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義呆利》國家擬人文二次創作,與原著無關

 

 

 

*CP:路德維希˙拜爾修米特(德/國)x愛麗絲˙瓦爾加斯(義/大/利女版)

 

 

 

*CP慢慢增加中,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不好意思啊…..路德,還讓你請假陪我。」

 

  熙來攘往的市立醫院裡,伊莉莎白和路德維希並排坐在婦科診間外頭,等候護士叫號。

 

  「沒關係。大哥要出差,又怕大嫂妳一個人來產檢有甚麼危險,我在這裡也比較放心。」路德維希正襟危坐,他不習慣這樣粉色氣氛的看診空間,雖然市立醫院在菲利奇亞諾住院的期間跑了不少趟,但婦科還是第一次,他偷偷瞥向另一邊的,應該是陪同妻子前來的男人,整個婦科裡面就他們兩個陪診的男人,兩人似乎一樣緊張地正襟危坐,一動也不敢動。

 

  ──唔……不知道大哥來的時候都是怎樣克服這種感覺……

 

  「一個人才不要緊呢,基爾就是這點愛操心。」伊莉莎白撫摸著明顯隆起的腹部,懷孕以前總是做著中性打扮的她開始穿起孕婦用娃娃裝,可愛以外還是有種說不出的帥氣,那是伊莉莎白特別的氣質。想起曾硬著頭皮和大哥守在女生宿舍外,就為了將大嫂追回來,路德維希突然有種感慨。

 

  「對了大嫂……寶寶的名字,取好了嗎?」

 

  「唔嗯……還沒呢,你大哥正在為了到底要和親父同名還是爺爺同名在苦惱,都沒想過如果是個女孩子要怎麼辦!不過如果是女孩的名字,我倒是想好了,想和我的母親同名。」

 

  為了保持嬰孩未來的性別自主權,基爾伯特及伊莉莎白決定不預先知道嬰孩性別,「反正出生了要嘛就是像本大爺一樣帥氣的男孩,要嘛就是像你大嫂一樣美麗的女孩!」基爾伯特曾經這樣信誓旦旦的說過。「或者他要自己決定也可以。」伊莉莎白補充道。

 

  等待的時候,有個穿白袍的身影走過來,輕拍了下路德維希的肩膀。

 

  雖然不是沒想過在這間醫院裡會見到面,但對方主動過來打招呼還是讓路德維希嚇了一跳,「莫妮卡小姐,好久不見。」莫妮卡只是輕輕點了點頭,突然若有所思地看了他身旁的伊莉莎白,以及她的肚子。

 

  「這麼快就……記得之前和愛麗絲小姐還不錯的。」她的眼神很是複雜地看向路德維希,他立刻明白她會錯意。

 

  「不、不是!這位是我大嫂!」

 

  伊莉莎白聽到對話,抬起頭來看了莫妮卡,兩人點過頭算是招呼,她繼續低下頭,翻閱基爾伯特準備給她的媽媽經育兒寶典,上了畫了一堆亂七八糟的插圖,雖然是丈夫的愛心,但連要讀文字都有點困難,她忍不住笑嘆了一口氣。

 

  莫妮卡將路德維希帶到一旁,邊說邊從白袍大口袋裡拿了張明信片。

 

  「菲利奇亞諾先生寄了明信片來,你有收到嗎?」那是一張相片,在長得比人還要高大的果樹園裡,拿著裝滿水果籃子的菲利奇亞諾正對著鏡頭露出燦爛的笑容。

 

  路德維希震驚地多看了好幾眼,雖然背後的文字他並沒有細讀,但也確定是菲利奇亞諾的字跡,說好會寄信的,為什麼莫妮卡收到,自己卻沒收到呢?路德維希逼自己提問。

 

  「……沒有。」他努力抑制聲音中淡淡的不可置信,莫妮卡聽了只是挑挑眉。

 

  「是嗎?說不定幾天後就到了,再等等吧。」她本來無意,只是想知道菲利奇亞諾或許會和他說些甚麼。

 

  「那傢伙……過的好嗎?」路德維希搔搔頭,暗下的眼神左右飄忽。

 

  「信上說還不錯。」莫妮卡揚了揚手中的明信片,要給路德維希看,但他只是搖搖頭。他不敢看,如果是菲利奇亞諾對莫妮卡的表白,自己承受得了嗎?但本來以為很痛的,卻似乎不如想像中難受。

 

  好像是不在意了,在他沒注意到的時候。

 

  後來醫生對伊莉莎白的產檢做了甚麼說明,路德維希完全沒有聽進去,只是像機器一樣地抄寫下來,保留給基爾伯特參照。他心裡還惦記著可能遲延送來,或是根本不存在的那封信。是惦記著,抑或是「強迫自己惦記著」。

 

  接下來的幾天,路德維希將自己完全投入於工作之中,熱烈之程度將所有精力發洩,彷彿生活只剩下公司及企劃案,儘管對於生活並沒有任何不如意,他還是一個勁地加班、拒絕任何應酬,本田菊看了都很擔心,但確實沒有任何理由,也就問不出任何事情。

 

  直到某個早晨,沒有收到菲利奇亞諾的信件,倒是先收到來自愛麗絲的簡訊那一刻,路德維希才突然停頓了,滑開訊息那一刻,他好像也滑開了心中的什麼,靜如止水的心掀起波瀾萬丈,無法恢復。

 

  那只是一段問候,及一句問句。

 

  "星期五要不要一起吃飯?我發明了新菜單唷( ^ω^)

 

  路德維希只遲疑一秒鐘,就立刻回覆拒絕。

 

  "不,星期五還有會議,沒辦法去。"

 

  其實就是個飲酒會議,隨便什麼理由都能逃掉的。但是路德維希不知道為什麼,還不想見到愛麗絲,彷彿只要再看到她一次,自己就將再也不是自己,不該開啟的大門會被粗暴地拉開。

 

  他的心應該還在痛的,為了菲利奇亞諾的離去而痛,而先前和愛麗絲在一起的回憶本該無法彌補這樣的感受,但路德維希總覺得自己陷入越來越深沉的迷惘,他真的期待收到信嗎,期待菲利奇亞諾的音訊?或者比起這件事,他更想知道拒絕了愛麗絲以後,她會怎麼回覆自己?

 

  送出後不久,路德維希就後悔了,但也不想彌補已經送出的訊息。

 

  這樣就好,維持這樣就好。

 

  他想,半帶逃避心態。

 

  沒想到隔了一天,星期日一大早,趁著雪停了準備帶三隻大狗散步的路德維希,一打開門,立刻就見到蹲在家門口外的愛麗絲,鼻頭被凍得紅通通,看來已經埋伏一段時間了。

 

  「妳怎麼來了……?」路德維希想無視準備宣告罷工的大腦工廠,和清晰得好像世界都能聽得見的心跳聲。但他幾乎無法阻止自己,主動將戴了手套的手碰向愛麗絲,將溫暖帶給她。

 

  她蹭了蹭捧著自己臉頰的大手。「好溫暖喔......嘿嘿,因為想見你,我就來了。」她小吐舌頭,和三隻狗兒揮揮手。「我也好想念你們唷~Ciao!」

 

  路德維希幾乎費盡全力,才能控制自己不擁抱她或是親吻她,硬憋著而皺起眉頭的的臉最後只吐出一句話。

 

  「要一起去蹓狗嗎?」

 

*****

好難表現出路德維希矛盾的心情,不知道這樣有沒有辦法傳達給正在看文章的你/妳?

就要開學的這周過得很慌張,一下子就到了暑假的最後十分鐘,只能說新學期加油,然後,我會繼續努力更新的(雖然可能更慢了......)新學期的目標,以不爆肝的方向努力!

那麼,感謝陪伴一整個暑假的妳/你!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九芎
  • 就親下去抱下去啦~~~~~~~~~~~~~~~~~~~(失控
  • 請、衝、動、點、好、嗎(冷靜##

    Toku 於 2014/09/15 21:07 回覆

  • 九芎
  • 我以為妳叫我冷靜(眼殘
    所以他其實很容易腦衝但是很ㄍㄧㄥ?!
  • 嗯啊,因為是德國人(這理由真是超萬用的!!

    Toku 於 2014/09/21 23:27 回覆

  • Clover
  • 何必自虐啊,阿西
    怎要怎樣就怎樣吧!(不是
  • 所以就一起去蹓狗哈哈~

    Toku 於 2014/09/28 01:0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