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義呆利》國家擬人文二次創作,與原著無關

*CP:路德維希˙拜爾修米特(德/國)x愛麗絲˙瓦爾加斯(義/大/利女版)

*CP慢慢增加中,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這樣生火烤肉,像不像基爾哥哥畢業那年,大家一起去法蘭哥哥家的別墅玩水的情況?」女孩們準備食材的另一方面,在升火燒炭的路德維希,聽見菲利奇亞諾這樣說到。

 

  「那時候真的好好玩喔!大家一起,又有路德你在,現在回想起來,真想再來一次。」

 

  菲利丟了一塊木炭進去,火堆開始健忘,咇咇啵啵的崩裂聲響起。路德維希用鐵夾將它們堆成井字型。

 

  「現在也有我,還有莫妮卡小姐,這樣不好嗎?」

 

  「Ve~就是想再體驗一次學生生活嘛~路德真沒情趣!」

 

  路德維希看火已經升得差不多,叫上在屋內準備食物的女孩們,也將菲利奇亞諾將輪椅往後退。

 

  「沒情趣不好意思啊。」路德故意冷冷地說,菲利也故意嘟著嘴,轉身戳起路德維希的肚子。

 

  「喂、你、不要玩!」他左閃右躲,又要穩住輪椅,菲利奇亞諾當作是坐雲霄飛車,更用力戳著他。

 

  「是路德的錯啦!」

 

  「烤肉準備好啦!哎呀?感情真好。」愛麗絲和莫妮卡端了串好的肉片和蔬菜,走出來時正好看見握著輪椅扶手左扭右扭的路德維希,和玩得不亦樂乎的菲利奇亞諾。

 

  「小心跌倒喔。」莫妮卡一手端一盤,繞過男士們坐到另一邊,也接下愛麗絲手中的盤子,話沒說完多久,輪椅果然翻了,菲利和路德都跌坐在地上。

 

  四個人對看,都爆笑出來,連同一直處於無表情的莫妮卡和想生氣又生不起氣來的路德維希,他們聯合將菲利奇亞諾拎起來,放回翻倒的輪椅上。

 

  「你們真的是小朋友呢,很可愛的小朋友!」替路德維希和菲利奇亞諾擦手時,愛麗絲忍不住說道。

 

  「因為路德是我的好朋友,小朋友的好朋友當然是小朋友!」

 

  路德維希停頓了一下,菲利奇亞諾還笑著,轉身抱著自己的腰。

 

  「對吧?」

 

  他遲疑的樣子沒有讓菲利見到,只是一如往常板起臉,點點頭。

 

  「……對。」

 

  「唷呵~來吃烤肉吧!」

  

 

  -你好,我叫做菲利奇亞諾。可以跟你做朋友嗎?

 

  -我最喜歡你了,我們是好朋友嘛~

 

  -吶、如果可以不要分開,就好了呢……

 

  路德、路德……

 

  「路德……

 

  路德維希睜開眼時,躺在一旁床上的菲利奇亞諾正在呻吟。

 

  「菲利奇亞諾!」

 

  「路德,吵醒你了對不起……可是傷口好痛喔,睡不著怎麼辦……?」

 

  路德維希坐起身,打開床頭燈,他看到的是抱著腳,面無血色的菲利奇亞諾。

 

  「該怎麼辦呢?我幫你拿止痛藥?」他跳下床,準備去翻找行李裡的藥袋時,菲利便伸手拉住他,輕輕搖搖頭,蒼白的臉龐扯出一個笑容,冷汗從額上滴下。

 

  「我想去海邊,我想吹海風,這樣就會沒事了。吶、路德,可以陪我去嗎?」

 

  「在說什麼你?先吃止痛藥好嗎?」他還想去拿藥,但菲利奇亞諾的手直直鉤在自己手臂上,路德維希不敢用力,深怕扯痛了他。

 

  「不要,路德,帶我去海邊嘛,到海邊一定就不會痛了喔。」

 

  「……好,我帶你去,可是先把止痛藥吃了。」端著水杯配上止痛藥,路德維希看著他將要確實吞下,才套上件衣服,背對著菲利奇亞蹲下來。

 

  「上來吧,我背你過去。外套帶著,晚上會冷。」

 

  「Ve~?路德,你人真好。」

 

  路德維希輕輕嘆了一口氣,這是今天收到的第幾張好人卡,他甚至不想去數了。

 

  菲利奇亞諾很輕,印象中的他一直只有這種程度的重量,男孩在球場上跌倒的一次,在草地上打盹的一次,摔傷了回宿舍路上的一次……他總是哭喪著臉,呆毛亂翹到一旁,而他則是沉默地背對過他,蹲下來,甘心成為他的代步。  

 

  ─上來吧。

 

  ─可以嗎?路德,你人真好!

 

  路德維希背過他無數次,但從沒有一次,像這次的感覺,是如此親密,卻又遙遠無比的,他想起今晚的事情,菲利奇亞諾的「好朋友宣言」,或許,他們終究只能停留在這裡。

 

  「路德,在這裡就好了。你快看,天上的星星好美好美!」

 

  菲利奇亞諾的氣息就在耳邊,路德維希停下腳步,抬頭看去,沒有光害的海洋彼端,只有點點繁星,在漆黑的夜裡閃閃發亮。他蹲下來,將菲利奇亞諾放在反射著白色光芒的沙灘上,與他並肩而坐,一起看著滿天的星,聽著海浪拍打岸邊的聲音。

 

  他突然非常想做個了結,雖然不會有開花,還是希求一個結果。對於菲利奇亞諾的感情,累積了長年、令他迷惑的感情,路德維希想著自己或許還在昏頭,因為沒有睡飽,可也只有思緒最不清晰的時候,有些話,真心的話,才有勇氣說出口。

 

  他清清喉嚨,看著菲利的眼神認真無比。

 

  「菲利奇亞諾,你聽好,有些事我必須告訴你。」

 

  菲利奇亞諾轉過頭,抱著膝蓋,將頭枕在膝上,帶著些許微笑的表情,或許止痛藥作用,或許就像他說的,到海邊就好,他的雙頰恢復顏色,就像每次看著路德維希一樣,暗沉的琥珀色眼眸裡,有種「我理解你」的情緒。

 

  一貫地被寵的人,到底是誰?

 

  路德維希看著,便放心地說了。

 

  「我喜歡你。」

 

  菲利眨了眨眼睛,偏頭想了想,笑笑地回覆:「……我也喜歡路德,很喜歡喔。」他伸出小指頭,「所以,我們要做一輩子的好朋友,打勾勾,好嗎?」

 

  四周只剩海風吹過沙灘,發出的細碎聲響。路德維希看著菲利奇亞諾,菲利奇亞諾也看著路德維希,天真的臉上掛著笑,眼底反射水光。

 

  路德維希忽然認知到,在菲利奇亞諾天然的外表下,其實什麼都懂、什麼都理解,玻璃似的心是易碎的,需要被保護,但同時也是清徹而輕易看透的,從學生時期至今,幾年來發生的事情,其實,菲利奇亞諾都看在眼裡。

 

  一輩子的好朋友,一再地好朋友宣言,不是菲利不懂他的心意,只是當兩人如何努力卻都到達不了最後一步,無法昇華為戀人的階段,還不如做上一生的摯友,讓曖昧停留,遺憾會成為記憶中最美的片段。

 

  對彼此都是最好的結果。

 

  「……ja.

 

  他伸出手,鉤上他的小拇指。

 

  菲利奇亞諾得到回應,露出無比開心的笑容。

 

  那是路德維希,曾經,最想守護的微笑。

 

  他傾身,抱住他。那個溫度,路德維希在心裡發誓永遠都不要忘記。而兩人都將記得,這一夜的星空,是如何綺麗璀燦。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鴉可
  • 背背好萌////
    「菲利奇亞諾天然的外表下,其實什麼都懂、什麼都理解」、「一貫地被寵的人,到底是誰?」
    好喜歡這段獨伊的辯證
  • 就像之前在噗浪討論過的那樣
    其實小義背後的水是很深的
    最近看了大量日本的德義同人漫,更有這樣的感覺
    而且還沒看過可以良好處理小義對於神羅和對路德的差別的作品
    所以自己也還在摸索,實在搞不清這樣的結怎麼解的好...(再度陷入無限loop

    Toku 於 2014/08/09 23:48 回覆

  • Clover
  • 只是當兩人如何努力卻都到達不了最後一步,無法昇華為戀人的階段,還不如做上一生的摯友

    好痛喔
    QAQQ
  • 這是,我自己的認知啦

    有時就是沒有緣份嘛~

    Toku 於 2014/08/19 23:43 回覆

  • 九芎
  • 不能握的手
    卻比親人更親厚比情人更長久(唉
  • 我覺得這種感情雖然很遺憾
    可是好像也很好。

    Toku 於 2014/09/21 23:2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