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義呆利》國家擬人文二次創作,與原著無關

*CP:路德維希˙拜爾修米特(德/國)x愛麗絲˙瓦爾加斯(義/大/利女版)

      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普/魯/士)x伊莉莎白˙海德薇莉(匈/牙/利)

*CP慢慢增加中,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結束今日的工作內容,路德維希向後仰躺,倒進柔軟的椅背裡長長地呼出一口氣。他蓋上筆記型電腦,從公事包裡抽出一本厚重的精裝大開書本,那是他特地向基爾伯特借過來,他們那個屆數的畢業紀念冊。

 

  一開始,路德維希只是抱持好奇的心態,想看看愛麗絲在校期間的模樣。比起一直都在、幾乎每一頁都有近乎陰魂不散的兄長和他的損友們,瓦爾加斯姐妹的照片少得可憐,唯一一張比較清晰的,照片中琪雅拉站在後方,攬著她的姊姊,而愛麗絲則是抱著一束花,和現在相去不遠的笑容更為含蓄青澀,長長的頭髮梳成兩條整齊的辮子,臉頰上有明顯的酒窩。

 

  真的好可愛。

 

  可是路德維希真的沒有在學校內見過她的印象。他再翻下去,就沒有她的照片了。後面有些校園剪影,每一屆的紀念冊都會有,路德維希這一屆還是使用他們新聞社拍的照片。

 

  看著那既熟習又陌生的建築,他想起在這條走廊上,菲利奇亞諾曾經飛奔過來擁抱他,他總是喊著「路德~Hug!」,不顧場合時間地。在那座台階上,那時還沒有社團辦公室的新聞社三人小組,一邊扒便當一邊開會,討論校慶採訪的問題。在教室的這個窗角,他聽過菲利唱著威尼斯民謠,讓羅維諾以手風琴相伴……

 

  歷歷在目的畫面,翻到最後,社團活動的頁面,他看到站得僵直、滿臉通紅的自己,身上掛著總是笑得傻憨快樂的菲利奇亞諾,另一旁還有早就畢業,卻總是回來幫忙的本田菊,三人一起拿著一塊板子,上面是對學長姐的畢業祝福。

 

  他的目光來回一遍,又停留在這張照片,停留在菲利和自己身上,透過影像,彷彿能聽到那個當下,菲利奇亞諾樂呵呵的笑聲和自己無奈又寵溺的嘆息。

 

  路德維希乾笑幾聲,摀起眼睛。

 

  他是個一絲不苟的人,凡事按部就班,規劃好每分每秒的行程,他沒有時間去懷想、甚至思念哪個人生的階段,不曾停留,不想停留,但這段時間,在菲利奇亞諾遨遊回來,再度見面以後的這段時間,他卻真心想回到過去,回到學生時代,和本田菊、和菲利度過的那最後幾年的時光。

 

  他是真心想回去。

 

  「Ve~路德,你在想什麼?」

 

  菲利奇亞諾的聲音將路德維希的思緒拉回現實。這天他休假,來到醫院陪著菲利消磨一整天,推著輪椅帶他來到醫院附近的小公園,有好多人在這裡散步,在夏日涼涼的午後曬著太陽。

 

  他低下頭,幫菲利將遮陽帽戴好,看著他瞇起眼睛,像一隻小貓一樣。

 

  是如此惹人憐愛。

 

  「沒什麼……我看了你表姊那一屆的畢業紀念冊,前些日子的時候。」

 

  「路德,你真的很喜歡愛麗絲表姊啊?」菲利奇亞諾自己笑了起來,路德維希沒有回答他,他們坐在公園的白色長椅子上,他給他買了甜甜的可麗餅,加了兩球香草口味的冰淇淋,可以消消暑。瞧菲利吃得津津有味,而路德不發一語地看著他。

 

  「路德也要吃嗎?」

 

  他搖搖頭,別開眼。

 

  就是因為太想回到過去,有時候路德維希會覺得,包括菲利在內,身邊的人都在前進,好像只有自己沉浸在過去,雖然只是個感受,日子還是在過,時間依然流逝著,想歸想,它不曾為誰停留。

 

  「啊、沾到了。」

 

  路德習以為常地拿出手帕,沾了點水替菲利奇亞諾擦嘴,將唇邊的奶油和冰淇淋擦乾淨。

 

  儘管在這樣的時刻,他就有種自己和菲利,其實根本還停留在過去的錯覺。

 

  「上個禮拜,小菊有來唷~他還帶了很多很好吃的東西來!」

 

  「嗯?帶了什麼?」

 

  全世界比本田年紀小還會呼喊他小菊的,也只有菲利奇亞諾,完全無視於來自重視備份的東方的本田菊,小菊小菊的喊著,從一開始的不習慣到現在也已經喊到對方不在意。

 

  明明,就是比基爾伯特年紀還大的學長啊…..

 

  不過腦子裡轉了一遍,路德維希也不會特地改口就是了。

 

  「汪!」

 

  「汪汪!」幾隻沒有綁牽繩的小狗突然跑過來,圍著菲利奇亞諾叫。

 

  「小狗狗?啊不要過來不要過來啦!好癢好癢~」菲利奇亞諾手一偏,可麗餅立刻被小狗圍著舔,他們的主人連忙趕來牽狗,一邊道歉賠不是,被同樣養狗,卻絕對遵守要牽牽繩的路德維希教訓一頓。

 

  「Ve……報告隊長,糧食被敵軍吃完了……」菲利奇亞諾從椅子上滑到草地,手裡只剩空蕩蕩的紙盒。

 

  路德維希將他扶起來,讓他坐回輪椅裡,輕聲笑道:「你要吃的話再買?你和愛麗絲真的好像,你們好像都很受小狗喜歡。」

 

  「報告隊長,我比較喜歡貓不喜歡狗啦~」菲利苦著臉說,聽出對話亮點的他仰著頭,問那個正替他推輪椅的好朋友。

 

  「路德,表姊也很受小狗歡迎啊?你們真的很常見嗎?」

 

  「也不算常……

 

  「常常也沒關係啊!愛麗絲表姊人真的很好的!對了對了,路德,等我康復以後,我們一起去海邊吧?」

 

  「海邊?」路德維希拿起濕紙巾,將菲利奇亞諾沾上奶油的手一隻隻擦乾淨,連同紙盒丟在公園的垃圾桶裡,他被他不按牌理出牌的對話愣了一下。

 

  「嗯!我想看海。我也邀請了莫妮卡小姐,再加上愛麗絲表姐,我們四個人一起去,一起去海邊玩吧!」這座城市在內陸,要看海一定必須離開。菲利奇亞諾的家鄉有海,路德維希的雖然有,但比不上菲利家鄉海灘的美麗。

 

  如果能去的話,好像也不錯。

 

  「一定會很棒的!」

 

  菲利奇亞諾笑著說。

 

  是啊,肯定會很不錯吧?

 

*****

這個路德,很寵很寵很寵小義

不過就是因為這樣,太過嚴重的依賴關係,所以兩人不能再一起

不對等啊,不對等就走不遠了......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九芎
  • 一個寵到不能在寵的概念...
    獨伊兩人...應該算是深的羈絆吧...但因為牽絆卻無法在一起
  • 不對等怎麼相愛?

    啊......不過說真的,我也有點糾結該怎麼表達自己對這對的想法...

    Toku 於 2014/07/15 23:3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