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盜墓筆記》校園架空同人文

 

*CP :瓶邪、花秀、胖雲、微黑寧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你老實說你想去,是因為你想參與演出,還是你想見我們下一任的族長?」張海客的表情似笑非笑,他雙手交握,游刃有餘地坐在椅子上,吳邪這時候發現他們長得真的很像,但是氣質完全不同,張海客的笑容具有壓迫性,令人不愉快。

 

  「都想。」

 

  「你果然是天真無邪,這種時候說想演出不就好了?說你想見族長……老實說,站在我的立場,我不希望你們在來往,單純因為想見他而去德國,那我肯定會從中作梗。」

 

  吳邪低著頭思考了一下,他知道張海客的意思,和霍鈴大概是一樣的。

 

  「那我說我想演出呢?」

 

  「來不及了,別白費力氣吧!吳邪,團練就快開始,你還不如好好去練習,等下次有機會出訪表演再去……不過,就不保證是德國了。」

 

  張海客說完,立刻起身表示送客,吳邪無力的走出玻璃門,一出去就看見一個老者,穿著西裝、儘管上了年紀依舊站姿挺拔的老者,他第一個想到的是退伍老軍官,下意識地頜首表達敬意。

 

  老者看了他一眼,也微微點頭,當他走進張海客的辨公室時,吳邪聽到好大的碰撞聲,一轉頭,門已經被關上了。

 

  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現下的他,一點都不想去關心。

 

 

 

  團練行進中,團長突然被叫出去,回來時,一臉雀躍地宣佈了一個好消息。

 

  「大家大家聽我說!執行長剛剛說,只要我們這一期的表現良好,就讓我們代表,去慕尼黑音樂節表演!」

 

  全場一陣歡呼,連無精打采的吳邪都愣住了,剛剛還說絕對不會給他機會接近張起靈的人,現在卻直接表示讓有著吳邪的團去慕尼黑做表演,而且慕尼黑,不就是張起靈所在的城市嗎?

 

  「為什麼……

 

  「天真!太好啦恭喜你!可以一解相思之愁了!瞧你一臉思念小哥、欲求不滿的樣子~」

 

  「死胖子你在胡說什麼?」吳邪毫不留情地打掉胖子停在自己肩上的豬蹄,還是不敢相信這個消息。

 

  「不過大家聽好,執行長說的是要表現良好喔,前提是表現良好才能去!請大家之後練團提早半小時到場,準備樂器和排椅子……

 

  後面的話語吳邪都沒有聽進去,只是能去見張起靈,就讓他開心到聽不進任何事情。

 

  能和你見面了,是嗎?

 

  ……太好了。

 

 

  慕尼黑音樂節在一月舉辦,決定出訪的會議在十一月,對於樂團行政部門來說,時間點不會是最重要的,因為他們已經報名,重點只在於,要派哪一團代表他們出去表演。

 

  中間的這段時間,吳邪不敢多想,只能拼命練習,連帶地催促組員一起練習。

 

  有天回家,吳邪突然收到解雨臣寄來的越洋包裹,裡面只有一張光碟,也不寫是什麼內容,他找來胖子,選定一個時間,一起播來看。

 

  「該不會是德國的成人影片?人妖花這夠意思呀~還給你郵寄回來了!」

 

  「聽你在放!小花又不是你!」吳邪哼了聲,拿著光碟推入讀碟機裡,螢幕顯示出一個看似舞台的地方,只有一架黑色平台鋼琴擺在中間,被聚光燈照得孤伶伶。接著,從畫面左側走進一穿著正式西裝的男子,吳邪定睛一看,正是張起靈。

 

  「哎?是小哥耶!」

 

  「胖子你安靜!」

 

  畫面中的張起靈坐在鋼琴前,微微頜首,一陣輕柔的琴聲從他的手底傳出來,劃破寧靜。影像本身的收音很好,每個音都聽得清清楚楚,拉威爾的《水之嬉戲》,以輕巧的音符表現出水珠晶瑩剔透的美感,流暢連貫的旋律,給人一種舒服感。

 

  吳邪恍然明白這是什麼,大概是某場鋼琴比賽。鏡頭拉得遠看不出張起靈的表情,可他的唇線拉得直直,恐怕也是一如既往的面癱,只是滑順的鋼琴聲,替他說出他的心情。他不緊張,還很從容,動作依舊優美,可吳邪看得很緊張,大氣都不敢吸,就怕漏聽哪個音。

 

  當他的雙手從鍵盤上輕輕拿起,吳邪的背也被胖子重重打了一下。

 

  「行啊天真!你男人牛逼到不行!這肯定拿第一了吧?」

 

  「我……我怎麼會知道……

 

  吳邪倒了倒信封,想確認還有東西沒有,就又飄出一張相紙,是解雨臣和霍秀秀,一個站左邊一個站右邊比YA,拉著還穿著西裝的張起靈合照,相紙後背寫著"優勝確定!"

 

  「果然是優勝!真好啊,胖爺我也好想去德國,德國豬腳聽說很好吃!」

 

  「你怎麼還是滿腦子吃你……肥死你!」吳邪弱弱的罵了一句,他現在滿腦子都是張起靈,可是是不安的、茫然的、和困惑的。

 

  他仔細端詳那張合照,張起靈手裡抱著的大概是獎盃,依舊面無表情,可他們的距離,卻在同樣的表情下,漸漸遠了。

 

  他心慌,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