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盜墓筆記》校園架空同人文

 

*CP :瓶邪、花秀、胖雲、微黑寧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大一上學期飛也似地過完,在即將結束之際,團長於聖誕節公佈了一月前往慕尼黑音樂節的成員名單,好消息是,全團都通過考驗,一起上了。

 

  吳邪拿著行前說明通知單,走在回家的路上,想起一年前的聖誕節,一年前為了大學打拼的那個冬天,和張起靈一起經歷的事情歷歷在目,一年後的冬天,即將在異國再見,當時的惶恐和不安等到現在,好像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情。

 

 

  "嘿,聖誕快樂,小爺有個驚喜要給你。"

 

  "=_=?"

 

  "別再用表符了!你今天還沒跟小爺請安呢!"

 

  吳邪坐在電腦桌前,愉快的和張起靈對話,這是德國時間的下午,張起靈剛下課,還在用學校電腦和吳邪聊天。

 

  "聽了不要太驚訝喔~"吳邪在電腦這端笑了笑,看到桌上的行前通知書,都快笑到合不攏嘴了。

 

  "老子,要去,找你啦!"

 

  接著,張起靈就沒有再打字了,連頭像也一併暗掉,是下線了。

 

  吳邪皺眉的重刷了幾次網頁,都沒有更新記錄,他想著張起靈那裡是出了什麼事情,他要去找他太驚訝,太開心,所以一時心肌梗塞了麼?腦袋跑火車的當下,放在一旁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

 

  「你上了?」張起靈的聲音簡潔有力自話筒那端傳達過來,吳邪聽著,笑意更忍不住。

 

  「對啊,我上了。」

 

  「你是和張海客交換了什麼……是和我爺爺交換了什麼?」但是,張起靈的語氣聽起來一點都不雀躍。

 

  吳邪一聽,也不高興了起來。「等等,小哥,你這樣說太失禮了!誰要跟他們交換什麼?小爺憑自個兒能力上的不行?」

 

  那裡停頓好久,「……不會不行,抱歉。」

 

  「沒事......

 

  接著沉默了一下,張起靈先掛斷,他的對話頭像才又亮起。

 

  "我多想了,沒事,抱歉。恭喜你。"

 

  "說了沒事。"

 

  "有沒想去哪裡玩?我帶你。"

 

  看到這裡,吳邪的心情才平復一點,方才的情緒也才回來一點,他抓抓頭,想了想,既然要去德國,的確該讓地主盡盡他的義務!

 

  "想去哪玩都行?"

 

  "行,我能到的都行。"

 

  "這個不難,我想去你房間看。"

 

  張起靈在電腦那端愣了一下,他環視自己和他人共用的小房間,雖然真的沒什麼東西,但吳邪想看,就來看吧。

 

  "行。"

 

  "你打慢了,幹嘛去了?啊……該不會急著湮滅證據吧?蛤?"

 

  "什麼證據?"

 

  "藏女人的證據!"

 

  "我對女人沒興趣,你的照片,我藏不少,要看嗎?"

 

  這下換吳邪被堵,怎麼想都覺得那些照片的用途……他的臉一下脹紅,心裡暗罵張起靈一陣子不見越來越會耍嘴皮,也不曉得是誰帶的,還是吃到胖子口水了。

 

  "就你這貨會耍流氓,等我去找你,我要加倍奉還!"

 

  "我等你。"

 

 

  一個月後,匆匆結束大一上學期的第一次期末考,吳邪和胖子等人,坐上前往荷蘭阿姆斯特丹機場的班機。

 

  在機場集合這天,吳邪看著護照和機票,越想越高興,忍不住大聲喊到:  「就是今天,張起靈你給我等著!老子要去看你啦!」

 

  「天真!小聲一點,現在是半夜十二點啊!」

 

  眼看四周等待轉機的旅客和幾個昏昏欲睡的團員一臉疑惑地看向他們,胖子趕忙把激動的吳邪拉下來。

 

  「沒法,小三爺想情人想瘋了。」黑眼鏡聳聳肩,繼續玩他的PAD。悠哉游哉的一句話,倒是讓吳邪和胖子都看往他,前者是因為那個「愛稱」,後者是因為,黑眼鏡明明不是團員,卻硬是動了奇怪的關係,給加進演出名單裡。

 

  「墨鏡兄,你怎麼就這般小氣,都不說你怎麼進來的?昨天名單還沒有你,今天就突然蹦出來了,我說,生孩子也要十個月呀!」

 

  「二師兄,」黑眼鏡也看著他,墨鏡下的眼睛不知道是什麼樣子,他伸出拿著PAD的手。「這個,就叫做手腕。」

 

  「嘿!天真你瞧,憑什麼我們做牛做馬的練習,可這傢伙說來就來啊?」胖子開始拉幫手,可是吳邪還在興頭,根本不想理他。

 

  「你們這群人真是……算了算了,我也要找小哥訴苦去!」

 

  「憑你還要排隊呢,領號碼牌,前面一百號都是小三爺的!」

 

  「你別這樣叫我……

 

  提醒登機的廣播響起,還在拌嘴的幾個人才消停,機艙窗戶外頭是一片黑濛濛的景色,只見跑道線上依稀的指示燈,吳邪看著自己的倒影,這時才真正確定,自己真的,要去見張起靈了。

 

  「你等我。」

 

  "我等你"

 

  我等你,真的等你了。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