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盜墓筆記》校園架空同人文

 

*CP :瓶邪、花秀、胖雲、微黑寧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第三樂章 相惜

 

 

  從機場回來以後,吳邪魂不守舍了一整天,儘管知道張起靈到德國租屋處已經是要第二天的事情,他還是不停地看手錶、看時鐘,希望它能走得再快一點,當聊天室裡張起靈的頭像一亮,吳邪幾乎是馬上按了Enter──該輸入的文字一天前就輸入好了,輸完又刪、刪完又輸,整天坐立不安的,活像在產房外等嬰兒的新手父親。

  

  "都安頓好了?"

 

"嗯,差不多。"

 

"德國怎麼樣?冷嗎?有很多美女嗎?"

 

"沒有抱枕,比家鄉冷。對女人沒興趣,沒你好看。"

 

"老子不用你哄。什麼跟什麼……原來你還用抱枕!"

 

"嗯,留在家鄉帶不過來……真想你。"

 

"等等,抱枕指我嗎?"

 

"=u="

  

  吳邪忍不住笑了出來,這傢伙,什麼時候學會表符都不知道!

  

  和張起靈聊到天明才睡,要睡前還把對話紀錄翻了好多遍,吳邪心裡很開心,雖然這才只是第一天,漫長等待歲月的,第一天。

 

 

  德國的冬季開學在十月,張起靈九月過來的,等事情安頓好,也差不多到要開學的時候。十月的德國已經很冷,他拉高圍巾,將半張臉埋在溫暖的羊毛裡,走在陌生的街道,耳邊都是陌生的語言,抱著書前往學校的路途,張起靈突然想起以前和吳邪一起上學的歲月,想起校門前的十字路口,想起吳邪的手心,總是帶著的溫熱。

  

  他拿出手機,定音鼓的墜飾和"一路順風"的木牌也跟著滑出來,戴著手套的手摸不到木頭微粗的觸感,即使就在手裡,依然感受不到溫暖。

  

  走進那棟白色的巴洛克式建築以前,張起靈突然有種迷惘。他就要在這裡度過往後的四年,有可能還會更長,在沒有吳邪的地方。

  

  "鈴鈴──"手機震動了一下,張起靈隨手拿起來瞄了一眼。

  

  說曹操曹操到,看著那一行字,他忍不住笑了。

  

  "小哥,開學日加油!給那些德國人好看、為國爭光啊!Fight!"

  

  如果說是心靈相通也不為過,可是越是感覺孤單的時候,戀人適時的打氣,越是貼心得無以復加。

  

  張起靈總是覺得自己的人生安排在張啟山手裡,沒有什麼可以選擇的,他唯一做過的選擇就是在那場演出拉住吳邪的手,就是在那晚擁抱說愛他,就只是這樣,他的選擇就對了,得到吳邪,彷彿得到全世界。

  

  沒有比這個更值得慶幸的事了。

  

  愛情並不在一瞬之間,他張起靈從來也不是什麼浪漫主義的人,它像下雪,是靜靜的,緩緩的累積。

  

  有一天,看著那人的笑容,他會跟著開心,看著那人皺眉頭,他會跟著難過。有一天,他的情緒不再是自己的,受到那人的牽制,受到那人的影響。

  

  站在雪地中卻不覺得寒冷,那是他所給予的溫暖,一但習慣了、依賴了,他的視線就再也移不開。

  

  然後有一天,張起靈終於明白,原來自己在戀愛。當他明白時,愛意已經累積的很深很深,再也抽不開了。

  

  等待的日子很漫長,可是累積深厚的愛意,應該能夠撐過吧?即將開始的寒冬。

 

* 

 

  吳邪和胖子同間大學,雖然不是第一志願,也還有第三,在市中心的一間學校,和阿寧、潘子同校。九月開學後,課業不繁忙時還能出來聚聚。十月初時,吳邪通過救國團的樂團甄試,同期的還有胖子和潘子,剛進團不久,就收到十二月聖誕公演要前往德國的消息,吳邪幾乎要跳腳,因為通常能去巡迴演出的是進階團的團員,像他們這樣的新手團是不能代表國家的,不過,有原則就有例外。

 

  從吳三省、解連環,到爺爺吳老狗都被搬出來,吳邪死活拜託團長讓他破格跟去,哪怕只是打雜也沒關係,所有團費不用補助,自己出也沒關係,團長被折騰的沒辦法,只好坦白告訴吳邪自己無權,要他去找執行長,說只要執行長同意,就讓他跟去。

 

  救國團畢竟是國家補助的樂團,團練的地方也不馬虎,精華地段的一棟大樓整棟都是救國團辦事處,團練室在九樓,有最好的設備和最好的樂器,執行長室就在十樓,樂團的事情對外,是團長作為代表,但對內基本上都是執行長處理,包括出國表演的聯繫事宜,吳邪戰戰兢兢走到以毛玻璃為門的執行長室,門是開的,他敲敲門,聽到一個聲音說可以進來才敢踏步,每一步都走得戰戰兢兢。沒想到剛進來,就文件堆那端看見一張熟面孔,令他直接感受到負面情緒的熟面孔。

 

  張海客正雙手交疊,笑瞇瞇地看著他。

 

*****

想寫出好的作品,時間卻不夠用,所以增文可能時間會不定時,反正或二或三或六,只要有進度就會放上來

還請多體諒了......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