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義呆利》國家擬人文二次創作,與原著無關

 

*CP:路德維希˙拜爾修米特(德/國)x愛麗絲˙瓦爾加斯(義/大/利女版)

 

*CP慢慢增加中,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有多久沒有這般期待不已的心情?

 

  雀躍地好不真實,明明以為自己再不會有機會的。

 

  愛麗絲站在鏡子前,換過一件又一件的洋裝。

 

  為什麼會把票拿給他呢?還是再自然不過的提起,彷彿只是聊聊天氣,而非一場醞釀許久的邀約,從客戶手中拿到票開始,就想著要找他的,在公園遇到了,好險自己那個懶惰的壞習慣,收到的票就放在見客戶的郵差包裡,才能及時提起。

 

  是因為路德維希對足球有興趣?

 

  不,不是這樣的。好像明白自己邀約的原因,卻又不太確定。

 

  說不定,是想再見到他的笑容而已。

 

  明明是那麼嚴肅的人,笑起來卻意外的好看。

 

  換過衣服,她開始搭起配件來,連琪雅拉的配件都一起加入組合,房間亂得像是被轟炸過一樣。

 

  為什麼呢?為什麼?距離上次見面,都不知道有多久了。

 

  「好奇怪啊……真的好奇怪。」

 

  「才不呢,姐姐,妳不過是戀愛而已,哪有這麼多好奇怪。」

 

  「咦?」愛麗絲抬起頭,手中的衣服才折到一半而已。她看見原本應該在公司的琪雅拉,靠在門邊,嘴角抽搐地看著自己的衣服配件和雙胞胎姐姐的混在一起,散亂放在床上。

 

  「啊,抱歉……

 

  「沒關係,借妳也可以。」琪雅拉雙手交疊在胸前,露出一個燦爛的微笑。「只是,我想知道是哪個幸運的小伙子,可以得到我美麗姐姐的青睞呢?」

 

  「咦?琪雅拉……」說出來會被罵的吧?這麼討厭德國人的琪雅拉,說不定會不肯出借那條漂亮的項鍊呢?

 

  但愛麗絲還是硬著頭皮說了,而後,果不其然地收到琪雅拉的河東獅吼攻擊。

 

  「是、是路德維希……

 

  「媽媽咪呀!為什麼又是那個混帳馬鈴薯男?我親愛的姐姐妳是被灌迷湯還是頭腦運作壞了?怎麼又找上那個馬鈴薯男!」琪雅拉幾乎是邊吼邊往前踏步,力道之大,愛麗絲都在想地板是不是就要被她的高跟鞋踩破了。

 

  「琪雅拉,妳先聽姐姐說……

 

  「妳身邊明明很多好男人的啊!妳值得更好的!」

 

  「路、路德維希也不錯啊……

 

  「愛麗絲姐姐!」琪雅拉怒目瞪著已經被逼到角落的愛麗絲,突然不發一語,伸出手來。

 

  「怎、怎麼了?」

 

  「行程給我,我也要去,確保那顆馬鈴薯頭不會給我亂來。」

 

  「琪雅拉……

 

  「好了好了,琪雅拉。」安東尼奧適時地出現在房門口,拉住暴怒的琪雅拉。「別去破壞妳姐姐的幸福,況且下周六,我們也有行程不是嗎?」 

 

  「改掉啊!我才不接受,只讓姐姐和馬鈴薯男單獨……

 

  「琪雅拉,雖然俺也不能說路德維希會多好啦,不過以俺跟基爾的交情,可以拍拍胸脯保證,他肯定比他哥好,他哥和伊莉莎白都可以在一起了,妳姐姐不會有危險的。」安東尼奧拍拍自己的胸脯驕傲地說到。

 

  「這是甚麼保證,混帳!」琪雅拉直接以肘擊安東尼奧的胸脯,打得他在旁邊一咳一咳。

 

  「琪雅拉,妳放心,我們之前也一起去海邊玩過啦,不是甚麼事情也沒有嗎?」

 

  「那是因為有小菲利表弟在啊!我當然比較放心。」

 

  菲利奇亞諾在不會增加安全值的啦……安東尼奧和愛麗絲同時想到。

 

  「嘛嘛~愛麗絲,妳就放心地去約會吧。俺會好好看住琪雅拉,不讓她去搞破壞的。」安東尼奧笑嘻嘻地把琪雅拉拉出門外,留下繼續搭配衣飾的愛麗絲。

 

  一關上門,安東尼奧的笑容立刻消失不見,小聲地斥責著琪雅拉。

 

  「搞什麼呀妳!愛麗絲好不容易才走出陰霾的,怎麼不讓她好好去呢?」

 

  「你個混帳番茄頭,姐姐是因為那傢伙和那個男孩很像才會喜歡上他的,你又知道她真的走出陰霾,還是移情作用啊?」琪雅拉越講越不安,最後雙手叉腰到:「我不管,下周六我一定得跟著姐姐,如果她出甚麼事情了,我才有個明白啊!愛麗絲姐姐是我最後的親人了,無論如何,我都不要看到她受傷害。」

 

  安東尼奧摸摸琪雅拉的頭,看她鼓著臉頰氣嘟嘟的樣子,心意已決就絕對改變不了這點,不是和那顆馬鈴薯頭很像嗎?

 

  「唉唉、俺知道咧,就陪妳一起去吧。」

 

  「說好的,要不來我就把你的頭打爆的跟番茄一樣!」

 

 

  本田菊看了眼身旁猛灌著酒的路德維希,夾了塊竹輪慢慢啃著,再轉過去看時,路德維希還是在不停灌著酒。

 

  「我說......路德先生,今天不是說有事情要討論嗎?或者是我聽錯了呢?」

 

  一大早舊約著自己要商量事情的人,再這麼喝下去大概喝茫了,就甚麼也不能討論了吧?秉持著服務業服務到底的精神,本田菊主動開話題問到。

 

  「啊啊、對了......本田,我找你來,是希望你給我一些…..咳咳,關於約會的注意事項。」路德維希臉色正常,但表情帶著無法形容的奇妙,本田菊羨慕他這樣啤酒等於鮮血的人,不過對於那表情,倒是使他產生一點興趣。

 

  「約會這樣的事情,與其找我,不如找波諾弗瓦先生或是拜爾修米特先生,經驗不是更厚實嗎?」本田菊尷尬地笑了笑,不久前才因為總是忙於工作,被戀人抱怨疏忽自己呢......這樣的事情,怎麼想也都不會輪到他來替別人出意見的。

 

  「不,法蘭西斯只會出奇怪的意見,大哥的話……咳咳,還是算了。總而言之,我還是想聽聽你的意見。」路德維希從公事包中拿出一本書,遞給本田菊。

 

  「這是大嫂給我出的意見,但是,我想聽聽身為男性的你會注意一些甚麼,而且本田的個性遠比大哥來的纖細,相信你的意見會更有用的。」

 

  「嗯…………謝謝你的不嫌棄……」本田菊無奈地笑了笑,接過書本一看,發現那本叫做《初級,約會指南》的書,已經被伊莉莎白塗改了不少,不只路德維希,看來連基爾伯特也奉它為聖書,然後實踐了裡面寫得一些亂七八糟的方法,被伊莉莎白狠狠地修理過了吧?

 

  「讓我想想……如果是第一次約會,先別穿西裝吧?可以穿得休閒一點,又不失禮儀的衣服。另外,可以帶一小束的花朵,完全不帶,空著手好像也有些奇怪呢,還有就是……啊,抱歉,我說得太快了嗎?」本田菊帶著歉意地看路德維希火力全開的做筆記,想笑又怕失禮,於是以手掩著嘴巴。

 

  「雖然打聽別人的隱私很失禮,可是我真的好好奇,是怎樣的小姐,能讓路德先生願意犧牲假期,還這樣費心準備呢?」

 

  「呃……」路德維希的臉幾乎是立刻脹紅,喝啤酒都沒見過這樣的效果!

 

  本田菊揮揮手,「不想透漏也不要緊,是我多嘴了。」

 

  「說來你也認識……就是愛麗絲,愛麗絲˙瓦爾加斯,菲利奇亞諾那傢伙的表姊。」

 

  「原來是這樣啊。」他笑了笑,啜飲一口啤酒。「那真的是值得開心的事情呢,瓦爾加斯小姐既活潑又可愛,相信在她身邊可以享受很快樂的時光吧。」

 

  「嗯……或許吧。但是,我不希望自己的失禮或是不周到壞人她的心情。畢竟,除了菲利奇亞諾以外,這是第一次有人約我……

 

  路德維希越說臉越紅,本田菊饒富趣味地看著對方,笑得含蓄,心裡卻真切替自己的好朋友高興。

 

  已經走出來了嗎?真的要走出來了啊?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那麼,請路德先生在約會的途中,隨時保持微笑吧。微笑肯定是最不失禮,又能隨時維持氣氛的好方法喔。」

 

  「咦?我的微笑?會有用嗎?」

 

  本田菊一聽笑得更開懷,他用力地點點頭:「一定有用的,路德先生,千萬別忘記這個方法喔。」

 

  路德維希的手被他握住,看本田菊說得這麼真誠,也認真地點頭。

 

  「我明白了,那麼等等回去,就會好好練習笑容的。」

 

  「請加油,我會在心裡替你打氣的。」

 

 

  星期六的早晨,比上班的日子還要提早起床的路德維希,按照被伊莉莎白塗改過的教戰手冊,以及本田菊的建議,穿上特別為了這天準備的服裝,確認頭髮都梳得服服貼貼,才走出家門。而遠比約定時間還要提早出門的原因,是為了這個。

 

  「啊啦?是你,愛麗絲她今天沒有來上班喔,說是要約會,還以為是跟你呢。」店長看見進來的人,笑嘻嘻地說到。路德維希有些不好意思,乾咳幾聲掩飾自己的不自在。

 

  「……是跟我沒錯,所以我才要來買花,可以幫我包一束小雛菊嗎?」

 

  「哇~是給愛麗絲的嗎?可以啊,那緞帶跟包裝紙要什麼顏色?」

 

  「呃……」

 

  店長看路德維希遲疑的樣子,忍不住笑了一下,向他眨眨眼。

 

  「還是我來替你選擇呢?愛麗絲喜歡的顏色,我可是很清楚的喔!」

 

  「非常謝謝妳,不過,這次我想自己選擇。」

 

  店長聽到,先是愣了一下,接著笑著點頭,帶領路德維希來到擺放各種包裝紙和緞帶的櫃子旁。

 

  「你慢慢挑,在你時間可以的範圍內,包裝留個十分鐘給我就好了。」

 

  「謝謝。」

 

  「哪裡。」

 

  她看路德皺起眉頭,因為紙和緞帶都是在櫃子裡掛成一捲一捲,只能憑著想像來搭配,他猜測愛麗絲喜歡的顏色、會做的的打扮,果然挑選了將近半小時之久。

 

  這中間顧客來來去去,當路德維希選好,店長正好服務完另一位客人,立刻幫他包好一束小巧的雛菊花束,打上米白色的蝴蝶結,搭配暖棕色條紋圖樣的包裝紙,看起來是很溫暖、很適合秋天的顏色。

 

  捧著小花束到車站的路上,路德維希覺得,對於明明是陪伴愛麗絲看球賽的非正式約會,自己卻準備的如此周到而感到奇怪。為了這件事情,他準備了將近一個星期,除了將那本書從基爾伯特那裡拿回來複習以外,還挑了時間買衣服,向本田菊討教等等……都是以前的自己絕對不會做的事情。

 

  在改變了是嗎?但是是甚麼改變了呢?

 

  「啊、路德維希!在這邊在這邊~」

 

  聽到愛麗絲的聲音,抬頭看見她就站在車站前的柱子揮手等著,路德維希突然不打算細想了。

 

  大概是因為覺得這樣做的自己,才能配得上愛麗絲的微笑的緣故吧?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