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小說《因與聿》二次延伸文

*延伸自《水漬》,黎子泓的初登場回合

*CP:黎子泓X嚴司(黎嚴)不喜誤入務必右上角叉叉出去唷

*黎大檢察官我的嫁!(不要趁亂告白)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叮咚──"

 

  門鈴響起時,嚴司正在用餐,一邊嘟噥著自己怎麼這麼受歡迎,剛搬家就是訪客不斷,一邊放了餐具,急急跑去開門。

 

  「不好意思,我這裡不接受推銷,也不訂報紙……是你啊?」一開門,流暢說出拒絕推銷的話語,還沒講完,一看到來人,嚴司立刻變了副表情──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一臉充滿興味地看著來訪的客人。

 

  「這種時候該說什麼?Long time no see?」他推開門,側了身,示意來人進門。

 

  「……看到我出現在這裡,你好像不是很驚訝。」

 

  「哈!你以為我是什麼人?你請調的事情我會不知道?」嚴司笑了笑,關上門,對上一臉淡漠的男人,和自己差不多的身型,春夏秋冬總是一套黑色西裝,全身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息,只有他知道,這人冷漠的外表下,有一顆多熱情如火的心。

 

  「好久不見,我親愛的室友……不對,已經是前室友了,現在是大檢察官了,小黎。」

 

  對於那個稱呼的使用似乎頗為意外,黎子泓挑了挑眉,「好久不見。」

 

  「我還在想,你到底什麼時候才會告訴我你請調的事情。」

 

  「我認為會見面就會見面,不見面就算在隔壁也不會見面。」

 

  「『緣分』嗎?你什麼時候開始相信這些東西了!」嚴司倒了兩杯咖啡,黎子泓不喜歡喝甜的,可是他很喜歡,就拿著糖罐,故意在兩人的咖啡裡都加上一匙滿滿的糖。

 

  黎子泓遲疑了一會兒,還是喝下那杯咖啡。

 

  「所以,你還找我做什麼?總不可能是敘舊吧?這個時間?」難得的休假就要泡湯了,嚴司在心裡暗暗想著。

 

  「我有一些問題要問你。」黎子泓即使僅和自己的前室友共處,比起那個已經把自己完全癱在沙發上的人,他依舊坐得直挺挺。

 

  「喔──?有意思!大檢察官要問我什麼問題?要我出庭作證嗎?我很有興趣出庭作證喔!」

 

  「是關於少荻聿的。」

 

  嚴司ㄧ聽,愣了一下,用鼻子冷冷哼了一聲。

 

  「我說這麼久沒見,現在特地轉調過來又不來打聲招呼,如今,卻是為了別的男人來找我!你夠意思嗎?蛤?前室友!」

 

  「別講這種會讓人誤會的話。」黎子泓毫不理會他的質疑,又啜了一口咖啡,甜膩的味道讓喉嚨反而更乾燥,他輕輕皺起眉頭。

 

  「那你要問什麼?你以為我會知道什麼?先說好,如果你低聲下氣地拜託嚴司大哥哥回答你,我也可以對你網開一面的喔!」

 

  「阿司。」

 

  只是一聲呼喚,依舊淡漠沒有情感的呼喚,嚴司就說不出話來,幾乎是立刻,舉雙手投了降。

 

  以前就是這樣,這一刻讓他深深體會到,以後也會這樣。

 

  "叮叮叮───"一陣奇妙的旋律響起,嚴司嘆了一口氣,「接個電話,不好意思。」

 

  他看了來電一眼,「被圍毆的同學?」

 

  黎子泓低下頭,拿出口袋的記事本翻看幾頁,就見嚴司轉向他。

 

  「你等等。」他對電話那頭說著,接著將話筒拿遠。

 

  「老大的兒子和……小聿,他們現在要過來,你的問題很急嗎?可以之後在回答你嗎?」

 

  他點點頭,「沒有關係,那個不急。」

 

  黎子泓見嚴司的口氣沒有很好,說不定良久沒見面,一見面就是為了問別人的事情,真的太唐突了。他開始思考自己是不是該更婉轉點,畢竟他們也當過四年的室友,還發生過一些,事情……以這樣的交情,卻連通電話也沒有,的確說不過去。

 

  「喔,工作的事情,他要回去了,所以沒問題。那等你們過來,騎車小心。」

 

  嚴司又交代幾句,就掛了電話。

 

  「不好意思啦,要麻煩你再跑一趟了。」嚴司起身,準備送客,他的手撐著腰,漫不經心地左彎右彎。

 

  「阿司。」黎子泓雙手交握,好像在沉思什麼,見他起身,趕緊叫住他。

 

  「幹麻?」

 

  「我回來了。」

 

  嚴司聽著,明顯頓住,彎過去的腰還沒折回來,眼睛睜大大地看著他。黎子泓也在看他,抬起頭來看他。嚴司聽不出語氣裡的一點玩笑,所以黎子泓說的話,他是在對嚴司說,他回來了。

 

  「我該說什麼?歡迎你回來?」嘴角失守,嚴司噗地笑出聲。

 

  「嗯,歡迎我回來。」

 

  「你也太囂張了!長這麼大一點也沒變啊!」嚴司彎下腰,拉住黎子泓的領帶。

 

  「你還不是。」黎子泓說完,垂下眼簾,又抬起眸子,氣氛一下變得曖昧,兩人的距離因為嚴司毫無顧忌地動作,縮短到只剩一個拳頭。

 

  「我沒走過,我一直在這裡。」黎子泓無法判別嚴司的笑容真實與否,可是,在近到得以感受對方氣息的當下,嚴司卻率先抽開了。

 

  「快走吧!我待會還有客人,你也還有工作。」他背過身去,黎子泓識相地拿起公事包,走到門旁。嚴司已經開了門,在等待他了。

 

  「你下次要來,記得先打電話。我可不會每次都在家。」

 

  「嗯。」他點點頭,「除了少荻聿,我也還有別的事想問你。」

 

  「還有什麼事情?你這樣撈過界到我們領域來打聽消息,不會有問題嗎?」

 

  「是關於你的事情。」

 

  嚴司今天第三次因為黎子泓的話而語塞,他梗了兩秒。

 

  「不給問!」

 

  「為什麼?」

 

  「誰管你!啊、嗨,被圍毆的同學。」嚴司別過頭,正好看見虞因和少荻聿上樓,黎子泓也轉過身。

 

  「嚴大哥。」

 

  一眼望過去,誰是誰一目瞭然,黎子泓向兩人點過頭,算是打過招呼。

 

  「你認識我們兩個喔?」

 

  「警局的朋友有在傳,而且剛剛阿司也提過。」他向兩人勾起很淡的微笑,立刻感受到嚴司的眼刀。

 

  明明就是你先提的,誰跟你提過。

 

  「啊,這傢伙是我以前的室友。人很好,不是黑道。」嚴司趁機拍了拍黎子泓的肩膀,果不其然立刻被拍掉。

 

  「我還有事情,先走了。」

 

  他看了嚴司ㄧ眼,後者也盯著他看。

 

  反正來日方長,來日,方長。

 

*****

在深感社會之不公不義不仁不愛不會ㄧ天內改變後,決定放爛自己去《因與聿》裡尋找黎子泓和嚴司的所有,可以腦補的場合(喂)有興趣知道我找了什麼的可以上噗浪看看,有圖有真相(不過就那張圖而已)

這對可以讓我寫上好久了,滿意♥♥這篇是《水漬》中,虞因和小聿來找嚴司的時候,碰巧看到正要離開的黎子泓(還沒有名字,僅以陌生人代稱)然後我就愉快地腦補了在他們來以前,嚴司到底和親愛地前室友聊了什麼,雖然整體上,也沒什麼太營養的(土下座)

能夠繼續坐在電腦前面寫小說,我覺得自己真的很幸運,也很幸福。祝福各位,也為世界各地正在發生的不幸事件祈禱。

希望你/妳會喜歡這篇文章=)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