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義呆利》國家擬人文二次創作,與原著無關

*CP:路德維希˙拜爾修米特(德/國)x愛麗絲˙瓦爾加斯(義/大/利女版)

*CP慢慢增加中,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星期一上午的例行會議進行當中,路德維希的手機提示燈閃了又閃,長長的會議桌最前頭報告者還在說話,卻因為太過冗長,眾人都陷入昏昏欲睡的情況,他看了下塞滿圖表的簡報,便將手機拿出來,滑開螢幕,一則簡訊躍入眼中。

 

Ciao~我是愛麗絲

  這個周末下午有空嗎?我想邀請你來我家一起用午餐(*^^*)

  如果方便的話,請回我訊息(●´●)ノ"

  

  文字本身透露出本人的活潑輕快,還有後頭的顏文字符號,路德看了忍不住勾起嘴角,正在會議的當下,他輕輕按了幾個鍵,給愛麗絲答覆。 

  

  "那麼,以下是我家的地址,請在下午一點半時過來()

  

  稍微計算了一下,那地址離自己住的地方不遠,路德維希在心中暗暗排好星期六上午的時間運用,一分一秒都在掌握之中,漫長的一週似乎有了值得期待的事情,只是此時,路德維希還沒發覺自己心中,因為期待來臨而帶來的小小喜悅感。

 

*  

  

  星期六上午,在經過車站的路上,路德特地繞去愛麗絲平時工作的花店買花,作為客人空手拜訪有失禮節,走進那充滿花束的狹小空間裡,並沒有第一次進來時見到的那位,有些冒失卻十分可愛的店員小姐。

  

  「您好,請問要找怎麼樣的花呢?」接待的人是一位看起來年紀稍長的女性,圍裙也和愛麗絲穿的那件荷葉邊的款式不一樣,大概是店長,路德維希向對方點頭打過招呼,直接說明來意。

  

  「拜訪用的花嗎?那麼,是怎麼樣的對象呢?」

  

  「不瞞您說,其實就是貴店的店員,瓦爾加斯小姐。」

  

  「咦?瓦爾加斯小姐啊……」店長笑了一下,「怪不得她今天會向我請假呢。原來是有訪客的緣故。」

  

  她意味深長地看著路德維希,幾乎是將他上下打量一遍,再像是明瞭一切般地點點頭。

  

  「嗯,好,我知道了,請等我一下。」她轉身要去拿花前,又再問了一句:「冒昧一問,您的預算大約多少呢?」

  

  路德維希說了個數字範圍,店長點點頭,「若是要配給那孩子的花,那麼與其說是為那孩子挑選,倒不如說是為客人您來挑選。」

  

  「怎麼說?」路德維希看對方左挑右挑,挑了幾種不同顏色的小菊花,又挑了個顏色較深的包裝紙和緞帶。

  

  「愛麗絲的話,只要與可愛小巧的花都很好,不過,比起尋找適合她的花朵,我想她會更喜歡符合送她花束的人那種形象的花朵。」她將花朵放在包裝紙上,稍微擺飾了一下。

  

  「這樣如何呢?」

  

  以矢車菊為主的各色菊花,擺在深藍帶有銀粉亮點的包裝紙上,整體而言雖然偏暗,但的確很像路德維希給人的印象,是一種沉穩的感覺。

  

  他點點頭,店長便熟練地將花朵包起來。

  

  「好了,希望您會喜歡,也祝您和愛麗絲有個美好的下午。」她將花束遞給他,那時的路德維希還不懂為什麼是「希望他會喜歡」,只是和店長的閒聊時間一沒控制,赴約的時間就快到了,他便匆匆告辭,也將疑問一起,留在那間花店。

  

*  

  

  到達簡訊上記載的地址,大約是約定時間過後的十五分鐘,路德維希抬起頭望向這棟老舊的紅磚公寓建築,愛麗絲的家在最頂樓,沒有電梯,好險只有五層樓高度,從外面可見陽台上種滿了各種盆栽,生氣勃勃的藤蔓植物爬滿外牆,看得出主人用心照顧。

  

  路德維希爬上樓,按下掛著貓肉球裝飾品的電鈴。

  

  "叮咚──"

  

  「來囉~」房子內傳來輕快的腳步聲,繫著淡藍色格子圍裙的愛麗絲笑瞇瞇地跑出來,高高紮起的馬尾巴隨著她的動作一晃一晃,手裡還抱著一個裝有生蛋的玻璃盆子和攪拌器,一看就是準備到一半的樣子。

  

  路德維希略帶歉意地問:「我來早了嗎?」

  

  「不會喔,快請進來!」愛麗絲側身讓路德維希進到房子裡頭,沒有外觀看來老舊公寓的窄小,走進玄關的玻璃門後面,是放滿各種手工製品的客廳,舉凡抱枕、衛生紙套都看的出以手縫的痕跡,以褐色和暖黃色為基礎色調的佈置,沙發和茶几上都還擺著各種園藝及設計用書。雖然比起路德維希的家裡算是雜亂,但卻帶有一種他家沒有的溫馨感。

  

  自從基爾伯特夫婦搬出去,從菲利奇亞諾住院以後,路德的家裡就缺少那樣的溫馨感。

  

  「我家很亂,請隨便坐,午餐再一下就好了!」

  

  愛麗絲招呼路德,一邊隨意將書推開,硬是讓沙發多了一點可以坐的位置,便鑽進廚房,僅以一個較高的白色木造吧台隔開廚房與客廳的空間,所以在客廳這裡,對於她的一舉一動還是看得非常清楚。

  

  路德維希有些不自在,或許是第一次進入只有一個女孩的房子,也或許這裡真的很亂,逼得具有輕微潔癖和控制狂性格的他實在很想把東西一一歸位,至少將他最擅長的收納空間運用一下。

  

  "鈧鏘"

  

  廚房突然傳來一個鐵器掉落的聲音,接下來是像山崩一樣一堆鐵器一起掉落的聲音。

 

  「愛麗絲?」路德急忙站起來,往廚房看去。

 

  愛麗絲坐在一堆鍋子中間,身上還有一些生菜葉片。看來是拿東西時失手,骨牌效應使上頭沒有排列好的鍋具一起掉落,才會造成這樣的畫面,路德維希又立刻聯想到菲利奇亞諾,他也是個冒冒失失的人,光憑這一點,這對表姊弟就真的可以確認血緣關係了。

 

  「路德?可以幫我個忙嗎?」

 

  路德?

  

  路德維希對於自己被愛麗絲這樣呼喚,有些不習慣,只是想到菲利奇亞諾也都這樣叫,他也沒表示什麼,至少到上次見面為止,愛麗絲還是稱呼他「路德維希」的。

  

  他走進對於德國人的體型而言稍嫌狹長的廚房,一邊將鍋具疊放好,另一邊再跟著愛麗絲把掉落的生菜收實收拾。愛麗絲維持著跪坐的姿勢,一片一片將以經裹上沙拉醬的生菜從身上捏起來丟進本來放置沙拉的碗裡,她突然抓住他的手,往自己敞開的衣領靠近。

  

  「蕃茄掉進去了,拿不出來,路德,幫我弄……

  

  路德維希硬是愣了ㄧ下,看著自己的手被愛麗絲兩手緊緊抓著,從這個角度正好可以看見圍裙上方沒有遮擋到的地方,今天的愛麗絲和平常做的打扮很不一樣,穿得是開了深V的襯衫和窄裙,一個小番茄正好卡在她的「事業線」中間,夾得緊緊的,好像隨時都會爆開那般。

  

  「自己撿吧?那個位置,實在不太方便……」一會兒才意識到自己打量太久了,路德急忙別開眼,手輕輕出力想要抽回來。

  

  「咦?不幫我弄出來嗎?卡在中間,好難受喔......

  

  路德維希看著愛麗絲緊皺眉頭,雙頰泛紅,眼含淚光,好像真的很不舒服的樣子,可是要他伸手進她雄偉的、咳、胸部之間撿那顆番茄,是男人,誰做得到啊……

  

  「妳……

  

  路德幾乎要硬著頭皮伸手,突然看到愛麗絲坦露的左胸上方有一顆痣,印象中她的痣應該在右邊吧……抬眼,就見到愛麗絲臉上閃過一絲狡黠的,不屬於她的笑容。

  

  他瞬間想起了什麼,記得愛麗絲在舞會那晚曾經說過,自己有個孿生妹妹,那個帶著特殊涵義「杰出」的那個名字是──

  

  「……妳不是愛麗絲,是琪雅拉,對吧?」

  

  那個「愛麗絲」忽然呆住,接著立刻變了一個表情,皺起眉頭來,惡狠狠地「嘖」了一聲。

  

  「……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臉上表情是與愛麗絲甜美的笑容全然不同的樣子,如果沒有分出來是兩個不同個體,還會以為她是雙重人格,因為方才還清新可愛的氣質,在一瞬之間蕩然無存。

  

  「……」總不好說是看胸部上的痣,路德維希開始思考別的藉口,可是他誠實的眼神還是透露出心中的想法。

  

  「啊~是看這個對吧?原來你還有仔細觀察過我姊姊啊?德國人果然都是色狼,不知道在看哪些地方!」琪雅拉的語氣表達出毫無隱瞞的厭惡感,她狠狠甩開路德維希的手,不滿地站起身來。

  

  「愛麗絲在哪裡?為什麼這裡會是妳在這裡?」路德回想起那封簡訊,其實這是琪雅拉策劃的,或是連著愛麗絲一起?他被搞得一頭霧水,連問題都不知道該怎麼問。

  

  「這裡是我家,我不在誰在?我是不知道為什麼姊姊會看上你,可是醜話先說在前頭,我警告你,如果你只是想玩玩,找別的女人玩去,我姊姊不是給你這樣用的──」

  

  「等等,我想妳誤會了,我和愛麗絲不是那樣的……

  

  「不要直呼姊姊的名字!你們男人,尤其還是你,德國馬鈴薯!你們在想什麼我還會不知道嗎?始亂終棄的人我看多了!」琪雅拉以尖酸刻薄的語氣,直指著路德維希說話,雖然如此,他也只是輕皺起眉頭,沒有生氣。

  

  「琪雅拉小姐,妳真的多想了,我對你姊姊……

  

  話還沒說完,門又被打開,進來的是剛從市場採買回來的愛麗絲。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鴉可
  • 變懸疑啦XDDD 越來越期待走向了wwwww
  • 居然ww

    Toku 於 2014/05/19 21: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