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因與聿》二次延伸文

 

*配對:黎子泓x嚴司

 

*靈感來源:讀者留言的那ㄧ句「如果嚴司死掉,黎子泓會捨不得吧?」的延伸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問題:如果嚴司死、掉、的、話……

 

  「先看看是怎麼死的吧?如果是被德丞或是虞警官打死,那也沒有辦法。」黎子泓思索了一下,繼續道:「這樣的話,應該以意、外……結案嗎?」

 

  「喂喂喂!在本人面前說這些也太失禮了吧?而且以『意外』結案,當著我的面說要包庇嗎?蛤?」嚴司生氣地抓著黎子泓的肩膀前後狂搖。

 

  黎子泓邊被搖邊露出「沒辦法,結果就是會這樣」的表情。

 

  「是你樹敵太多,各人造業各人擔嘛……

 

  「你是我的前室友,你應該救我才對吧?」嚴司看著自家戀人一臉無所謂,氣得搖得更用力,搖到後來手痠了,乾脆推開他,一個人窩在沙發上看海綿寶寶,一邊生悶氣。

 

  黎子泓看對方氣得像個小朋友一樣,好笑地搖搖頭,坐在他對角的沙發。

 

  不過……如果嚴司真的死於非命,黎子泓想自己肯定會崩潰吧……

 

  崩潰得全心全意要找出兇嫌,崩潰得忽略了無罪推定原則和罪刑相當原則,說不定還會動用私刑,最後,崩潰得再也做不了公正客觀的檢察官……

 

  難以想像那樣的自己,在習慣了嚴司以後,沒有他,會變成的樣子,簡直恐慌到令人絕望。

 

  他低頭沉思了一下,抬起頭,正色看著嚴司,呼喚他的語氣含著前所未有的凝重。

 

  「嚴司。」

 

  「做什麼?」嚴司不耐地瞥了黎子泓一眼,他也不是真的生氣,只是認為自家戀人應該要對自己更好一點,所以對於他的不在乎的態度有些失落。

 

  「你還是別死掉好了。」

 

  「你還在思考這個問題!」

 

  嚴司先是回嗆,想了想,又恢復往常痞痞的笑容。

 

  「放心,不會太早的。我死了誰盯你吃飯?」

 

  只是習慣罷了。

 

  只是習慣有你在身邊的日子,不能想像沒有你的日子。

 

  只是習慣。

 

  但是,習慣不是愛情。

 

  黎子泓好像在嚴司眼裡讀到這樣的情緒,他看著他的時候,表情似笑非笑,好像自己的功能真的只有作為鬧鐘,盯黎子泓吃飯。

 

  不只這樣的。

 

  「你死了,我會不知道該怎麼活下去。」

 

  「太誇張了。」

 

  不誇張,只是真的不懂,怎麼樣將自己的心意傳達過去,在每一個難以辯解的氣氛裡,我隨時都在愛你。

 

  只是你好像都感覺不到。

 

  黎子泓偏頭看著那漸漸讀不出情緒的眼眸,接著起身,準備走回書房。

 

  「我知道啦……別小看我,我是醫生呢,才不會讓自己隨便死掉。」

 

  嚴司繼續窩在沙發上看海綿寶寶,但是螢幕上閃爍的劇情並沒有進入他的眼裡,過了一下子,身旁的沙發突然陷落,他微微驚訝地往旁邊看,黎子泓抱著小說,看了他一眼。

 

  「會保護你的,至少會把兇嫌,查出來給你看的。」雖然如果真的是德丞或虞警官,依舊打算睜隻眼閉隻眼……黎子泓心虛地翻了翻小說,翻到上回看到的那一頁,眼前突然一黑。

 

  「我知道了啦。」

 

  黎子泓感覺到臉頰上一陣濕軟,等光明再度回來,嚴司已經繼續再看他的海綿寶寶了。

 

  傳達很困難,可是如果不曾試過,不會改變的。

 

  其實嚴司ㄧ直都知道,只是知道和完全相信,還有一段距離罷了。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弔唁。
  •   (受寵若驚(?)
      果然是個冷淡的小可愛,各種方面wwwww(你想做什麼)
  • 誰誰和誰?

    Toku 於 2014/07/11 17:58 回覆

  • 一因迷
  • 大大寫的黎嚴好可愛哦~
    好喜歡他們的互動,
    原本只想看一因的我,
    已經深深著迷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