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義呆利》國家擬人文二次創作,與原著無關

 

*CP:路德維希˙拜爾修米特(德/國)x愛麗絲˙瓦爾加斯(義/大/利女版)

 

*CP慢慢增加中,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BGM:美女與野獸

 

*****

 

  朝氣蓬勃地和三隻狗說再見,路德維希今天上班的氣勢特別高昂,或許是維持著約會過後的好心情,無論是路邊的小花小草,或是平時要等上很久的紅綠燈,都變得格外順眼。直到進入公司,看到貼在企劃部外面的公告後,這般好心情戛然而止,他的眉頭幾乎是立刻就皺成一團。

 

  「萬聖節舞會?還必須打扮的?我絕對不去!」

 

  「不太可能拒絕呢,路德先生。」本田菊幽幽地出現在一旁,說話也是慢悠悠地,手裡還提著早餐,看來也是剛進公司而已。

 

  「聽說是新任上司的主意,想和下屬打好關係......不過,為了防止沒人響應,他們已經要求企劃部和宣傳部在內的主管級員工,一律都得參加。」他露出一抹苦笑,路德維希誤以為是已經放棄抗爭的苦笑,但一堆工作計畫還擺在桌上等待處理的他可不會輕易妥協,隨笨蛋上司起舞。

 

  立刻準備殺到經理辦公室理論前,本田菊先將他擋下來了。

 

  「路、路德先生,難得可以同樂的機會,別這麼衝動……?」

 

  「要同樂也不該挑這種忙到不行的時候啊!是找下屬同樂還是增加麻煩啊?」

 

  「等等哪路德先生,這可是可以邀請瓦爾加斯小姐的好機會!」本田菊無意探聽路德維希的約會經歷,只不過從一個問句,大概就能略知ㄧ二,領悟力好點的說不定全程經過都猜得中也說不定。

 

  因為路德維希在聽到這個名字後,蒼白的臉龐幾乎是馬上就脹紅了。

 

  「愛麗絲?」一講到她,方才憤怒的情緒好似和了暫停。路德維希一時反應不及,只是呆呆地回問:「為什麼提到她?」

 

  「我只是在想,瓦爾加斯小姐應該會很喜歡這個活動,況且……」他看著公告,指向下方的附註。「它可以攜伴參加,不是個好機會擺在眼前?」

 

  似乎是個好機會,在那場約會過後,再將對方邀出來回禮的好機會。路德維希的腦筋還轉不過來,本田菊就給了他一張宣傳部製作的精美邀請卡。

 

  總覺得哪裡不對勁,好像有絲陰謀論的味道,但來不及細想,路德維希已經來到愛麗絲工作的花店門口,而門也在此時適時地開了。

 

  「路德維希?你怎麼會在這裡?」拿著澆水器的愛麗絲張大眼睛,接著立刻露出笑容迎接。

 

  心跳漏了一拍,路德維希好像能感覺到胸口突然的揪緊,幾乎在說話的同時,握在手裡的邀請卡也同時遞出。

 

  「咦?化妝舞會?還是在萬聖節!所以打扮成女巫或者貓咪也都可以囉?這個好好玩的樣子!」看愛麗絲興奮地翻弄邀請卡,路德維希原本一句「覺得麻煩的話不來也可以」便堵在喉頭,最後再自己吞回去。

 

  「妳喜歡,這樣的活動嗎……?」連打扮甚麼都能脫口而出,該不會一直有這樣的計畫,而在心底期待著吧?

 

  「嗯!很有趣不是嗎?我一定會去的,非常謝謝你邀請我!」

 

  「不、呃......我這裡比較感謝。」否則憑自己根本找不到女伴。路德維希搔搔頭,很是尷尬地看了她ㄧ眼。

 

  愛麗絲好像聽出話外之語,「路德維希,你會裝扮成什麼呢?我們可以一起的吧?」

 

  「這個還沒有決定,本田說要幫我租衣服......

 

  「所以是一個驚喜囉?哇~我好期待!」她揮揮邀請卡,繼續笑著握拳說到:「也請你期待我的裝扮吧,我會努力,不枉費這樣一個有趣的宴會!」

 

 

  路德維希一臉不解地看著鏡中的自己。本田菊說會幫他準備衣服,也真的準備好了,這天下班以後,路德維希只要在更衣室換上衣服,再前往會場即可,只是他怎樣都想不到,本田菊會租一套狼人裝扮給自己。

 

  「嗯……」不過他也不想開口詢問了,身後裝扮成妖狐的本田菊好像很滿意,不時摸摸自己的九只大尾巴,或是調調頭上的狐狸耳朵,對著鏡子玩得不亦樂乎的樣子,路德維希總覺得自己好像撞見他悶騷的一面。

 

  他該不會喜歡貓系……?不對啊可是狼是犬系……還是只要有毛茸茸的耳朵和尾巴都好?

 

  「嗯?路德先生,怎麼了嗎?」

 

  「呃、不……這身打扮很適合你。」路德維希勉強扯出一個笑容,本田菊也笑著回應。

 

  「嗯,路德先生的打扮也很可愛喔。瓦爾加斯小姐一定也會很喜歡的。」

 

  路德維希鎮定下來一想,雖然愛麗絲有提到過貓咪……從拿到邀請卡那天後到現在,她只說會直接在會場會合,敬請期待等語,倒是沒有提過自己會做怎樣的裝扮。

 

  「那麼,該走了。」因為路德維希死也不穿這樣坐公眾運輸,本田菊只得叫了輛計程車,兩人一起前往會場。

 

 

  愛麗絲站在飯店門口,手裡拿著作為配件的南瓜包,裡面是那張邀請卡,直到現在摸起來都好像感受得到路德維希的體溫,以及他將卡片遞給自己時,那緊張的感覺。

 

  是甚麼驅使路德維希邀請自己的呢?如果單純作為約會的回禮,對於沒有意思的對象也太尷尬了。儘管那天在摩天輪裡發生那樣的事情,事後誰也不提,路德維希送愛麗絲回家時也只是禮貌性地道了個晚安,那句「晚安」,令愛麗絲一度以為兩人又要斷了聯繫,沒有見面的理由。

 

  沒想到他卻主動找上門來了……

 

  帶著微微泛紅的臉頰,雙手遞過來的邀請卡。

 

  對於社交活動一向煩膩的愛麗絲會參加,或許只是想知道後面會發生甚麼事吧?兩人有沒有走在一起的可能性、未來會怎麼樣……她突然好期待接下來的故事,好期待那想像不出來的場景,而這場化妝舞會,只是這條路上的其中一步。

 

  只是,想起那孩子時,內心的哪裡好像還是會刺痛……

 

  可以不要去想嗎?可以只和他在一起,享受愉快的每分每秒嗎?愛麗絲的手壓在胸口,裝飾著大蝴蝶結的地方,她來不及對那孩子感到懺悔,呼喚她名字的聲音先傳來了。

 

  「愛麗絲。」

 

  一回頭,是裝扮成狼人模樣的路德維希,還有因為站在高大的他身旁而顯得有些迷你的妖狐本田菊。

 

 

  愛麗絲盯著那對裝上去的尖銳牙齒,還有高高聳起的毛茸茸耳朵,這是她第n次想伸手去碰,而的n次被路德維希阻擋。

 

  「拜託,別鬧。」還有其他同事的場合,那些人都用好奇的眼光看著那個玩弄像鬼一樣嚴厲的主管也一點都不在意的愛麗絲。路德維希一手插著腰,以單手阻止她的「攻擊」。

 

  「可是這看起來很舒服呀!借我摸一下啦~」愛麗絲打扮成性感小魔女的樣子,上面低下面短,胸口的蝴蝶結擋得恰到好處,腳上是過膝亮面長靴,美腿一覽無遺,配上長長的手套和一頂尖帽。路德維希猜想這是愛麗絲本人的意思抑或琪雅拉的主意。如果是她本人決定的,那這外表看似天真單純′平靜可愛的女孩,內心說不定有波瀾萬丈,難以看清。

 

  澎澎的黑色蛋糕裙隨著她一跳一跳幾乎要走光,路德維希尷尬地想著到底要提醒她還是乾脆讓她摔一跤就不會繼續要動自己的耳朵。

 

  後者好像太壞心了,在她因為因為穿著高跟鞋又跳來跳去地要摔倒以前,他決定出手相救,順便把她的裙子往下拉一點。

 

  「妳小心點啊。」

 

  「有路德維希在我很放心啊!吶吶、那來拍照嘛拍照~」愛麗絲完全不擔心腳差點拐到的事情,從南瓜布包包裡拿出手機,趁路德維希彎腰下來配合鏡頭高度時,還是伸手摸了他的耳朵。

 

  「妳……」路德維希無言,不過就靠在自己身旁滑手機編輯著照片的愛麗絲真的很可愛,露出笑容的樣子,精心打扮的樣子,還有她身上甜甜的香味……他不自覺地靠過去,樂音突然響起,她也跟著轉過頭來,因為太突然了路德維希還來不及拉開距離,兩人就在不到一個拳頭的距離下對望。

 

  「吶、來跳舞吧?」她伸出手,路德維希還來不及說自己不會跳,就被小魔女愛麗絲拉近舞池中了。

 

  「我、可是愛麗絲,我不會跳舞。」

 

  響起的是一首知名動畫的配樂,封閉內心的男主角因女主角的溫柔而化解,最後一起解開詛咒,邁向幸福快樂的日子,是首適合戀人的甜蜜舞曲。

 

  愛麗絲主動對路德維希邀舞,拉起裙襬前後擺盪,接著將他的左手握在手心裡,右手放在自己腰上。

 

  「別擔心,就讓我來帶舞吧!這種事情我很熟練唷。」受過貴族教育訓練的愛麗絲,輕盈地踏起舞步,雖然為了配合不熟悉的路德維希而放慢腳步,依然能夠優雅迷人的旋轉,成為舞池中最美麗的一朵花,翩翩起舞。

 

  隨著樂曲的高潮迭起,望進彼此的眼睛,愛麗絲試探性地將頭靠在路德維希胸口,聽彼此的心跳聲漸漸合而為一,有種前所未有的安心感。路德維希好像沒有將她推開的意思,只是箍在腰上的手更緊了一點,滿滿的舞池好像剩下對方的呼吸及心跳,或許是世界都寂靜了,只有握著的手傳達的體溫,是真實的。

 

  愛麗絲不曉得該如何形容自己的感受,自言自語似地。

 

  「如果是你……

 

  就可以安心地愛上了,對嗎?

 

  一曲奏畢,兩人又拉開距離。

 

 

  舞會期間幾個路德維希的同事都跑來寒暄聊天,吃點東西抱怨上司等等,時間很快的就過去了。等待路德維希的期間,有名女子主動走向愛麗絲,她蓋著一件及地的黑色斗篷,只露出一雙眼睛,在偏暗的舞池中,像一池水潭,深不見底。

 

  「看來妳已經沒事了,真是太好了。」她低聲地說著,伴隨一抹微笑,月暈似地朦朧。

 

  「咦?」愛麗絲還沒反應過來,女子就離開了,她只覺得她的聲音和眼神熟悉無比,但沒有細想,路德維希已經拿著外套走過來。

 

  「回家吧,不過妳也太胡來了,這樣的天氣穿著這種程度的衣服怎麼不會著涼?來,披上。」他替她披上自己的大衣,自己則乾脆壯起膽量,就帶著那副耳朵和那根長長的大尾巴招了台計程車,先送愛麗絲回去。

 

  本來送到家就準備回去,但拗不過愛麗絲「喝一杯茶再走」的邀約,路德維希還是進屋去了,一邊心想著如果琪雅拉看到自己又要把自己趕出去,不過沒有打開的電燈證明屋內沒有人,他才稍稍鬆了一口氣。

 

  「路德維希,今天謝謝你。這是場很棒的舞會唷。」愛麗絲端來茶水,坐上沙發,笑瞇瞇地說到。

 

  今晚一連迷倒了好幾位同事,也順利地替花店打了知名度和廣告,路德維希想著印象中的菲利奇亞諾就沒這麼能幹,或者愛麗絲和菲利奇亞諾剛好是一體兩面,同樣廣結善緣、建立人脈,只是想達成的目的不同。

 

  他也坐下來,才剛要喝茶就看著愛麗絲撲向自己胸膛,像隻好奇的小貓一樣繼續玩那對毛耳朵,路德維希本來想拆下來讓她玩個夠,反正明天再拿到公司給本田菊就好了,不過她表示耳朵不在身上就沒意義,寧願用這個兩人都覺得彆扭的姿勢,繼續撫弄那對耳朵。

 

  「妳也喜歡毛茸茸的東西嗎?」他想起稍早的本田菊,在鏡子前面對身後的九條尾巴愛不釋手,愛麗絲也一樣的吧?不過這句問話的意義,打破沉默的作用或許比找出答案還要大,所以他不是很在意答案,一直強迫著自己要保持紳士,別亂看一些有的沒的地方──譬如因為俯趴著,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走光的愛麗絲。

 

  「喜歡,而且路德維希有了這對毛茸茸的耳朵,這樣的反差感好可愛!」

 

  反差感嗎……?路德維希抽了下嘴角,他壓著愛麗絲的背以免她滑落,而後者還開心地在幫他的耳朵調角度、玩相機。

 

  「以後叫我路德吧。」

 

  「咦?」

 

  「菲利奇亞諾也是這樣叫我的。」路德維希手邊沒有鏡子,所以不知道自己說出這樣的話時是怎樣的表情,但愛麗絲突然停下手,撐起身子拉開兩人的距離看著他。

 

  「小菲利……菲利奇亞諾也會這樣吧?跟你要晚安的親親和抱抱?」

 

  她的表情似笑非笑,路德維希無法解讀,只覺得這樣的愛麗絲似曾相識,雖然似乎是很久以前,久到他幾乎不記得兩人真正認識的時間,不到一年。

 

  「……妳也要嗎?」路德維希張開雙手表示歡迎,他自己也搞不清楚,或許還在期待著那個摩天輪裡頭未完的事情,可以繼續下去。

 

  「抱抱。」愛麗絲又壓低身體,給了他一個擁抱,在路德維希還沒反應過來前,「親親。」

 

  因為速度太快,路德維希甚至不知道她親在哪裡,唇上、臉頰上?只是這樣奇妙的氣氛,總是無法維持太久。不是琪雅拉回來,而是路德維希先起身,表明了要回家。

 

  「嗯,路上小心。」愛麗絲沒有挽留,她只是坐在留有他餘溫的沙發上,向他揮手道別。

 

  「謝謝你送我回來,明天上班加油。」看著那張笑容,路德維希突然不知所措,想要留下來的心意越是強烈,他越趨使自己趕緊離開這裡,往家的方向前進。

 

*****

沒有中秋賀文就拿這個當賀文好不好......(掩面)

突然發現這根本就是軸/心/國組,雖然後半篇本田完全被馬修

白熱化了可是每篇都爆字數,期待的五十回內完全有可能嗎(哈哈~)

然後烤肉以外也要小心身體唷,冷氣吹太多會生病了(譬如我)

在鼻涕與咳嗽之中,祝中秋佳節愉快=)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九芎
  • 我以為艾莉絲會扮成萌貓女啊XDD
    小魔女也真可愛 <3 <3 <3
    你爆字數但看的人很開心wwwwwwwwwwwwwwwwww
    是說有種先給糖再開虐的節奏(大誤
  • 應該不會太虐啦,這篇的定調就是純愛路線(?)
    最虐的我覺得是小義和路德的部分,接下來應該或許可能不會虐了(這麼不肯定#

    Toku 於 2014/09/14 23:47 回覆

  • Clover
  • 噗哧,原來阿西也會有動作動得比腦袋快的時候(什麼

    居然不會跳舞
    這倒是讓我有點意外

    這是誘惑啊!路德!!
  • 一絲不苟的路德
    剛開始可能覺得學舞沒必要吧(之類的?)

    其實路德控制本能應該還是很辛苦的吧~(煙

    Toku 於 2014/09/28 01:0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