塵封的心情被撩撥似的。

 

  實在不太好受。

 

 

*****

啊哈哈哈我寫了我居然寫了那個最愛開坑的我居然寫了(對自己是有多不信任)

如果沒意外,這篇故事大概會冒出三對(?)閃光吧,再加上舊的來串場,希望可以很熱鬧。

故事的背景是延續W學園的架構,嘗試自己沒有寫過的,大人的戀愛故事和姊弟的題材(其實後者嚴格說來應該是寫過...)

這是試水溫的第一篇,希望大家會喜歡!

最後,一定得說的,天佑台灣,可是我不會買有問題的茶葉蛋,會換點比較安全的東西的。(微笑)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九芎
  • 嗚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難掩激動
    寫了寫了寫了寫了寫了~~~
    好開心好開心好開心
  • 我自己也好開心♥

    Toku 於 2014/04/13 21:04 回覆

  • 九芎
  • 然後琪雅拉期待wwwwwwwww
  • 會的會的一定會出現喔!

    Toku 於 2014/04/13 21:04 回覆

  • barbie293137
  • 噗嗤
    「這位客人,這是新的搭訕手法嗎?」XDDDDD

    太可愛了www
  • 其實最善於搭訕的是義大利人吧啊啊啊啊www

    Toku 於 2014/04/17 23:10 回覆

  • 懷德
  • 老師不是說探病不要送花因為上面很多細菌嗎哈哈哈
  • 其實老師講到的時候我有想到這個耶XDDDD
    可是因為這是病人自己要求的也沒辦法啦(好任性的病人唷)(戳)
    沒關係啦煩惱的是醫護人員嘛(這樣對嗎?

    Toku 於 2015/04/01 22:4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