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義呆利》國家擬人文二次創作,與原著無關

*CP:路德維希˙拜爾修米特(德/國)x愛麗絲˙瓦爾加斯(義/大/利女版)

*CP慢慢增加中,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琪雅拉,妳還沒出門嗎?哎呀?路德維希已經來啦?」愛麗絲抱著兩瓶葡萄酒,探頭進來看著滿身沙拉醬的妹妹,還有被妹妹怒目相向的客人,氣氛劍拔弩張,她先是愣了一下,才趕忙過來幫忙。

 

  「發生什麼事了?你們在……吵架嗎?」

 

  「才沒有!我才不會跟姊姊的朋友吵架呢。」琪雅拉露出笑容迎上前去,幫愛麗絲將葡萄酒放在吧台上。

 

  「我已經幫妳等到門了,換我出門囉!」她急急脫下圍裙掛在椅背上,放下紮起的馬尾,拎著包包就出門了。

 

  「姊姊你們慢慢玩喔~」

 

  留下一片狼籍。

   

 

  愛麗絲看琪雅拉那樣,輕輕嘆了ㄧ口氣,轉過身看到還在收拾的路德維希,趕緊蹲下來幫忙。擦拭沙拉醬時兩人的手不小心碰在一起,路德維希尷尬地看向愛麗絲,她也看了他一眼,先是微笑,打破有些詭異的氣氛。

 

  「不好意思喔……我妹妹沒做什麼失禮的事情吧?」

 

  路德維希回想了ㄧ下方才的情況,接著乾咳一聲,搖搖頭。

 

  「不要緊,沒事。」

 

  「剛剛發現家裡沒有飲料了,時間又快到,才會請琪雅拉幫我等門的,我妹妹她……」愛麗絲斷斷續續做解釋,看來這鬧劇似的「歡迎」,和她應該沒有關聯,路德維希點頭表示理解。

 

  「先坐著等我一下吧,Pasta很快就好了。」

 

  路德維希坐在沙發上,看到小茶几旁邊放了一疊雜誌,是新娘禮服的雜誌,每一本都被翻得皺巴巴的,還有加上大量標籤貼紙和註解。

 

  「妳們家有人要結婚?」他隨口問道,愛麗絲正好將裝盤的菜餚放上吧台。

 

  「不是,那是琪雅拉的工作,她是婚紗設計師兼新娘秘書。」愛麗絲走回廚房,墊起腳尖開了櫃子,要拿碗時又一堆廚具掉落。

 

  「呀啊──!」

 

  路德維希看到這一幕時總有種似曾相識(十分鐘以前?)突然明白為何氣質差異巨大的琪雅拉可以假扮成愛麗絲,因為她連她姊姊有些迷糊的樣子,都能學得唯妙唯肖。

 

  「沒事吧?」他將廚具ㄧ個個拿起來,心中納悶方才才放好的東西怎麼一下子又都掉下來,抬眼仔細端詳狹窄的吊櫃空間,對著櫃子邊線一看,立刻發現問題所在。

 

  「櫃子裝訂沒有貼齊,放置面有些微傾斜,雖然幅度不大,但這樣的話無論如何東西都會掉下來。」 

 

  「欸?」愛麗絲愣了一下,路德維希看著她,以手輔助比劃。

 

  「就像在光滑的斜坡上放東西,怎樣都會滑下來一樣。妳家裡有工具箱嗎?螺絲起子一類的東西有嗎?這種程度的我還可以修理。」

 

  「有是有,可是……」愛麗絲偏著頭,指指吧台上正散發熱騰香氣的午餐。

 

  「不先吃飯嗎?」

 

  然後路德維希的肚子非常識趣地叫了一下。

 

 

  用餐完畢,愛麗絲先將碗盤收拾好,便陪同路德維希一起將她們家傾斜的吊櫃拆除重裝,拆下來的白色木板上刻有品牌名稱,是貝瓦爾德家生產的系統傢俱,路德維希有些驚訝,在他的印象裡這些雖然沒有法蘭西斯難纏,卻也十分堅持品味的義大利人鮮少使用這樣雷同率會很高的傢俱。

 

  「這是租的房子,沒有辦法。」愛麗絲聽了只是聳聳肩,苦笑了一下。

 

  「家道中落以後,凡事都是從頭開始。想開店也是、想擁有自己的房子也是,都是需要錢啊。不過我們都很努力,所以沒有問題的。」她指指茶几旁那些雜誌,繼續說道:「琪雅拉裝扮新娘,我則是用鮮花打點會場,我們兩姐妹的願望,就是打造出最美麗的新娘,和最漂亮的婚禮喔!」

 

  「會成功的。」路德維希微微勾起嘴角,勇敢並且努力追求夢想的愛麗絲,看起來真的很耀眼。

 

  很漂亮。

 

  「怎麼了?」

 

  愛麗絲在路德維希眼前揮揮手,對方才回過神,他又乾咳了下掩飾尷尬,將注意力繼續放在吊櫃上,內心暗自慶幸自己就算久坐辦公室,也還沒忘記以前工藝課的手藝。

 

  這還曾經是他最得意的地方,最好的作品就是整點時,會有木雕小鳥跑出來報時的咕咕鐘。

 

  有那麼有趣的東西?好想看看啊。

 

  愛麗絲聽到的時候是這樣說的,她站在一旁,邊替路德維希遞工具,邊閒聊。

 

  「說到妳的妹妹,妳們長得真的好像,沒有什麼分辨方法嗎?」總不能每次都看胸部的痣吧?

 

  「咦?你剛剛認錯了對嗎?」愛麗絲笑了ㄧ下,小槌子用完了,便放回工具箱。

 

  「我們有不一樣的地方喔,而且是很明顯的不一樣,相處久了就能分辨了吧?」

 

  路德維希鎖上最後一顆螺絲,大功告成。他協助愛麗絲將廚具放回去,確認不會滑動了,兩人都鬆一口氣。

 

  「讓你幫這麼多忙,真是很不好意思,要不要再喝點葡萄酒?」愛麗絲替兩人斟了葡萄酒,解下圍裙,一如往常地,她穿著圓領的格紋洋裝,路德維希心想這果然才是最適合她的衣服,突然想到帶來的花束,都被忘在桌子上。

 

  「不會,小事而已,這是一點小禮物。」他將花束交給愛麗絲,靠到吧台旁一手撐著桌面,一手拿起酒杯啜飲。

 

  「……矢車菊嗎……」愛麗絲捧著小小的花束,仔細凝視每一朵花,在各種顏色的小菊花簇擁下的矢車菊,那樣清澈湛藍的顏色,很像那個人的眼睛。

 

  她朝著路德維希笑了一下。

 

  「謝謝你,我很喜歡。」

 

  然後才發現,他們擁有同樣的眼睛。

 

  同樣湛藍的好像晴天下的亞得里亞海,那種澄澈海水般的美麗眼睛。愛麗絲ㄧ時失了神,回神時,看到路德也在笑。

 

  那個笑容和琪雅拉裝成是愛麗絲時的笑容完全不同,是發自內心很甜很可愛的微笑,路德維希抿著酒杯,心裡想到今天的料理,如果不是這樣的愛麗絲來做,恐怕也不會這麼美味了。

 

*****

是說世足又快到了,回想寫義呆利到現在好像大約四年(雖然中間間斷過很長一段時間)

真好呢,四年一次的看帥哥大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oku 的頭像
Toku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lover
  • 欸,所以女版是北意是姊姊囉OAO

    說道世足真的就會想起《義呆利》
    時間真的好近啊
  • 對喔對喔,就是全部都和男版對調這樣
    其實愛麗絲就是姐姐,也會是個迷糊的大姐姐吧(聽說本家本來給的性格就是愛照顧人的大姐姐)

    世足,就是個梗的補給時間啊~(兼補眼睛XD

    Toku 於 2014/05/19 21:1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