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盜墓筆記》校園架空同人文

*CP :瓶邪、花秀、胖雲、微黑寧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暑假第三個禮拜,就在過了第二次大學考試及暑期公演後,由升上高二的社員們集體舉辦一場三天兩夜的旅行,和寒假時兩天一夜的小出遊相對,被大家稱做所謂的「大出遊」。

 

  去年做為主辦方,沒什麼玩到只在拼命跑流程趕道具的吳邪等人,今年終於可以做為負責玩的那邊,將麻煩事全交給學弟妹處理,開開心心的出遊。

 

  剛上大巴,吳邪本來還要和胖子協調座位,就見張起靈跟在他身後,直接佔據他身旁的位置。省賽時還會問一聲的,這次大出遊,張起靈口也不開,直接的舉動彷彿這是天經地義。吳邪心裡憋著笑,總覺得小哥平時沒什麼情緒起伏,說不定,佔有慾挺強的。

 

  畢竟是出遊,大多以要升上高三的高二群為主,人沒有比賽時多,只出了一車,解雨臣和黑眼鏡都在這裡,兩大敵手狹路相逢,一下變得熱鬧很多。

 

  以強大粉絲團優勢挾帶土豪氣勢的解雨臣,硬生生霸了麥克風整整一路,抒情high歌換著來,還有大批木管妹妹們歡呼撐場,把胖子氣得牙癢癢,兄弟又忙著談情說愛,雲彩坐得太遠不方便過去,只能坐在自己的雙人椅上,狂磕零食。

 

  「胖爺你不爽,小的代替你教訓教訓小少爺!」一開始在睡覺的黑眼鏡醒來後,看到低氣壓罩頂的胖子,和正以高亢婉轉的唱腔唱著:「我是一隻小小小小鳥~」的解雨臣搶起麥克風。

 

  「小少爺,我知道你的鳥~不大,可這也沒必要這麼公開播送不是?」黑眼鏡看著解雨臣,推了推墨鏡,露出挑釁的笑容。「還有,你這是唱歌不是唱戲麼?讓黑爺我來敎敎你怎麼唱好流行歌曲好了。用身體敎唷

 

  「很好啊,我洗耳恭聽!」解雨臣也不甘示弱,帶著殺氣地笑著遞出麥克風。兩人各有各的粉絲助陣,還有一大票是重疊的,在小小的遊覽車上,硬是開起飆歌大會,拼歌喉──看誰唱得洪亮、拼粉絲──哪邊喊得夠大,直到司機以廣播要他們坐下冷靜,兩人才「笑瞇瞇地」握手,約好明晚晚會繼續。

 

  三天兩夜的行程第一天就如此有看頭,下車到了民宿,是一間公寓式的,分了很多不同房間,後頭有一大片農田,都市小孩難得看到這景象,都是樂歪的,還提議晚上要買鞭炮來放。民宿主人提供了腳踏車,可以在田野間騎乘,入夜後還有螢火蟲可以看,大家都開心,對於這次的總召妹妹的安排,也非常滿意。

 

  晚餐吃了烤肉、玩了煙火後,在黑眼鏡的房間裡,胖子提議要把之前比賽時,沒玩完的牌局繼續,這次是黑眼鏡和路過的解子揚替了張起靈和潘子,前者盯著電視等睡覺,後者沒來,可黑眼鏡也是好玩的主,平時正經八百的解子揚不知怎地碰上黑眼鏡又特逗,生氣起來口條不輸胖子,玩起來也不會冷場。

 

  大家又刷了幾局大老二,不知不覺夜也深了,遠遠聽去,窗外只剩細微的流水聲和蟲鳴聲,牌完久也會膩,先丟牌的是黑眼鏡,他搓了搓手,動作頗像蒼蠅,抬起一邊的眉毛,提議要玩新遊戲,吳邪玩著也累了,正在打呵欠,就看胖子和黑眼鏡兩個頗臭味相投,一起說到要玩取綽號大會。

 

  「取綽號大會?」吳邪不知道黑眼鏡和胖子又玩哪招,張起靈在一旁已經睡得很沉了,電視還沒關,也沒有一點要起來回房間的意思,吳邪就任著他去,都是大老爺們,也沒挑床,大不了就換房間,明早再換行李行了。

 

  「玩不要緊,可你們小聲點,小哥在睡了,他平時很淺眠的。」

 

  「哎唷小天真,你這做是怕吵小哥了?你們兩個唷~這嘖嘖嘖~」胖子邊收牌邊比劃小圈圈,豆丁小眼都笑得要看不見了。

 

  「小三爺,我還不知道啞巴淺眠,以為他天塌了都還繼續睡呢~」黑眼鏡雖然是嘲笑,也壓低聲音,如果張起靈真的淺眠,肯定找機會報復他們一夥人打亂他和吳邪的獨處計畫。

 

  「他當然淺眠,要不然怎麼……」怎麼每次我一靠近,就趁我不注意偷咬我呢?

 

  吳邪當然沒講,他乾咳幾聲,「所以,你們還有什麼好玩的?取綽號這玩什麼?」他指向胖子,道:「你,就一胖子,大不了二師兄,天蓬元帥,怎麼還不回天庭去?你,黑眼鏡、墨鏡兄、瞎子。老癢就老癢,也沒別的,我就天真無邪小三爺。好了、玩完了。」吳邪雙手一攤,還真不知道這遊戲有什麼樂趣。

 

  「小三爺您不知道~瞎子我還有個綽號叫瞎瞎,那些小姑娘兒都這樣叫我~」黑眼鏡搖搖手指,「還有啞巴,你總給他起一個,比較公平呀?」

 

  「是啊天真,既然都喊我二師兄,二師兄也給你發發話。」胖子不滿地白了吳邪一眼。「既然小哥叫小哥,你就叫小嫂好了,小嫂如何?給您倆配一對了。」

 

  「死胖子胡說什麼?而且為什麼我是當嫂子那個,是小哥嫁給我啊這樣才對!」

 

  這次就連解子揚也跟著黑眼鏡和胖子,意味深長地笑了笑。

 

  「算了吧,您壓得過小哥才怪。不如這樣想,因為天真賢妻良母,特能照顧人的,所以喊做嫂子,有沒有高興點?」

 

  「高興你妹!」

 

  「老吳、吳我看你也是、是當好妻子的料啊,不過你、你們說,給張起靈、靈起個什麼綽、綽號?」

 

  吳邪轉過頭,看張起靈還在睡,小聲快速的回答:「就悶油瓶了,這傢伙真得特悶,悶到不行了。」

 

  「哎呀哎呀哈哈哈~啞巴你聽到沒?媳婦在嫌棄你了還不快點有些表示?還裝什麼睡啊你這啞吧!」黑眼鏡笑到不行,扔了一個枕頭向張起靈的臉飛過去,果然在砸到以前被伸手擋下來,落在床頭櫃前的地上。

 

  「……都出去,要睡覺。」張起靈慢悠悠睜開眼,用不大不小剛剛好的聲音和睡覺被吵醒的蘊怒氣場,震懾地眾人立馬站起來部隊撤退似地往門口移動。

 

  「吳邪留下。」司令又發話,不等吳邪回應,眾人已經以最快的速度衝出房間,把房門死死壓著,讓吳邪推也推不開。

 

  「你們這群死沒義氣的渾蛋啊!不扒了你們的皮小爺改姓!」吳邪用力敲著房門的手突然被拉住,張起靈已經站在他身後,拉了他的手往床上走。

 

  「改姓張嗎?小嫂。」張起靈説到,最後兩字還加強重音。

 

  「我就知道你沒睡,可惡啊那群渾蛋!」吳邪還在氣憤,現在是又害羞又尷尬,才在人背後取了綽號,就被當闖抓包,現在完全的不知所措。

 

  張起靈看他這樣,拉抱著吳邪躺上床,他的身高比他略矮一點,又比吳邪瘦一點,雖然骨架相當,他還是能讓吳邪靠在枕頭上,自己靠在他頸窩,繼續打呼嚕。

 

  「小、小哥?抱歉吵醒你了……還、還有,我真不是嫌你悶……

 

  「嗯。」張起靈蹭蹭他的頸窩,前額頭髮輕刺吳邪的下巴,令他不得不向後退一點。

 

  張起靈抬起頭以示疑惑,吳邪看著看著,就低頭下去親他。

 

  「你、你不悶的……你對我,我…….不用語言,我也都感受到了。」說完,吳邪就加了力把張起靈按近自己懷裡,輕聲說道晚安。

 

  閉上眼睛後他才想起,這好像是他們第一次同床共枕,難得睡魔沒有來打擾,意識到懷中的人這點令吳邪僵硬了好些時候,直到張起靈輕撫著他的背,安撫到他也睡過去為止。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