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因與聿》二次延伸文

*配對:黎子泓x嚴司

*男友力三十題:只要你要 

*時間點:還在天真爛漫的學生時期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鐘聲剛響起,教授便準時走上講台,在等待投影片的期間,一邊解說今日的上課大綱。

 

  這是堂通識課,講述關於古典詩詞的內涵組織,對於此類文謅謅的東西,嚴司向來是興致缺缺的,會修這堂課只有兩個原因,第一個原因是因為黎子泓也在,第二個,還是因為黎子泓。

 

  身為醫學院的學生,為了和法學院的室友除了寢室內的交流,嚴司還特地跑了幾個學長姐的所在處,用幾頓飯換來這門通識,畢竟這堂通識的學分超甜,課又超涼,平常到班人數最多四分之ㄧ,只有期中期末考試,那四分之三的學生才會突然冒出來。

 

  以手撐著下巴,嚴司瞥了一眼右手邊空蕩蕩的位置,再慵懶地掃向講台上滔滔不絕的教授,以及桌上那本買來就沒動過幾次的課本。

 

  十分鐘,桌上的手錶,在分針指向上課後的第十分鐘,有抹人影從後門急急閃進,在不驚醒打盹同學的音量下,匆匆鑽進嚴司身邊的空位。

 

  「真想不到你也有遲到的一天。」

 

  嚴司盯著投影片,看也不看還在喘著氣的人,低聲慢悠悠地說到。

 

  早在來到這裡卻沒看到身影時,嚴司就在認真考慮翹課的可能性,畢竟,要那枚法學院乖寶寶比自己晚到的機率,大概比楊德丞一天不叨唸自己的機率還要低吧?沒想到,他真的遲到了。

 

  所以楊德丞今天會停止碎碎念嗎?嚴司逗趣地想著。

 

  「……查資料查到忘記時間,在圖書館又沒聽到鐘聲……」黎子泓還在調整呼吸,雖然幅度不大,看得出來他是一路衝過來的。

 

  嚴司笑了一下,從圖書館到通識中心,真的不算近。

 

  「還以為你要翹課,也不揪一下。」

 

  「我又不是你。」

 

  兩個人以氣音音量對話,教授還在講課,台下已經睡成一片,可嚴司挑的位置很偏僻,連黑板的字都看不太清楚,要是像平常一樣是黎子泓先來,肯定從前排挑起,不會坐在這種無法專心上課的地方。

 

  黎子泓的腦子裡還在轉著方才在圖書館找到的案例資料,有一本很有趣的期刊文章才看了一半,他收不了心,遲到了又不知道從哪裡開始聽起課,乾脆點了點嚴司的手背。

 

  「幹嘛?」

 

  「我想翹課,把剛才的資料看完。」

 

  「翹啊……幹嘛?要我陪你一起嗎?」

 

  「你要來嗎?」大概知道為什麼嚴司會選這堂課程,黎子泓甚至很有自信地想,如果他不在這間教室,嚴司肯定也坐不下去。

 

  果不其然地,後者聳了聳肩,可臉上充滿笑意。

 

  「只要你要,我就陪你啊。」

 

  黎子泓聽了,不著痕跡地笑了一下。

 

  「那打鐘就走。」

 

  中堂鐘聲一響,偌大的教室裡,又有兩個學生偷偷提著書包,溜走了。

 

*****

感謝同學兼學妹的盈如點題,陪我度過無趣的通識時光(欸)

說真的,通識這種東西就像是抽獎,有些老師可以補充很多知識或經驗,有些就完全不行,只是消耗時間爭取學分的

很可惜,這學期的通識大概介在中間偏右(?)(就是上課都拿來寫小說了)

這是個在無趣的通識課靈光乍現的一篇,敘述大約是大二的時候(所以還需要學長姐搶通識幫個忙這樣)也感謝盈如每個禮拜都點一題(雖然我沒有每個禮拜都寫)(欸)在黎子弘和嚴司這兩位《因與聿》中我最喜歡的人物的陪伴下,度過一個美好的上午♥

也謝謝看到這裡的你/妳。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