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義呆利》國家擬人文二次創作,與原著無關

*CP:路德維希˙拜爾修米特(德/國)x愛麗絲˙瓦爾加斯(義/大/利女版)

*CP慢慢增加中,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琪雅拉?」

 

  「姊姊?」

 

  「啊!路德維希!」                                                   

 

  「......安東尼奧學長。」 

 

  本來被安東尼奧抱在懷裡的琪雅拉奮力一推,看著安東尼奧撞到路燈跌倒在地後,快速跑進公寓裡。

 

  「等等、琪雅拉!」路德維希半蹲著讓愛麗絲下來,她趕緊追過去,進大門前向路德維希揮揮手,又轉身離去。

 

  留下頭上腫了個包、還在喊疼的安東尼奧,和很是尷尬的路德維希。

 

  他看著安東尼奧搖搖晃晃地站起來,摸摸頭上的包,好像有越來越大的趨勢。

 

  「安東尼奧學長......

 

  「那個,不嫌棄的話,喝一杯?」安東尼奧偏偏頭,同樣尷尬地笑了笑。路德完全不能理解為什麼尷尬還要去喝一杯,不過,他還是去了。

 

  兩人回到車站,找了間小酒館,吃著晚餐,根本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路德維希本來想過,今晚或許愛麗絲會做晚餐,安東尼奧大概也比較想跟琪雅拉共進晚餐,而不是跟自己吧?

 

  安東尼奧喝了杯紅酒,吃下一大塊肉,擦擦嘴巴,才開口道:「居然被你看到了,俺覺得有點尷尬啊......

 

  尷尬還約晚餐是哪招?

 

  路德維希看著他,心中默默地想。

 

  「大哥已經跟我說過了,很擔心你的事情,只是我沒想到,你的對象會是我也認識的人。」雖然那次的見面很不愉快,不過說認識,也不為過吧?

 

  「其實就只是這樣。喜歡,就在一起,不喜歡,就分開。彼此不要耽誤彼此。」安東尼奧聳聳肩,邊切著肉。

 

  「薩拉是這樣,我也是。但琪雅拉似乎不能接受,完全不相信俺。」

 

  他笑著嘆了口氣,將酒一口氣全灌進肚子裡。雖然對紅酒不甚理解,但不是能像啤酒一樣灌的東西吧?好像感受到安東尼奧的心情,大概真的很鬱卒。

 

  「這都是我的錯。」

 

  路德維希想起從學生時代開始到現在,看著這位兄長的有人做過的事情,慎重地點了點頭。

 

  「......太傷心了,你這是同意俺啊?不過今天就要達陣成功了呢,要不是你們出現,說不定就成功了。」

 

  被推開得這麼大力,真的成功了嗎?

 

  「啊~你想什麼都寫在臉上了!真的啦真的!那是琪雅拉表達案愛意的方式!......大概。」

 

  路德維希還是沉默地點頭,心裡開始想著,如果是愛麗絲表達愛意的方式,一定會非常可愛吧?那麼細的手臂,也沒辦法將他像琪雅拉推安東尼奧一樣,用力推才撞到路燈。

 

  ......怎麼會突然想到愛麗絲呢?

 

  他喝下一口啤酒,繼續聽安東尼奧叨唸地說著他相信琪雅拉已經愛上他云云,沒再說什麼,只是靜靜聽著。

 

*小劇場

「你才不懂,你要我怎麼面對你啊?我要留下來晉級,可你要回家了啊!你就和薩拉手牽手回家就好了嘛!不要我也不該用這種方式啊!你個混帳!」「不是這樣的琪雅拉,這次的輸真的是意外,我和薩拉真的什麼都沒有......」「鬼才相信你!滾!混帳!」。(

寫這段的時候,義大利還沒輸呢,結果隔天就看到他們要打包回家的新聞,已哭......

 

 

  幾天後,菲利奇亞諾的復健開始了。

 

  路德維希在前往醫院的地鐵裡,正好碰到愛麗絲。

 

  「要去醫院?」

 

  「妳也是吧。」

 

  愛麗絲笑了一下,一邊拿出小化妝包補妝。

 

  「今天要開始復健了嘛,我也想去幫小菲利的忙。那天……讓你見笑了,不好意思。」

 

  「不會。」最好笑的是男方還找喝酒,把全部的事情都講出來了。路德聳聳肩,表示不會在意。

 

  不過愛麗絲好像還是有些尷尬,低下頭來沒有說話,手也還沒閒下,補完妝後,拿出一小瓶香膏,在頸邊抹了一下。

 

  那是股熟悉的小雛菊香味,愛麗絲身上總是有的,路德下意識彎腰探過去。

 

  「原來這就是總是這麼香的秘密。」

 

  「咦?」愛麗絲拿起香膏,「啊,這個?」她在小盒子裡抹了一點,往路德維希頸邊抹過去。

 

  「小雛菊的香味,不然你以為是什麼?」

 

  隨著愛麗絲的動作,路德維希現在都能聞到撲鼻的香味,那是愛麗絲的味道,就近在身邊。

 

  「我以為是花店的香味。」

 

  「那麼,應該什麼花都會有才對。」愛麗絲又笑,甜甜的笑容,甜甜的香氣,路德維希不自覺也跟著笑,卻見愛麗絲突然尷尬地苦笑了下。

 

  「啊!不好意思,直接就抹在你身上……

 

  「這個沒關係,我不在意。」到站了,路德站起來前又補了句。

 

  「而且很香,是很適合妳的香氣。」

 

  愛麗絲聽著臉紅了,像熟透的蝦子般,路德維希還以為她又中暑。

 

  「還好嗎?」

 

  「沒事!我、我一點事都沒有……快、快去醫院吧!小菲利在等我們了。」

 

 

  病房的門扉打開,坐在床上一臉平靜的菲利奇亞諾,和站在床邊的莫妮卡,同時轉向來人。

 

  「路德,你來了。」

 

  「嗯。」路德維希放下探病的提袋,向莫妮卡點點頭。

 

  莫妮卡也點頭,拿起評量表格。「那就走吧,復健要開始了。」

 

  路德維希傾身將菲利奇亞諾抱起,放到輪椅上,他靠在他的頸邊,用力地吸了下鼻子。

 

  「小雛菊的……香味?」

 

  「嗯?」

 

  菲利奇亞諾的低喃沒有傳進路德維希耳裡,他望向他,而他只是對他笑了笑。

 

  「沒有,沒事。快走吧路德。」

 

  原來已經這麼接近了。

 

  菲利奇亞諾垂下眼簾,在路德維希沒有看到的時候,輕聲嘆息。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froid
  • ˊ ˇ ˋ 看到新聞時 .... 我也嚇到了 .... ( 超愛義大利隊的 ..... (小劇場 我笑了 ...
    ˊ ˇ ˋ ~ 安東 和 琪亞拉 真的會在一起嗎 ?
  • 會吧(?)其實我很糾結耶,沒寫過自己拆自己配對的故事(欸)
    難過死了我好想看德國對上義大利(看路德難得敗在小義腳下)
    (因為平常是敗在小義身下(不對#

    Toku 於 2014/07/08 22:04 回覆

  • Clover
  • 路德完全不能理解為什麼尷尬還要去喝一杯
    我又爆笑了(ry

    借問一下
    薩拉是誰?
  • 詳情請洽《番茄鬱金香》
    薩拉是我自己設定的名字,是葡.萄.牙姐姐的形象

    總覺得這篇很像路德奇遇記啊,莫名遇到很多人,莫名體驗很多事
    最莫名的,不想聽也會自動講出來的(為了後續嘛.....

    Toku 於 2014/07/09 21:52 回覆

  • 九芎
  • 所以莫妮卡和路德的關係是同鄉?
  • 嗯啊,都是德˙國˙人(同鄉對吧!

    Toku 於 2014/07/15 23:3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