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義呆利》國家擬人文二次創作,與原著無關

  

*CP:路德維希˙拜爾修米特(德/國)x愛麗絲˙瓦爾加斯(義/大/利女版)

 

*CP慢慢增加中,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第幾天,沒有音訊了呢?

 

  是否那天的自己做的太過份了?

 

  堆滿雜物的狹小客廳裡,愛麗絲抱著紅綠白三色相間的抱枕,縮在暗色沙發的一角。她偏著頭,總是掛笑的小臉蛋,如今只剩難以掩飾的落寞。

 

  他說可以叫自己路德,那是對他最親膩的稱呼。她很開心,甚至感受得到自己胸口的悸動,加快的心跳及困難的呼吸,是這麼明顯。

 

  但下一秒,她就失落了。這是第一次,聽到表弟菲利奇亞諾的名字時會這麼刺耳。揪緊的心頭,好難受。

 

  她不知道自己的吻落在哪裡,臉頰或是唇畔,因為她閉上眼了,這個吻又急又快,帶著最多的成分是賭氣,和討人厭的不甘心。

 

  一向隨心所欲的的生活態度,愛麗絲不想控制自己的情緒,喜歡就喜歡,討厭就討厭,但對於自己表弟的這種妒忌,令她感到自我厭惡,又對路德維希及菲利奇亞諾的關係傾羨不已。

 

  愛麗絲第一次好希望自己可以成為誰心目中的那個特別對象,但那個人卻因為自己的魯莽離去,她的心慌意亂和無所適從,只能鼓起勇氣傳了訊息聯絡,但在路德維希回覆拒絕的簡訊後,又一下崩盤,將不安化為動力,驅使她走向他的所在地,在輾轉難眠的夜晚結束之際,飛奔而去。

 

  直到被他的手觸碰到雙頰,才發覺周遭有多寒冷,而在他身旁,又有多溫暖。路德維希脫下自己的圍巾給她,愛麗絲才察覺到自己服裝的單薄,連特別準備的料理,都在雪地裡凍涼了。

 

  「……對不起。」愛麗絲雙手埋在那條對她有些嫌長的圍巾裡,怯怯地說。

 

  「怎麼了?為什麼要道歉?」路德維希遞上一杯熱可可,他讓三隻狗兒在寵物的遊戲區裡奔跑,即使冬天厚重的皮毛也不怕寒冷,而他們兩人就併排坐著,到放牧時間結束以前,好像還有很多時間。

 

  「路、路德,是不是在生我的氣了呢?那天那樣做,真的很抱歉。」愛麗絲接過熱可可,冒出熱騰騰的蒸氣,白花花的煙,讓她有點看不清他的表情。

 

  她喊他路德,他說可以的。雖然有些投機取巧,但愛麗絲不在乎成為誰的替代品。路德維希停頓了一下,緩緩地才明白了她指的事情。他伸手摸了摸她的頭。

 

  「沒事,我不在意。」有那麼一瞬間,他想到最終沒有收到的信件,但接下來又繼續將注意力放在愛麗絲身上。

 

  「那是做給我的嗎?」愛麗絲還是低著頭,身側放著一個小提籃,他認得那個提籃,以前放過提拉米蘇的。

 

  「咦?啊!是的,可是,已經冷掉了……」愛麗絲放下熱可可,將提籃放在腿上打開,裡面是幾個小餐盒,裝著她的「新菜單」料理。

 

  「回去加熱就好了,沒關係的。然後……謝謝妳。」路德維希試著安慰她,愛麗絲默默不語,兩人有默契地向對方靠了一點、再靠一點,距離好像漸漸縮短,雖然速度很慢,眼看就要碰在一起,狗兒的聲音突然吸引他們的注意。

 

  跑過來的是Bkackie,嘴裡還叼了一只紙箱,裡頭有一黑一白兩隻小貓,白的一動也不動,看不出情況,靠在黑的身邊,黑的則戒慎恐懼地守在白的身旁,但對於被大狗叼來這件事,身形嬌小的牠根本無力抵抗。

 

  「是被棄養的小貓嗎?是不是受傷了?」愛麗絲先走近,想要再靠近一點,但小黑貓張牙舞爪的不讓她接近,路德維希擋在作勢撲過來的小黑貓和愛麗絲之間,與牠對望著。

 

  我不會傷害你們,所以讓我看看你的同伴。

 

  路德維希以眼神傳達給小黑貓,又對峙了半晌,牠才退開,但還是在一旁守著,隨時保持警戒狀態。路德維希點點頭,伸手碰碰小白貓,還有呼吸,但完全沒反應。

 

  「牠怎麼了?」愛麗絲很是擔心,路德維希將三條狗的牽繩交給她,自己抱起紙箱。 

 

  「詳細情形我不清楚……走吧,去一趟獸醫院。」

 

 

  經過醫院的縝密檢查,小白貓應是營養不良的昏過去了,期間獸醫替牠打了營養針,又將小黑貓隔離處置,牠的身體狀況也不好,卻持續不斷地叫著,細微柔軟的呼喚聲似乎非常擔心牠的同伴。那昏迷的小白貓則有感應似的,將頭朝向黑貓的方向,儘管眼睛來一次都沒張開過。

 

  「好險發現得早,不然再下一場雪,小白貓或許就撐不過去了。」愛麗絲和三隻大狗在候診室聽路德維希說,他微微笑了一下,拍了拍緊張的愛麗絲。

 

  「沒事了,只要等營養針發揮作用,小白貓醒來,就都沒事了。」

 

  「接著牠們會怎麼辦呢?」

 

  獸醫師聽聞,也跟著走出來。「既然是撿到的話,我會幫牠們找認養人......但是現在有個問題呢,我這裡已經沒有多餘的地方收留動物,大概只能留置一隻,另一隻要轉到其他的機構等待認養……」小黑貓好像聽懂了獸醫師的話,硬撐著本來就虛弱地身體,不停拍打籠子,想把還在昏迷的小白貓叫醒,牠的叫聲淒厲,三人聽了忍不住都愣了。

 

  「請問,牠們……是兄弟?」

 

  「沒有血緣關係呢,被丟棄的似乎是黑貓,牠身上還綁著三色緞帶。白貓的話大概是經過的,兩隻就處在一起了吧?不過這兩天的大雪來得突然,就算是經驗豐富的流浪貓也不一定撐得過,更何況兩隻都還這麼小,判斷大概快一歲,說不定一隻是被人類丟棄,另一隻則是被母貓丟棄了。」獸醫師是這樣說的,愛麗絲很想將兩隻貓一起帶回,但公寓不能養寵物,她焦急地要哭出來,小黑貓不想和小白貓分離,但他們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要不然,我都先帶回去吧。」最後,路德維希自告奮勇。

 

  「咦?可是你已經有三隻狗了不是嗎?而且生病的貓照顧起來很費力,復健期間,晚上也都要起來餵食喔。」

 

  路德維希盤算了,好像真的有點不簡單,但這時又換愛麗絲舉手。

 

  「我、我可以幫忙的!拜託,請不要拆散牠們!」

 

  他皺了下眉頭,又不住在一起怎麼幫忙?不過獸醫師笑了下,「那好,我這邊也會張貼公告的。在找到新飼主以前,就麻煩你們了。有個這麼有愛心的女朋友真不錯呢!」

 

  「我和她不是……對了,如果有人要收養,請麻煩務必兩隻一起。」比起反駁,路德維希更在意的是兩隻貓能不能在一起,辦過手續後,他們將兩隻貓一起帶回去,找些廢棄抱枕花了一個晚上做窩,另外還有發現牠們的Bkackie,像移動式暖爐一般以身體圍住兩隻貓。

 

  愛麗絲在一旁看著,感動地都想哭泣了。

 

  「愛麗絲,先吃飯了。」路德維希將Bkackie用的狗食盆子放在牠方便吃飯又不用移動身體的地方,另一方面,他們的晚餐也準備好了,就是愛麗絲帶來的餐盒再做加熱。

 

  「路德,真的很謝謝你。」

 

  「不用謝了,發現牠們的也不是我啊。我只是做自己能做的事情而已。」餐桌上,路德維希不好意思地搔搔頭。雖然處事上可以嚴厲的像惡鬼,但愛小動物的心,他是不會輸給任何人的。

 

  「不過……這段期間每四小時就要餵一次藥,真的有點辛苦就是了。」客廳的茶几上新增了一個鬧鐘,那是路德維希用來提醒自己餵藥用的,現在正滴答滴答的響。本來不多的睡眠時間又更少了呢……只是看著那兩隻靠在大狗身上睡得香香甜甜的小貓,他還是放不下心。

 

  「如果不介意……我可以留下來一起照顧的。」愛麗絲放下刀叉,認真地對路德維希說道。她的神情儼然第一次擔負起小動物生命的小孩,在對媽媽認真地宣示「會認真照顧」一般。

 

  這種想法令他忍不住笑出來。

 

  「妳確定?這棟房子裡只有我一個男人在,妳不怕嗎?」孤男寡女加上三隻狗兩隻貓,真的不要緊嗎?

 

  「我、我只是要來照顧貓咪的,時間也不長啊!而且,我相信你。」愛麗絲再次認真地看著他,雖然這次的臉紅得像顆熟透小番茄,路德維希聽到,反而乾咳了兩聲,以掩飾自己漸漸燙起來的雙頰。

 

  「嗯,好啊。那就拜託妳了。」他低下頭,她也跟著低下頭。兩人一齊慎重地點頭。

 

  「嗯,也拜託你了。」

 

*****

都要同居了可以衝動一點嗎(冷靜#)

我需要新的火花!不管是學校還是小說啊啊啊啊-----!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九芎
  • 路德要開始調教未來ㄉ新娘了嗎WWWWWWWWWWW
  • 耶~(?

    Toku 於 2014/09/21 23:27 回覆

  • 鴉可
  • 兩隻小貓的互動萌到我了>//////<
  • 哈哈哈哈愛死這兩隻貓了,為了牠們我修改好多次後文,想讓牠們多出場幾次(結果就是到現在還無法更新......

    Toku 於 2014/09/21 23:26 回覆

  • Clover
  • 就這樣同居啦!
    進度神速呢www
  • 這是同居前奏,真正的在後頭(劇透)

    Toku 於 2014/10/10 00:2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