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義呆利》國家擬人文二次創作,與原著無關

*CP:路德維希˙拜爾修米特(德/國)x愛麗絲˙瓦爾加斯(義/大/利女版)

      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普/魯/士)x伊莉莎白˙海德薇莉(匈/牙/利)

*CP慢慢增加中,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叮咚"

  

  門鈴在同一天第二次響起。

  

  「威~斯~特~本大爺回來了!有沒有很想念我~?」然後是令路德維希胃疼的聲音,他壓著胃,忽然想起今天好像是大嫂伊莉莎白的產檢日,產檢完說過要一起吃飯的……

  

  「你哥哥?說人人到呢!」

  

  「嗯……不介意的話,要不要留下來一起吃飯?」路德維希看向愛麗絲,愛麗絲坐回沙發上,交疊著雙腿,還在給Bkackie摸摸。

  

  「我……

  

  「威斯特~你有客人?」話還沒說完,提著大包小包東西的基爾伯特已經走進來,後面還有伊莉莎白,笑瞇瞇地朝他們打招呼。

  

  「大哥、大嫂。」

  

  路德維希站起來,愛麗絲跟著站起來,三隻小狗也湊向牠們的老大哥。

  

  「這位是愛麗絲˙瓦爾加斯小姐,是菲利奇亞諾的表姐。」

  

  「噢~妳好啊!」基爾伯特將滿手的食材提袋交給路德維希,伸手和愛麗絲問好,伊莉莎白則是看著她。

  

  「表姊弟嗎?看起來和菲利真的好像啊!」她用手肘推了推路德維希。

  

  「女朋友?」

  

  「並不是……」他乾咳兩聲,技巧拙劣地轉移話題。

  

  「大哥,最近發生什麼事了嗎?」

  

  「事情?啊對對對!有件事情要跟你商量……」基爾伯特拉著路德維希轉進廚房,開始準備晚上的料理,順便說說最近的煩惱。

  

  伊莉莎白看向丈夫的方向,聳聳肩,拉著愛麗絲坐回沙發上。

  

  「我們坐著聊吧!讓那些男人去處理廚房的事情。」

  

  她先指向自己。「我叫做伊莉莎白,伊莉莎白˙海德薇莉˙拜爾修米特。是路德維希的哥哥,基爾伯特的妻子。」

  

  「我有聽路德維希提起過你們!其實說起來,我算是你們的同學呢……只是那時我不常去學校,不然就可以提早認識了。」愛麗絲也笑,她拉著伊莉莎白的手,才沒一下子,兩人就像老朋友似的熟捻起來。

  

  她看了眼伊莉莎白微微隆起的肚子,「伊莉莎白小姐,是……有喜了?」

  

  「叫我伊莎吧,我比較習慣這樣的稱呼。」她拉著愛麗絲的手,蓋上自己的肚子。

  

  「裡面有小寶寶喔,雖然現在還不明顯,醫生也說還感受不到他的反應,可是有時候,我總覺得能聽到他的心跳聲呢。」

  

  愛麗絲傾身貼著伊莉莎白隆起的肚子,隔著一層衣物,好像真的能聽到裡面嬰兒的心跳聲。

  

  「好棒喔……」愛麗絲真心感到高興,小生命就在這裡,正要孕育發展,成為一個獨立的個體,而這個生命,是眼前這位女子和她丈夫愛的結晶。

  

  好像很自然而然的產生,卻是神秘而神聖的過程。

  

  「取名字了嗎?」

  

  「還沒呢。」伊莉莎白摸了摸肚子,「連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基爾和我都喜歡驚喜,所以也請醫生不要告訴我們,因為不管是男是女,我們都愛他。」她笑得非常幸福,散發著母愛的光輝,愛麗絲想起自己無緣見到的母親,在幼小的記憶裡,在父親偷偷珍藏的照片上,似乎也有著類似的笑容。

  

  她突然非常想回家,將照片找出來,好好看看母親的樣子。

  

  「小貝比出生以後,我還能來看他嗎?」

  

  「當然可以啊,出生後,讓路德帶妳來看就好了嘛!」

  

  愛莉絲也跟著笑,伸出小拇指:「嗯,一言為定喔。」

  

  伊莉莎白停頓一秒,也伸出小拇指勾上去。

  

  「好啊,一言為定。」

 

 

  某天晚上,愛麗絲做了一個夢。

 

  夢裡,她在自己的家門口,一如往常地做著灑掃的工作。

 

  天空很晴朗,微風輕輕拂過,將堆積起來的落葉又吹散開來,使她又必須重新將它們集結起來。父親去工作了,還沒回家,而她在等待著,和父親一起共進晚餐的時間,抬頭一分神,微風又再度擾亂她的工作,。

 

  「嘻嘻,妳不把它們撿起來,是永遠弄不完的喔。」

 

  一個虛弱稚嫩的聲音在背後響起,愛麗絲回頭,是那個男孩。

 

  他穿著那套萬年不變的黑色罩衫,只是沒有戴起帽子,白金色的頭髮在太陽底下很是耀眼,身體虛弱的他扶著門板邊框,手裡拿著一個畫板,畫板上有一張紙,那是他的秘密,他從來不給愛麗絲看的。

 

  「你還不能下床吧?這樣出來吹風,會著涼的。」愛麗絲放下掃把,想要江男孩推回屋裡,但他只是輕輕彎起嘴角。

 

  「小心會被我父親罵喔。」愛麗絲鮮少看男孩笑,她只是擔心地將手插在腰上,想以小姐姐的姿態勸勸男孩,不過自己卻被他的笑容給弄得氣勢全無。

 

  「妳會替我保密不是嗎?」男孩伸出食指,抵在她的唇旁。

 

  「愛麗絲、愛麗絲,今天,我想給妳看一個我的秘密。」他將畫板舉起來,翻過去,還沒等愛麗絲回應,就先將那張紙、那幅圖畫拿給愛麗絲看。

 

  在那上面,她看到她自己。

 

  因為家庭因素,瓦爾加斯家族的成員都受過非常良好的藝術訓練,所以愛麗絲一看到這幅以水彩完成的作品,立刻明瞭這是外行人,最可能就是男孩自己畫的。

 

  「為什麼…….要給我看這個呢?」她的心開始撲通撲通的跳,她喜歡男孩的事情被發現了嗎?男孩願意給她看這個,是因為他願意回應她嗎?

 

  她腦中轉過各種想法,但突然想到,這幅畫,在男孩住進這個家中之前,就已經存在了,那麼,她就是男孩口中說的那個小妹妹嗎……

 

  愛麗絲想要尋找答案,她抬起頭,卻沒看見男孩,拿著畫作的,是穿著一身黑色罩袍的路德維希,帶著些微靦腆的笑容,看著她。

 

  「路德維希……

 

  「妳已經發現了啊……」路德維希說著,以前所未有的溫柔語氣。愛麗絲突然發現自己也成為大人,雖然身上還穿著小時候的那套工作洋裝,她詫異地抬起頭,看見路德維希的臉和男孩重疊,一道光芒灑落,刺得她幾乎睜不開眼。

 

  「路德維希,你就是__嗎……?你就是他對嗎?」

 

  她開口詢問,但一片白茫茫中,已經看不到任何人影了。

 

 

  愛麗絲驚醒在自己的床上,全身冒著冷汗。

 

  外頭正在下著大雷雨,雨水從沒有關實的窗外噴進來,打溼了窗台,和一部分的床單,還有吹進室內的風,讓炎熱的夜晚變得涼快無比,卻也令渾身被冷汗浸溼的愛麗絲打了個冷顫。

 

  她關上窗戶,讓室內安靜一點,想起方才夢裡的事情,她的心還撲通撲通地,以高於平常速度的節奏跳著。

 

  她很久很久,沒有夢到那個男孩。

 

  自從今年夏天來臨以後,自從遇見路德維希以後,自從這一連串緊密的接觸,愛麗絲突然發現她的心思被除了男孩以外的事情佔滿,雖然也有路德維希,可是也有這段期間認識的新朋友們、有工作上的事情、有小菲利的事情。

 

  唯獨男孩的事情,不再成為她掛心的唯一對象。

 

  那麼,那個夢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在愛麗絲的印象中,那幅畫是真正存在的,那個男孩片刻不離身的畫板上,有個人,但愛麗絲從來沒辦法清楚看見那個人,那只是個模糊的身影,他說過,是那個小妹妹。

 

  他不曾讓愛麗絲看過,直到蓋上白布,也沒有讓愛麗絲看過。

 

  愛麗絲抱膝而坐,她已經沒有睡覺的心思,從門縫下的燈光還亮著,透露今夜琪雅拉還沒回來,既然如此,也沒有誰能夠跟她討論,為什麼那個男孩,以這樣的方式回來了。

 

  或者是愛麗絲,為什麼以這樣的方式,再次見到那個男孩了。

 

  還有,為什麼會和路德維希重疊在一起了?

 

  她想起前幾天在他們家吃晚餐的情景,和樂融融的一家人,是她在母親過世、妹妹分離以後,就不曾體驗過的。

 

  二十幾年的人生來,也就這麼一次。她感到興奮愉快,卻也手足無措,好幾次打翻了碗盤,讓路德維希來替她整理,兩個多小時的晚餐,她一直在道歉,路德維希也一直在整理,他只是無奈地笑了笑,對她說沒關係。

 

  路德維希真的很好,但這不是他出現在她夢裡的原因,更不會是他,和那個男孩的影像重疊的原因。

 

  不應該是的。

 

  將頭埋進膝蓋之間,愛麗絲摀住耳朵,隔絕掉外頭討人厭的雷聲,和內心討人厭的思緒。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lover
  • 這就是戀愛的預兆啊www
  • 這句話充滿粉色氣泡哈哈XDDD

    Toku 於 2014/06/14 21:5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