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盜墓筆記》校園架空同人文

*CP :瓶邪、花秀、胖雲、微黑寧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睜開眼時,在雲層最上端看到的那抹橘紅,漸漸照耀大地,衝破黑暗,帶來光明,吳邪裹緊了外套,緊靠在張起靈身旁,兩人都只有夏天用的薄外套,在這種高海拔的地方根本不夠保暖,不過只是靠在一起,吳邪就算冷到咬了舌頭也不在意,能夠和心愛的人迎來一天的第一道曙光,看著那人的側臉被溫暖的陽光照亮,再怎樣冷,都甘心。

  

  想到這裡,吳邪忍不住傻笑了起來,眼前突然一片黑晃過,又是另一片,他眨了眨眼,定睛一看,張起靈正看著他,淡漠的眼神裡多了一點疑惑。

 

「吳邪,醒醒,上課了。」

 

「小哥?」

  

  吳邪頓了頓,看向四周,才想到自己是來和張起靈一起去上學的,站在人家門口等時,回想到大出遊最後一天早晨,一同看日出的情景,一神遊就忘了回來,張起靈從大門一出來,就看見吳邪靠著柱子,傻笑的臉上是滿滿的幸福愉快。

  

  大出遊後兩週,高三生的暑期輔導就開始了。本該是哀嘆著被切割的暑假,可是這是能夠見到心上人的機會,再討厭也沒關係,從大出遊後到輔導課前的空窗期,吳邪反而一直念叨著回老家一趟的張起靈。

  

  「想什麼,這麼開心?」張起靈自然地拉起吳邪的手,這裡離學校還有一段距離,他們可以一直到了十字路口再放。

  

  吳邪空著的手揉揉鼻子,思索了一下才道:「我想……想著和你一起再看一次日出呢。」

  

  張起靈聽了,居然微微勾起嘴角笑了,雖然只有一瞬間,又回到原來的樣子。「行。等考完我們就去。」他偏著頭想了想,又說:「這次,就我們兩個。」

  

  「好啊!當然!小哥,那我們改去山上,去更高的山,肯定更美!」

  

  張起靈看吳邪開心,眼角都有笑意,前頭就是馬路了,他捏了捏他的手,又輕輕鬆開。

  

  「先考試吧,考完再來討論。」

  

  「也是呢,從今天起就是準考生了哈~對了小哥,你考的也跟我們一樣嗎?你這麼天賦異稟,不打算考音樂相關嗎?」

  

  吳邪絲毫不在意被鬆開的手,拍了拍張起靈。

  

  「說不定,你能成為和張大佛爺一般的音樂家呢!」

  

  張起靈聽著,沒有給上回答,只是微微別過臉,恰好綠燈了,吳邪還沉浸在方才的情緒,開心地走過馬路,沒注意他的異狀,心裡已經開始盤算著要去哪裡玩才好。

  

  「快來啊!小哥!」

  

  「嗯……

  

  張起靈望著那抹身影,想笑,氣力到了嘴角卻僵硬了。

  

  得拼了,不管為了什麼都是。

 

**  

 

  經過五週的輔導課密集訓練,開學隔天便迎來高三第一場模擬考,是北部一大學區的聯合模擬,難度只比正式考試高一點,範圍不大,就到高二範圍,不過這場考試決定百分比的定位和此後兩場模擬考、一場正式考試的信心堅強程度,每個人都是卯足全力在準備。

  

  課業壓力大如山的情況,吳邪再怎麼想著和張起靈怎樣怎樣,也都是想想而已,兩人只剩上學放學回家的路程小聊,偶爾還有胖子插一腳,獨處時間不多,好在還能見上幾次面。

  

  吳邪早早下定了決心,無論如何,至少得和張起靈考進同一大學,科系不同不要緊,反正同處一地還怕見不著?幸運點還能住同間宿舍,不然一起搬出去外頭住著也好。

  

  他打著他的如意小算盤,殊不知第一場模擬考的成績卻給他吃了個大鱉,百分比差上二十幾個數字,學校可以差好幾十間,從此吳邪便將成績單貼在書桌上,發下豪願,每天合著晚自習也得念上六小時的書。

  

  所以,當他意識到張起靈的生日近時,只剩短短兩週,本來要準備的驚喜都來不及,只能買個生日大板板,給幾個熟識點的傳著寫。

  

  結果板子傳下去,吳邪又沒一間一間催,等到生日當天,板子還填不滿一半,因為依張起靈這種冰山性格,能讓人替他寫上一句「生日快樂」,都很勉強。

 

  「快快快!別給小哥發現!要給他驚喜呢!」吳邪只好先讓黑眼鏡拖著張起靈,再逼著胖子和解雨臣多寫點填滿空白,後頭還有黎簇和王盟,都是打擊組的,也被叫來湊個數。

 

  無論如何,吳邪就是不要他的板板空空的,他想讓張起靈知道自己的心意有多滿,他就會多努力去找人,哪怕只是四個字,也逼著他們寫。

 

**

 

  另一頭,本來要去吳邪的班級找人一起到圖書館自習,順道對第二次模擬考的題目做重點講解──當然,是學霸張起靈講給學渣吳邪聽,可才一到轉角樓梯口,就被黑眼鏡堵個嚴嚴實實。

 

  真的是嚴嚴實實,他把手腳伸到最長,兩手搭在扶手兩腳踢在牆上,正好擋住整座樓梯的架勢,模樣是很滑稽,可張起靈笑不出來,他知道這人在這裡是在做什麼,而且很明顯,針對自己來的。

 

  本來連嘴都沒開就想直接闖,目測黑眼鏡大概胯下最沒防備,如果直接給那裡一腳,應該能直接穿越過去。

 

  「啞巴張,你別想打我子孫的主意,告你你要真敢踢我那裡,我就把你的秘密全向嫂子告去!」黑眼鏡哂哂一笑,晃了晃屁股。

 

  「那就讓開。」張起靈被黑眼鏡堵煩了,平時冷靜的模樣都沒了,此時臉色是冷得要命,光是眼神就能凍死人。

 

  「不要~哎別這樣嘛啞巴~我這是受人之託啊!」黑眼鏡微微聳肩。

 

  「要不我讓你走,然後小三爺會不高興,這樣?」

 

  張起靈一聽又是吳邪,忍不住輕嘆了口氣。

 

  明明,就想見你的。

 

  怎麼是你不讓見呢?

 

  「吳邪在做什麼?」

 

  「別擔心,你再等等。等電話來了你就可以親自去問他了!」

 

  張起靈頓了頓,便靠在轉角的柱子邊,抱著雙臂閉目養神。

 

  「呃……啞巴張?」

 

  「我等。」

 

  「那我……可以先下來嗎?」

 

  「你下來我就當作電話打過了。」

 

  「你…….算你狠!」

 

  黑瞎子淚眼撐著發痠的手腳,繼續等吳邪的電話。

  

**

  

  幫張起靈慶生的人不多,雖然本來有一大票女生報名,但吳邪基於種種原因──大多是純粹佔有慾作祟,一一給回絕了,只有幾個貼近的的哥兒們,胖子、小花、黑眼鏡和吳邪。

 

  「這挺不賴的,一個人蛋糕可以分大塊一點!」

 

  胖子讓壽星和其他三人分食一半的蛋糕,自己毫無壓力的解決另一半時,優哉游哉地說道。

 

  回去的路上,大夥很有默契地繞遠路,讓吳邪和張起靈獨處,他趁機送出一條與張起靈送給自己的禮物相對稱的定音鼓飾品,是他趁著唸書空檔,拿以前初中上工藝課的手藝磨成,為了讓它的外觀平整,許久沒練鼓的指頭也起了薄繭。

 

  張起靈看起來很開心,他的嘴角輕輕勾起,端詳了吊飾許久,眼底透露出滿意的情緒。

 

  「謝謝你,吳邪。這是我第一次過生日。」

 

  「真的?第一次?」吳邪的驚訝出於無心,只是無心問問,張起靈的表情也沒變,依舊笑著。

 

  「嗯。爺爺沒有給我過過生日。」

 

  「喔…….沒關係!以後有小爺在,小爺幫你過生日!」吳邪拉著張起靈的手,笑嘻嘻道:「我可是很感謝上天,讓我們相遇了,所以你的生日,對我來說很重要。」

 

  很重要,因為你沒出生,我們就不會相遇了。我也就不知道,自己能喜歡得那麼深、那麼透徹。

 

  張起靈聽著他的這句話,好像也聽出了後面的意思,愣盯著吳邪好久,鄭重地點點頭。

 

  「生日,讓我們相遇了。」他重覆了吳邪的話,聽著聲音還有些哽咽,吳邪想再問,張起靈卻搖搖頭,拳起手來捂著嘴。

 

  良久,才傾身抱著吳邪。

 

  「謝謝你,我很開心。」

 

  謝謝你。

 

  這份恩情在心底激騰,無法換化成語言令張起靈又氣又急,只能將吳邪抱得更緊更緊,期望這份激動,能傳達過去。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