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因與聿》二次延伸文

*配對:黎子泓x嚴司

*時間點:還在活潑愉快的學生時期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事情的發生是這樣,在一個天氣晴朗、夜晚依稀可見星星的夜晚,本來在圖書館做報告做得好好的黎子泓,突然接到一通電話。

 

  「喂,小黎嗎?我楊德丞,快回來、嚴司出事了!」

 

  聽到「嚴司」,黎子泓的眉頭下意識皺緊,聽到出事,一向修養良好的他連「嘖」都跑出來了。

 

  「發生甚麼事情?」

 

  「電話裡說不清楚,反正他現在在宿舍門口,我一個人制不住他,你快回來幫我!」

 

  「制?」黎子泓眉頭。

  

  「反正快來!噁……」電話似乎被扔到一旁,背景傳來很吵雜的聲音。

 

  「媽的你別吐我房間裡啊!」

 

  「快去廁所!」

 

  接著,電話就被切斷了。

 

  黎子泓無奈又煩躁地嘆了一口氣,按下存檔,等不及電腦關機,急急登出系統後,抱著書本往宿舍跑去。

 

 

 

  嚴司橫躺在宿舍前面的草皮上,幾分鐘以前,他還看見滿天的星星,這晚天氣不錯,黑壓壓的天空沒有幾片雲,反而將星星襯托得更加明亮。他想起之前和黎子泓去夜遊的事情,從農學院出來後,天空也是像這樣的,充滿可愛的星星。

  

  他滿足地嘆了一口氣,輕快地想要歌唱。

 

  可是現在,這個當下,他的視線所及之處只有一張張人臉,有男有女,有的他好像知道是誰,有的他不曾見過,嚴司揮了揮手,想將這些人臉揮開,繼續欣賞他的星星,可是他的手卻舉不起來。

  

  真是令人不愉快。

  

  他皺了下眉頭,或許他認為自己皺了,實際上顏面神經失調了也不一定。

  

  那些男女窸窸窣窣不知道在講甚麼,遠處有救護車尖銳的聲音,還有警車的鳴笛聲,可是聲音太過渺茫,他不知道,那是真的還是假的。

  

  「阿司。」

  

  接著,映入眼簾的是他親愛的室友的臉龐,因為太過憤怒都皺在一起的臉龐,他想伸手觸碰,還是一樣使不上力。

  

  「怎麼啦……你老是在生氣的話,會長皺紋的唷……」

  

  「嚴司!」

  

  他感受到自己的身體被人撐起來,有兩三個人一起架著他,將他抬進一個狹窄的空間裡,他認得這個,小時候調皮搗蛋,總是趁著大人不注意偷跑進去嬉戲的地方,這是救護車後頭,放置病人的空間。

  

  然後他驚醒了。

 

  

  黎子泓到現場時,看到了一團團圍在一起的男女,這是他們宿舍前常見的景象,依依不捨的戀人,在宿舍門前道別的樣子。只是今天不存在甜蜜氣氛,有的只是驚訝、緊張和不知所措。

  

  他越過人群,看見他們圍著的,是躺在地上,還在唱歌的,自己親愛的室友。 

  

  「阿司。」

  

  一看就知道是喝醉了,還喝得非常醉,醉到不醒人事、胡言亂語的地步。他接近嚴司時,立刻聞到濃濃的酒味。

  

  「怎麼啦……你老是在生氣的話,會長皺紋的唷……」

  

  「嚴司!」忍不住嚴厲地叫了對方的名字,可嚴司還是沒甚麼反應,歌聲也停了,開始呈現假死狀態。黎子泓不耐煩地看了眼手錶,校警說為了保險起見,稍早之前已經叫了救護車,再不來乾脆直接埋起來算了。

  

  再過了約十分鐘,救護車終於趕到,現場幾個男學生和黎子泓一起合力把嚴司扛上車,黎子泓簡單向幫忙的人致謝後,陪著嚴司ㄧ起送往醫院,中途嚴司突然醒來,眼睛睜得大大的看了他一眼,立刻又昏過去。

  

  很可惜,還活著。

  

  黎子泓嘖了今晚的第二次,可以把他搞到這樣的,真的非這傢伙莫屬了。

  

  孽緣、孽緣啊……

 

  

  楊德丞低下頭來,遲遲不敢說一個字。

  

  幾分鐘之前,他才剛感受過同學的室友,那個平常冷靜沉默如同醉月湖的池水一般的室友,破口大罵的威力。

  

  雖然說不是他被罵,不過就坐在一旁看著自己的好同學間損友被罵,那個威力還是不容小覷。

  

  「所以說你們到底哪裡弄來這種酒?四十度的高粱?一口氣灌下去是想喝死人嗎?你不是將來要做醫生的?難道連這種程度的知識都沒有嗎?」

  

  「小小小小黎你聽我說----──」病床上的人拼命想解釋,但正在氣頭上的人完全不理會他的說詞。

  

  「要死也不要給別人添麻煩的死啊!應該挖個洞自己躺進去算了,不是我要說你,你這次真的太過份了!」

  

  「小、小、小黎……」楊德丞想打圓場,立刻被狠狠瞪的那一眼給縮回去了。

  

  老實說也不是他們想喝就有得喝,期中考在即,學長姐都會送all pass糖做為祝賀,以嚴司在醫學院的高人「氣」和高知名度,一群學長姐名正眼順地要給學弟「加油打氣」,就集資買了一瓶四十度的高粱,做為嚴司的all pass禮物。

  

  這天晚上,楊德丞正好來問筆記,嚴司看黎子泓不在,推測唸書狂的他肯定不會太早回來,就和楊德丞兩人一起嘗試看看高粱酒的味道,沒想到一杯灌下去感覺還好,第二杯、第三杯接連著來,楊德丞不舒服地躺在嚴司的床上,一個不留神,那個喝醉酒照理說應該失去行動能力的嚴司,居然就跑出去了。

  

  沒過多久,房內就傳來校警的電話,說要請嚴同學的室友帶嚴同學回房間,楊德丞都快癱了哪還有那個力氣,就死命爬到隔壁房間找其他同學求救,以他那顆快要停止運轉的腦袋想來想去,這種時候也只有黎子泓制得住嚴司,就call out給他,才有了後續的故事。

  

  「小黎……」

  

  「不要那樣叫我!我決定不理你了!一個月,都不要來跟我說話!」

  

  黎子泓氣呼呼地說,隨即甩門出去,留下一臉錯愕的嚴司,和尷尬到不行的楊德丞。

 

* **

 

  「那個時候真的很有趣啊……小黎說不跟我說話,結果先來問我狀況的,還是你。」

  

  「……閉嘴。」
  

  排休的小週末,嚴司懶懶地躺在沙發上,和結束工作的黎子泓開始聊起學生時代的事情,聊著聊著,就講到這件事情上來。
  

  「幹麻不給講?我知道你很關心我,從以前到現在都是。」
  

  「你哪來的自信。」黎子泓睨了嚴司ㄧ眼,後者還悠悠地啜飲梅子酒,一臉得意洋洋的樣子。
  

  「小心喝太多又變得跟以前一樣,法醫用這種名義被送去醫院,很難看。」
  

  「這才四趴酒精!別擔心啦,我不會給學長姐機會再來惡整我的,喝到被送進醫院,哪個人會放過整我的好機會?」
  

  「不錯,挺有自知之明的。」黎子泓闔上書本,看看時間也不早了,就算是小週末,他也只打算拿來睡覺和打電動而已。
  

  他起身,朝臥房走去。
  

  「喝完東西收好再走,記得把門給鎖好。」
  

  「咦~?你不打算留我過夜嗎?這麼好的夜晚,你打算獨守空閨啊?」嚴司搖了搖酒杯,杯中的梅子跟著晃了晃,突然,黎子泓的臉倒映在酒杯上,越湊越近。
  

  「搞偷襲啊?不像你耶。」
  

  一吻完畢,都是青梅微酸微甜的味道。
  

  「要進來就快進來,不然我要睡了。」
  

  「好啦,洗完杯子就進去。」
  

  黎子泓點點頭表示明白,又轉身往房間走。
  

  「在床上等我唷♥」
  

  「……」黎子泓再瞪他一眼,轉身時,嘴角卻露出連自己也沒察覺的笑容。
  

  大概,真的最在乎他吧。

 

*****

聊個題外話,最近剛好是青梅的季節,可以喝到梅子的東西真的好幸福唷~♥

然後最近會在想,如果黎子泓沒有遇到嚴司(不是嚴司沒有遇到黎子泓喔,是反過來的)會是怎樣的情景呢?會一個人孤獨終老嗎?不知道為什麼,越來越常在想關於孤獨終老的事情了(究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oku 的頭像
Toku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OvO
  • 大愛啊!!!!!!!!!!
  • 有人留言了!!!(已哭)
    還以為這對在這裡是沒人看的呢......
    同好來來握手握手(煩欸)
    謝謝你的留言啊我也好愛♥(不管對讀者或對黎嚴都愛)

    Toku 於 2014/05/06 22:50 回覆

  • 弔唁。
  •   嚴大哥死了黎大檢察官會捨不得吧,還不理人家www(戳戳(?)
  • 戳戳(?)
    所以依著這句話,我又寫一篇出來了(掩面)
    希望沒太ooc才好www
    謝謝你的留言~=)

    Toku 於 2014/05/10 00: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