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因與聿》二次延伸文

*配對:黎子泓x嚴司

*命題:搔癢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嚴司很怕癢,身體很敏感,第一次在床上時,黎子泓就發現了。

 

  「哈哈哈好癢……小黎你不要在我耳邊吹氣……

 

  「不要弄我脖子啦!好癢喔哈哈……

 

  「肚子肚子會癢!手拿開啦……

 

  「這是要怎麼做下去…...」黎子泓抹了把臉,不管碰哪裡嚴司都癢到不行,左閃右躲的樣子,剛開始幾乎讓黎子泓以為,他是不想要才出此策略。

 

  「等等等等──怎麼不做了?」嚴司還在對黎子泓造成的酥癢感做防衛,突然見後者起身下床,準備穿回襯衫。

 

  「你真的要做?不想不勉強。」黎子泓看了他一眼,扣釦子的手沒有停下來。

 

  「什麼啊你……哪有人點火不滅火就要跑的?小心我告你公共危險罪唷~」嚴司也起身,抓住黎子泓的手,將它們挪開後再把已經扣上的釦子解開。

 

  「把你放出去的確是公共危險罪。」黎子泓放棄和他搶釦子的遊戲,任由嚴司再把他的襯衫扯下來,換他在他身上「點火」。

 

  他們的身高相仿,嚴司站起來後和他差不多平視,垂下眼看著那微啟的唇還帶著水漬,黎子泓毫不猶豫地低頭咬下去。

 

  嚴司被黎子泓吻住,又壓回床上去,糾纏了一下,帶著些微喘氣的黎子泓才問道:「看不出你這麼怕癢?」

 

  「弱點不會輕易示人,大檢察官,你連這個都不知道啊?」嚴司慵懶地回覆,喉嚨裡還發出咯咯的笑聲,他邊說著,手邊往黎子泓的腋下搔去。

 

  「就不信你不怕癢。」 

 

  不出意料,黎子泓是動也不動,不過嚴司早就看穿他拙劣的演技,再用力一點逼得黎子泓立刻破功,笑出聲來。

 

  「別鬧了。」

 

  「你才鬧,這就叫情趣,你懂不懂啊?」

 

  嚴司還想進一步攻擊,雙手突然被拉起,黎子泓熟捻地拿起被拋在床上一角的領帶,將那雙調皮搗蛋的手綁在床頭。

 

  「欸你!」

 

  「基本訓練,你懂不懂啊?」黎子泓報以一個有些得意的表情,嚴司對這個表情熟得不得了,最常出現,就是在他的遊戲紀錄又刷破自己的分數的時候。

 

  「反正知道你不是不想要,就無妨了。」

 

  「誰跟你說我不要?點火的人負責熄火啊!當然啦如果你把大哥哥放開,大哥哥可以勉為其難服務你一下。」

 

  黎子泓又看了他一眼,反正手也綁實了,應該不會再左閃右躲,他壓低身體,幾乎貼著嚴司的耳朵輕聲開口。

 

  「再、說。」

 

  「就跟你說不要在我耳邊說話了啊!你肯定是故意的吧!」

 

  大概就是如此這般,完成他們艱難刻苦的第一次。

 

  ……之類的。

 

*****

這一篇太短了,所以再附上一篇。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