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義呆利》國家擬人文二次創作,與原著無關

 

  

 

*CP:路德維希˙拜爾修米特(德/國)x愛麗絲˙瓦爾加斯(義/大/利女版)

 

 

 

*CP慢慢增加中,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將路德維希喚醒的是窗外的鳥啾聲,窗沿偷偷攀進來的陽光正強烈著。他起身,發覺身體輕盈許多,手錶顯示的時間接近正午,看來也休息得很充足了。下床後,路德維希伸了個懶腰,忽然看到床底下的扔著一個水袋──前晚大概還是冰枕,旁邊有灘尚未蒸發的水,他拿起水袋,摸起來還涼涼的,端詳一下,突然想起昨晚某些事情。  

 

  一些未完待續的事情。

 

  記憶的碎片是黑暗中,一股愛麗絲特有的甜美氣息撲鼻而來,他下意識地抓住了靠近自己的那纖細手腕,或許是發燒的意識不清,路德維希分不清這是夢境亦或真實,只記得那香味,和蓬鬆柔軟的頭髮摸起來的觸感,身下的愛麗絲睜著大眼望向他,再來就是印象支離,中間許多畫面閃過,他猜測那大概不是真的,但前面那段,似乎真真切切的。

 

  路德維希感受到自己的臉頰逐漸升溫,剛退了燒的身體開始發熱,他不敢置信地靠著房門,記得睡前愛麗絲說過會留宿,如果那是真的,那這段記憶……

 

  "鏗啷"

 

  好像聽到什麼東西破碎的聲音,路德維希挫敗的延著房門滑坐下來,突然聽到門外細細的聲音。

 

  「哎呀,別靠近這裡唷。等等讓我掃乾淨,不然會受傷的。」

 

  路德維希開門走出去,發現在客廳的兩隻貓,正圍著一地碎玻璃,拿著掃帚的愛麗絲正在清理。

 

  「路、路德......?」她發現他醒了,先是愣住,手裡畚箕抖了一下,又灑一些碎片出來,發出響亮的聲音,愛麗絲這才回過神,支開兩隻貓趕緊清理地板。

 

  「你、你醒來啦?有好點了嗎?對不起,把你的一個盤子打破了……

 

  路德維希盯著愛麗絲,又與昨夜記憶重疊,兩人都沉默了一下,尷尬地對看一眼,愛麗絲連忙走進廚房。

 

  「午餐準備好了,會餓嗎?我只做了義大利麵,還可以吧?」

 

  「呃、嗯,謝謝……」路德維希坐上飯桌,斟酌著該如何開口,「那個、愛麗絲,昨天晚上......」他的眼神不自在地到處張望,看到放在桌旁的鬧鐘,那是提醒餵藥用的,可是鬧鈴設定已經解除了。

 

  「昨晚,是妳餵牠們吃藥的嗎?」

 

  「咦?嗯、嗯......是我。」愛麗絲端來兩盤義大利麵,本來以為他會提到昨晚那有些失控的場面,沒想到是說這個,她立刻用力點頭,「不想吵醒你,就把鬧鐘關掉了。」

 

  「這樣啊……」兩個人面對面坐著吃麵,又陷入無聲的尷尬。

 

  愛麗絲沒什麼胃口,緩慢地轉著麵條。想起昨晚的事情,雖然明白路德維希沒有錯,但心中還是有哪裡不平衡,第一次和誰這麼親密,卻在中途被推開的失落感。曾聽琪雅拉講述過一點「那件事情」,同為年輕女性的她,自然是偷偷地羨慕著,期待哪天在怎麼樣羅曼蒂克的場景,現在起,她卻對自己抱持著小小的懷疑,如果不是自己的問題,對方或許不會睡著也說不定。

 

  不對,明明就是藥效害的。

 

  "鏗"叉子用力插到盤子上,發出響亮的聲音,路德維希和愛麗絲同時抬起頭對視,一直趴在桌邊打盹的小義呆也被嚇醒,圓滾滾的肚子翻了一下。

 

  「啊、不好意思……」愛麗絲低下頭,三口做兩口把剩下的麵吃掉,結果糾結著這樣的問題,她最後也沒有睡,餵貓吃藥後,就在沙發上發呆到天明,早上小小補眠了一下,就開始準備餐點了。

 

  路德維希的叉子也在手裡轉,吃得漫不經心,他思忖昨晚的事情,但想不起來也沒用,看愛麗絲似乎也在發愣,才開口道:「愛麗絲,我的身體已經沒關係了。如果有事情要忙的話,離開也不要緊。」

 

  「你急著趕我走嗎?」愛麗絲聽到,立刻脫口而出,隨即又頹喪著低下頭,呆毛都沒了精神四的垂下去。

 

  「……妳誤會了,我只是擔心妳在我這裡會耽誤到事情。」路德維希也被嚇了一跳,沒看過女孩這麼激動的,急忙解釋。

 

  「沒事情,家務的話琪雅拉都會處理好的。讓我留在這裡幫你……」她喃喃地說,總是開展的眉頭都皺了起來,路德維希伸手,撫平她的眉心,愛麗絲才抬起頭。

 

  「那就別露出這樣的表情,盤子的事情沒關係,我不在意。」

 

  這下愛麗絲都不知道該哭該笑,糾結這麼久,對方還以為自己在意著的是剛剛那個打破的盤子……

 

 

  吃飽後,兩人各據沙發一角看電視,現在正播放著一點也不有趣的綜藝節目,因為昨晚差不多等於沒休息,愛麗絲已經開始打瞌睡,路德維希看著,默不作聲地將毛毯鋪到她身上,鋪開時突然被她抓住手,低下頭,愛麗絲正望著自己,琥珀色的眼眸裡有些氣憤。

 

  「你還記得昨天晚上發生什麼事情嗎?」

 

  啊,來了。果然做了些什麼吧?

 

  路德維希感受得到自己開始冒起冷汗,他立刻低下頭,無論如何,道歉要趁新鮮!

 

  「對不起,我睡昏頭了才會對妳做出失禮的行為,真的很抱歉!」

 

  愛麗絲嘟著嘴,拉著手腕的手緩緩鬆開。「真的很失禮,路德真的很失禮啊!」

 

  「都是我的錯,因為感冒才會……

 

  「路德討厭我嗎?」

 

  「咦?」被完全搭不上的問話停頓了一下,路德維希看向愛麗絲,她的大眼睛好像盈滿水霧,雙頰也紅撲撲的。

 

  「不、不討厭。」

 

  「所以是喜歡囉?」

 

  這是怎樣的二分法?他還想開口,愛麗絲又繼續問。

 

  「是到可以親吻程度的喜歡嗎?」

 

  「什麼?」問答之間,愛麗絲已經湊得更近,她的手壓在他的大腿上撐著身體,另一手搭著他擺在沙發上的手,正快速縮短距離。

 

  「等、等一下,妳怎麼了……

 

  「可以吻你嗎?」

 

  「愛麗絲!」

 

  愛麗絲停止動作,眼裡閃過一絲驚嚇,路德維希急忙收斂起態度,先是嘆了口氣,再以平緩的語氣問道:「到底發生什麼事?」

 

  「昨晚的事情,你不記得了嗎?」她沒有拉開距離,半個人貼在他身上,說出的話語近得彷彿可以交換彼此的氣息。

 

  路德維希老實地搖搖頭,「只記得片段。」

 

  這次換愛麗絲嘆口氣,難得有些稀奇,她坐回沙發,就貼在路德身側,隔了好一會兒才開口。「對不起,我老是笨手笨腳的,說要養貓,卻也沒有照顧,才會害你病倒,還把你的一個盤子打破。」

 

  「盤子的事情我不在意,生病……那是我自己沒做好健康管理,不是妳的錯。」聽著女孩將責任往身上攬,路德維希難得帶點焦急地澄清。「而且,妳能來……其實我很高興。」

 

  這次換愛麗絲驚訝了,很快地轉過頭去,臉上已經沒有方才的垂頭喪氣。「真的嗎?不是覺得我很累贅,或是只會添麻煩?」

 

  「沒有,真的沒有。」路德維希伸手摸摸她的頭,看女孩瞇起眼,就像那隻白色小貓的反應。他記得小義呆剛醒不久,急著將喜悅傳達給愛麗絲的他忘記時間尚早,打電話給她,那個時候愛麗絲的聲音也是像現在這樣,開心的反應,也是像現在這樣。

 

  一個笑容,就能立刻將自身的快樂傳達給他人。

 

  這是他嚮往的。

 

  當路德維希還在回憶時,愛麗絲又回到剛才的姿勢,「那麼,我可以吻你嗎?」

 

  「等等,可是我感冒還沒好……」而且兩者之間沒有因果關係吧?為什麼不是累贅了,就要親吻呢?

 

  「只是一下下,不會傳染的。」女孩還不放棄,繼續想盡理由說服男孩,一邊像看見獵物的貓一樣慢慢逼近。

 

  「我......好吧。」最後,路德維希又舉雙手投降。

 

  怎麼覺得最近老是在妥協,當愛麗絲的香氣貼上唇邊時,路德維希突然有這樣的想法,不過接著他就沒有能力繼續思考下去,彷彿香檳似的吻,微醺亦難分難捨,奪走他的思考能力,或許不到一秒的時間,分開後他看著近在眼前,對自己微笑的女孩,腦袋越發迷惘。

 

  總覺得認識越久,越不能了解哪個才是真正的愛麗絲。一開始帶著大姊姊形象豋場,精明幹練的女子,到如今在自己懷中撒嬌求吻,像隻小貓的少女,路德維希總覺得愛麗絲像是一輪明月,等在雲霧之中,不到撥雲見日看不清她的真面目,但又或許這早已是她的全部,不管哪個她都是愛麗絲。而他也被這樣的她深深吸引,無法自拔,情不自禁。

 

  這或許,就是喜歡吧?

 

*****

打得很迷惘,因為自己說念完書就會發新篇所以也做了(希望是一種履行自己對自己承諾的概念)

可是看著今晚香港的事情,又很難過,心情好像回到行政院那一夜。

香港加油,台灣也是,不要放棄。

爭取自己的權利,沒有什麼不對,世界正看著呢,不孤單的。

會天亮的。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九芎
  • 像弟弟般的路德有點萌~~~~
    其實有時候喜歡一個人的感覺真的很簡單
    但是怎麼覺得這麼單純的兩顆心
    相遇之後卻有這麼糾結的情感
    道歉要趁新鮮這具超好笑wwwwwwwwwwwwwwww
  • 就跟推理要在晚餐之後一樣(造樣造句?)
    如果兩顆心可以互相吸引,那真的是件好幸運的事啊......

    Toku 於 2014/10/10 00:18 回覆

  • Clover
  • 想不到愛麗絲這麼主動www

    道歉要趁新鮮,這句真的很有趣

    本以為吻到一半,會變成路德回吻
    沒想到就這樣蜻蜓點水ww
  • 這是初戀系列嘛~
    如果是葛格的話應該就直接跳滾床單了(欸)

    Toku 於 2014/10/27 23:2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