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盜墓筆記》校園架空同人文

*CP :瓶邪、花秀、胖雲、微黑寧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一早起床最幸福的事情,莫過於睜開眼就看見自己心愛的人就在自己身旁。

  

  「早安,吳邪。你的蛋要炒蛋還是荷包蛋?」

  

  吳邪幸福美滿地看著眼前,繫著藍白小格紋圍裙的張起靈,帶著同色系格子隔熱套的手裡拿著鍋子鏟子,詢問他。

  

  「嗯……都不要,我只想要你……

  

  吳邪瞇起眼,倔起嘴,想要往前親親他心愛的人,定睛一看,原本微笑著的張起靈瞬間變成微笑著的胖子。

  

  「哇啊!天蓬元帥下凡了!」

  

  「你才他媽的天蓬元帥!醒醒啊天真!你要真親下去,胖爺我說不定就當場歸位了!」胖子心有餘悸地拍拍胸口,一大早打著「鬧洞房」名義來喊小倆口起床。來的時候張起靈在梳洗,吳邪一人不知道發什麼神經,抱著棉被嘟起嘴要討親親,胖子本來覺得好玩就湊過去,哪知吳邪一直靠過來,後面就是牆壁他也來不及躲,一抬頭,就見到剛從浴室走出來的張起靈,渾身散發著殺氣……

  

  咳咳,結束這場鬧劇又耗掉半小時,等到樓下餐廳時,民宿主人特別準備的早餐也剩一點點了。那早餐很簡單,白吐司配果醬。這時的男孩還在發育,食量特大,兩個人就可以分掉一條吐司,吃完了再上路,就算是對高中生吸引力不大的風景區,只要和好朋友一起,依舊可以瘋成一團。

  

  他們先到了附近的林場,那裡有舊時作為運送木頭而使用的手推車軌道,吳邪玩心大開,和胖子領頭,還有張起靈、黑眼鏡、解雨臣、連著小學弟黎簇和王盟一起躺上軌道拍合照,再來還有以胖子為頭的千手觀音──也只有胖子做得到站前頭,這是體型優勢!

  

  晚上辦了晚宴,幾個升上高二的幹部帶團康、演小短劇、發表感謝宣言,一時熱淚盈眶,因為送舊時是現在的高三生對現在的畢業生講,大出遊卻是現在的高二生要送走大部分的高三生,因為學校規定了高三禁止玩社團,雖然不抓不記過,學生們也得為了即將來到的大考而準備。

  

  中間還穿插了黑眼鏡和解雨臣第一天車上未完待續的拼歌喉大賽,到最後,被民宿主人和其他客人抗議太吵,兩人乾脆脫隊跑到人家房門前唱,回來時一人攬了兩個妹子,臉上得意得不得了,弄得胖子直纏著兩人要訣竅,因為雲彩這次沒來,他沒有形象要顧慮。

  

  吳邪不想跟他們鬧玩,晚會結束就差不多要回房間了,經過走廊是看見霍秀秀一人靠著柱子的陰暗面,頭低低的不知道在想什麼。

  

  「秀秀?」

  

  女孩聽到叫喚,抖了一下,抬起頭時眼眶泛紅,帶著點茫然和詫異。

  

  「呃……吳邪哥哥……

  

  「怎麼啦?心情不好?」

  

  吳邪半蹲了點,讓自己能跟秀秀平視,他帶著半哄孩子的語氣,看看這個髮小,早就和記憶中乳臭未乾的小丫頭不一樣,越發是個水靈靈的小美女。

  

  「吳邪哥哥……我問你,你、你和張家的小哥,你們……你們是什麼關係?」她似乎想了很久,才找到適當的措辭,雖然聽起來也挺不通順的,吳邪知道她努力了。

  

  不過這問題他一時還真會意不過來。

  

  「什麼什麼關係?張家小哥是……?」他後來才想到,既然小哥的爺爺張大佛爺和自家爺爺是舊識,自家爺爺和霍家奶奶又有段故事,那麼佛爺和霍家奶奶有聯繫,也不是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事,兩頭都是音樂世家,說不定霍秀秀很小的時候,就知道張起靈了。

  

  不過張家小哥啊……

  

  「我們什麼關係…………就這樣啊也沒什麼關係……」面對秀秀質問的眼神,吳邪搔了搔後腦杓,吞了口口水,面帶傻笑。

  

  他真不知道他們是什麼關係,不過想起昨晚那些事情,他們的關係,至少是能讓吳邪不知不覺開始傻笑的關係。

  

  秀秀看著他,忍不住搖搖頭,雙手抱胸轉身走了。吳邪不懂他什麼意思,回頭時看到張起靈就站在不遠處等,民宿的玄關亮著鵝黃色的燈光,在這黑漆漆的地方特別明顯。他突然想起那句話,忍不住笑了起來,心情很好地大步走過去

  

  驀然回首,那人就在燈火闌珊處。

  

  **

 

  「秀秀,看不出妳這麼不夠意思,看螢火蟲也不找的。」

  

  唱完歌洗完澡,解雨臣本來要和幾個人找女生打牌,卻見霍秀秀不在其中,聽同房的女孩說晚會後就沒看見她,他當即出去找人,繞了兩圈,才在停車場的草叢旁的水塘看見蹲在那裡的霍秀秀,要不是那兩顆顯眼的包子頭,在民宿一帶的荒郊野嶺,看著個女孩子的背影蹲著,還挺駭人的。

  

  霍秀秀沒回頭,只是稍稍偏了頭表示有聽到他說話,盯著冒著小光點的水塘看,這間民宿就是地點好,夠偏僻,好山好水才養得起螢火蟲,解雨臣蹲到她身旁,也望著水塘看。

  

  「怎麼不接電話呢?」

  

  「我不懂你。」

  

  兩個聲音同時發出來,解雨臣先看向霍秀秀,她還是那樣,抱著膝蓋蹲著一動不動,要不是聲音好認,剛才的話彷彿不是她說的。

  

  「妳不懂我什麼?」

  

  「我不懂你在想什麼。」她終於轉過頭來,黑壓壓的看不清臉,但聽著就帶了濃濃的鼻音。

  

  「你不是喜歡吳邪哥哥的嗎?可是我從沒看過你有什麼動作,眼下,瞎子都察覺得到吳邪哥哥和張家小哥有什麼關係,可你還是這樣,你到底有心沒心呀?所以我說不懂你!」

  

  解雨臣有些訝異霍秀秀會這麼在意久遠以前的一個約定,他看她瞪大了眼,又轉回臉向著水塘,上頭那點點光亮,在黑暗中,彷彿在做星間飛行。

  

  他是不想隱瞞了,不管後果怎樣,繼續誤會下去都不好。

  

  「再不努力點,吳邪哥哥就會被搶走了!」

  

  「妳怎麼就惦記那個約定,我和吳邪……那都是娃娃時候的事情了。」

  

  「可你說過是為了他回國的!」

  

  這句話解雨臣就沒印象了,他轉了一圈眼珠,還是沒想起半點相關。

  

  「我什麼時候說了?」

  

  「你說了你說了!回國前,我問你急呢想見誰,你告訴我你想吳邪!」

  

  連尊稱都沒了,敢情這是吃醋了?

  

  解雨臣想起那時候,自己滿腦子想著回國和家人坦白,雖然這事情解家不會有異議,可霍家不一定,秀秀是霍家唯一的女兒,霍家又特重女性的,他琢磨著要怎麼跟掌家的仙姑奶奶坦白,大概秀秀問了什麼,他聽也沒聽,就隨便回答了。想到這裡,他忍不住笑出來,霍秀秀立刻轉回頭,一臉氣到不行。

  

  「你笑什麼?」

  

  「我笑妳好關心我的事情,我喜歡誰,我追誰,妳都關心的不得了。」他也看著她,有一隻螢火蟲停在她頭髮上,解雨臣想伸手捉下來,被不明所以的霍秀秀打掉。

  

  「不然呢?你到底喜不喜歡吳邪?」

  

  「那麼關心我?那好妹子妳說,妳就不喜歡吳邪?」

  

  「我喜歡他做什麼!」

  

  霍秀秀沒想過會被這樣問,眼睛又瞪得更大,黑濛濛的也看得清眼白,指不定她現在氣到臉都皺在一起了。

  

  解雨臣突然非常想把手機打開,照照她的臉仔細瞧瞧。

  

  「妳這麼關心我,這麼關心吳邪,我以為是妳也喜歡吳邪,可又喜歡我,才急著湊合我們的。」

  

  「你你你哪來這麼大的自信?我喜歡吳邪關你什麼事情?你又知道我喜歡你了!」

  

  解雨臣心裡鏗噔一聲,抹了把臉,反正這裡黑,也不必管那動作和自己的形象到底合不合。

  

  「所以妳喜歡吳邪。」

  

  「你從哪裡得出這個結論的?」

  

  「妳自己說的。」

  

  「我說的喜歡不是那個喜歡!」

  

  奇了,能吵得臉紅脖子粗把附近螢火蟲全嚇跑一點浪漫氣氛也不留的,解雨臣這個萬人迷身邊,也就霍秀秀這小丫頭。

  

  可就霍秀秀這小丫頭,他卻放不下一點心,從以前就在意的不得了,青春期以後這樣的感覺更強烈,他的視線離不開她,可偏偏這妮子卻一點不懂他。

  

  好好的告白場合,搞得跟分手擂台似的,但是解雨臣還是覺得有趣,兩人都喘了一下,因為太快速的講話,一停頓下來,反而腦袋大打結了,原本推演的牌局全亂,解雨臣深吸一口氣,乾脆豁出去。

  

  「要不妳說,妳喜歡誰?」

  

  「我喜歡誰關你什麼事!」

  

  「當然關我的事,我喜歡的人是妳!」

  

  「你喜歡的人是我你就能管我的事了?你喜歡的人是誰又關我什麼……你說什麼?」霍秀秀本來正要辯回去,仔細推敲自己說的話,突然一頓。

  

  解雨臣伸出修長的手指,堵住霍秀秀的半啟的唇,傾身靠近她的耳邊,輕輕道:「我說我喜歡妳,妳呢?」

  

  霍秀秀明顯都緊繃了,大概怎麼想想不到這樣的轉變,一直「我我我……」地說不出完整的話來。

  

  「啊?太小聲,聽不見啊~」

  

  「我……我也…………

  

  霍秀秀猛地一起身,轉身要跑,解雨臣本來也站起來要追了,她不知哪來的勇氣,又轉回身面對他,幾乎是中氣十足的說:「我也喜歡你啦!」

  

  聲音一大,水塘旁休憩的鳥兒全被驚醒,搭趴趴搭發出翅膀拍動的聲音,解雨臣笑著攬住霍秀秀,將她攬入懷裡,晚會烤肉的味道撲鼻而來,雖然洗過澡了,但這回愛乾淨如解雨臣,也顧不得這些小細節了。

  

  「噓,不必這麼大聲。剩下的,妳可以小小聲說給我聽……」他抱著她,感受到那雙遲疑的手,也慢慢搭到他的腰上。

  

  霍秀秀淚眼朦朧的看著水塘那端,螢火蟲好像夜空裡的星光,排成了個完美的心型。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