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盜墓筆記》校園架空同人文

 

*CP :瓶邪、花秀、胖雲、微黑寧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花開的時節,街道兩旁栽種的杏花傳來新春的訊息。學園彷彿感受到這股生意盎然,學生們奏出的樂曲也更加活潑,對映著春天的美麗。個人房的這裡,張起靈的指導教授拍了拍他的肩膀,正在鼓勵他。

 

  「起靈!太好了呢!我聽教授說了唷,你被推薦了吧?」幾乎是張起靈走出房門的一瞬間,藍庭便撲上來,將心中的祝福毫不保留地表現出來。

 

  「嗯?嗯......學姊,妳的消息傳得真快。」張起靈有些心不在焉,距離校內甄選的日期不遠,時間不多了,又有其他事情要處理,實在不是站在這裡閒聊的好時機。

 

  「不好意思,我還有課必須先走了。」

 

  「嗯,你加油喔!學姊我呀會全力支持你的!」

 

  向藍庭揮手道別,張起靈捧著午餐的三明治找了走廊的一處角落坐下用餐。

 

  距離吳邪等人回去也有兩三個月了,這段日子過得緊湊,他幾乎沒時間想兩人之間的事情,以及,黑眼鏡捎來的那封信的訊息。張海客依舊每隔兩三週就來通電話,也依舊被張起靈冷冷地回絕掛斷,他不懂張海客聯絡他的意義,或者只是想逃避,逃避久了,連宿舍都不太回去。張起靈將自己的時間滿滿地塞上校內樂團的指揮考試練習,不讓自己有一絲ㄧ毫分心動搖。

 

  一朵完整的杏花飄落在樂譜上,張起靈回過神,才發現自己已經咬到紙袋了。他胡亂收拾下垃圾,眼裡看著的是夾在譜夾的最後,那泛黃的信紙。腦子裡想的,是即使到了最後,還是無法對吳邪說出的疑惑。

 

  這麼想起來,上次打電話給吳邪是什麼時候?大約也是兩三週以前了吧?在接到吳邪的電話後不久,就被張海客的插播給切斷,那晚也因為張海客搞得心情不好,接著,為了躲避他而讓自己一頭栽進大大小小的課程之中,想來,吳邪似乎被自己冷落了。

 

  想不到會有這樣的時候。

 

  張起靈的眼神暗了暗,是該打通電話好好道個歉,另外,也將自己被選為候補的事情告訴他吧。如果是吳邪,一定會替自己高興的。

 

  想到他的笑容,心裡就有股暖流。德國的春天還很寒冷,雖然不比冬天,但初來乍到的張起靈一直無法習慣這樣的天氣,唯有想到吳邪時,才會覺得溫暖,聽到他的聲音,疲憊才能減少一些。

 

  算準了時差,他幾乎是立刻打過去,不過正在晚餐時間的吳邪並沒有接通,猜想是還未到家。張起靈無法無視自己內心的失落,只好拿著譜本課本,提早往下堂課的教室走去。

 

 

  吳邪望著一點動靜沒有的通訊軟體發呆,鼻子和嘴巴間夾著的筆晃來晃去。

 

  "今晚依舊沒有消息。"

 

  他用力嘆了一口氣,拿下筆在筆記本上記下這八個字,同樣的東西重覆了幾個禮拜也是會膩的,不過對方不主動聯絡時,吳邪根本無法判定張起靈忙不忙。打過去的紀錄也都是沒接為多,作為例行公事,按下撥號鍵後,吳邪開始盯著桌子放空。

 

  散亂著書本樂譜及鼓棒的桌面上擺著這麼張相片,裡頭是到德國公演的這次,和張起靈在市政廳拍的照片,照片裡的自己笑得很靦腆,幾乎像在哭一般的好醜,而張起靈一貫地冷臉,卻又有種吳邪才讀得出的暖意。

 

  那時候的他是很開心的吧?雖然照片裡的人,平直的嘴角未勾動一分一毫,但他記得那天,他可是得到滿滿的張起靈的笑容,足夠他回味上一世的分量。雖然「異國蜜月」終究是想像,但他很開心,很開心的。

 

  能見到思念許久的人怎麼會不開心?只不過,透過這次的機會,吳邪也開始瞭解到兩人的差距。現實生活的壓力,可不能只靠「幸福快樂」來解決,吳邪還想做更多的努力,還想追上他。

 

  儘管,距離是如此遙不可及。

 

 

  「吳邪同學,你再翹課,我可要讓你重修了。不管是必修還是什麼都一樣。」

 

  那大概是吳邪升大學後最糟的一天,早上睡過頭遲到,第二堂課準備悄悄進教室時被教授逮了個正著,還給拎到辦公室好好訓話了一頓,中午要買午餐才發現錢包沒帶,後頭排得大大長龍都把他給瞪了個遍。下午要回家時腳踏車卻被人給偷走了,片尋不著又下了場大雨,淋得溼答答回到家,本想換套衣服好出門練團,正好對上吳母冷冷的臉色,原來是期中的成績單送來了。

 

  「都大學了還要我念?不是媽媽愛說你,可你這成績怎麼畢業?我說你社團玩得過火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可多大的人啊自己的事情要不能自己處理……

 

  吳邪硬著頭皮聽訓,盤算著從家裡到社團花費的時間,又想著打工還沒請假,事情堆積在那裡,而母親的訓話還沒結束。

 

  「媽......我就要遲到了......要不等我回來再聽您慢慢說,先喝口水休息一下喔?」

 

  「小邪!」

 

  等團練結束回家已經大半夜,父母兩人都睡了,吳邪累癱地爬上床,順手滑開電腦,發現大約晚餐的時間,有張起靈的來電。

 

  沒兩下就撥通了,無暇顧及時差,吳邪現在只想好好撒個嬌,哪怕得隔著螢幕摸也摸不著。

 

  「你怎麼都不接我電話?課業,有這麼忙喔?」他靠在枕頭上和他說話,張起靈則正坐著,看來正在吃飯。

 

  「對不起,前些日子我在準備考試……」他放下碗筷,看起來準備認真地和他說話,不過吳邪催促著讓他吃,多叨喃兩句別過時吃飯、傷胃等等。他突然發現自己很像張起靈老媽子,所以忍不住笑了出來。

 

  「校管的面試?」

 

  「不是。」螢幕那頭的張起靈頓了頓,「是學生指揮的面試。」

 

  「強啊你!超強的!」吳邪由衷替他感到高興,但反面一想,自己今天稍早才被指揮罵不夠認真,因為打工的關係沒睡好,團練和上課都打瞌睡,給臭罵了一頓。

 

  「會上吧……」張起靈喃喃說到,得到預料中的反應,他其實很高興,但停下心情,才發現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肯定會上啊!小哥你這麼厲害,這是為國爭光呢!」掩飾了下自己的不安,吳邪看眼時鐘,差不多是說晚安的時候,再講下去吳母大概會爬起床罵人。

 

  張起靈突然,很罕見地叫住他。

 

  「吳邪。」

 

  「嗯?」

 

  他看似思索了很久,認真的態度讓吳邪以為他要告白。

 

  「等我。」

 

  聽到這兩個字,吳邪先是愣了下,心中好像突然有塊缺口,痛楚是這麼明顯。

 

  他乾乾地說:「你說錯了,是你等我。晚安。」

 

  切斷訊號的瞬間,他才想起自己沒讓張起靈說晚安,也沒有告訴他今天發生的所有麻煩事,甚至,沒有向他傾訴自己的思念。

 

  但腦海裡只剩下學生指揮這幾個字了。他將手機設好鬧鐘,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

 

  太大了,差距太大了。以枕頭蒙著臉,吳邪心想這個距離,他已經不知道該從何追逐起。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HI
  • 嗚嗚嗚嗚好好看喔(≧∇≦)
    期待版主能夠趕快更新囉~
    我也是最近才喜歡上瓶邪的!看到版主寫的文嘩—一下就愛上了❤️
    卡在一個很揪心的階段呢TT
    希望小哥跟吳邪趕快在一起吧❤️❤️❤️
  • 不好意思,因為某些個人原因無法繼續更新,但絕對不是棄坑,只是心理調適需要一點時間
    另外還有蜜月的同居三十題《輕閉雙眼》,在還沒更新前可以先看看那個唷~
    也謝謝你,最後肯定是HE的我保證!

    Toku 於 2015/07/03 14:0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