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義呆利》國家擬人文二次創作,與原著無關

 

*CP:路德維希˙拜爾修米特(德/國)x愛麗絲˙瓦爾加斯(義/大/利女版)

  本田菊(日/本)x灣(台/灣)

  

*CP慢慢增加中,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那個吻有點甜。

 

  帶著柑橘茶的香氣,那是愛麗絲那天下午泡的茶,理由是他的生病還沒好,喝些熱的比較不傷喉嚨。她的唇軟軟的,好像小時候吃過的棉花糖,貼在自己因乾燥而粗糙的唇上,他都擔心弄痛她。貼合的時間不長,不夠他品味,分開時帶著失落感,但下一刻,又因為她綻放的笑容而得到填補。

  

  真不可思議。

  

  路德維希下意識抿了抿唇。那是令人回味的經驗,他已經迫不及待地期待下一次,即便不會表露於臉上。

  

  暗色木桌上平躺著一張明信片,來自威尼斯水鄉的明信片。痊癒當天,基爾伯特帶來伊莉莎白準備給路德維希的健康食品,也帶來這張明信片,似乎是上次來訪時,被夾帶在隨身物品中誤帶回去的,和莫妮卡差不多的時間寄來的信,他並沒有忘記自己。

  

  菲莉奇亞諾跳舞般的字跡飛舞在明信片背面,內容不外乎是要路德維希照顧好自己,現在人在家鄉,過得很愉快云云。信末的封籤,他留了句祝福給路德維希,雖然沒有表明是為了什麼,可他總覺得自己理解。

  

  已經理解了,那麼下一步呢?

  

  擱置在心中的情感,悄悄地膨脹,充斥空間不大的心房,將他的胸口壓迫地難受,唯一解除痛苦的方式,就是待在女孩身邊。

  

  路德維希其實明白這種感覺的名稱,卻不明白它的來源,他不想抱著不明不白的心態待在她身邊,於是回到工作崗位的第二天晚上,他找了本田菊一起晚餐。

  

  「路德先生,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我們走…….」本田菊進入路德維希的辦公室時,他正在發愣,電腦已經關機了,黑掉的螢幕正好反映了他的表情,若有所思地。桌上擺了張明信片,但他的目光不在上面。

  

  「路德先生,你還好嗎?大病初癒就來上班是不是太累了?」

  

  「啊、本田,我沒事。不好意思,我們走吧。」本田菊拍了拍路德維希的肩膀,他才回過神來,胡亂將明信片塞進公事包裡,一起下樓吃晚餐。

  

  「不過,還真難得呢,路德先生會如此心不在焉。」本田菊笑著,他以一貫從容不迫的態度,在人來人往的居酒屋裡找了讓兩人都能舒展四肢,足夠寬闊的座位,等待餐點前,他靜靜地喝茶,同時也等待友人的話題開始。

  

  「本田,上星期五謝謝你。」路德維希從道謝開始,他選擇一家有名糕餅店的茶點做為謝禮,本田菊沒有推辭,笑納下禮物,因為他想只是道謝的話,這應該不會是重點。

  

  接下來,路德維希果然坦承了邀約他共進晚餐的真正理由。

  

  「另外,有點事情想找你商量……就是,我好像……喜歡上愛麗絲了。」

  

  終於發現了啊,本田菊只是微笑,跟著點了點頭。

  

  服務生端上啤酒與下酒菜的期間,他向路德維希坦白萬聖節根本是他的主意,作為宣傳部的主管而被指派了要讓同仁和樂交流的任務,本來要路德邀請愛麗絲只不過是聊勝於無,但沒想到在舞會進行中,卻能看見兩人的距離漸近,可以那般甜蜜。

  

  「有好一陣子,公司的人都在談論路德先生的事情,笑起來竟然能如此溫柔。」本田菊說著,「我相信瓦爾加斯小姐也有同樣的意思,既然如此,路德先生為什麼不試著表白看看呢?」

  

  路德維希先是正襟危坐,聽本田菊不疾不徐地講述公司內部的八卦,總是緊皺的眉頭沒有放鬆的跡象,手裡的酒是一口接一口的喝,直到微醺以後,他開始趴在桌上,看似想了很久,欲言又止。

  

  直到酒精發揮作用,難以啟齒的事情才能出口,這不僅是對戀人的表白,有時對朋友也是一樣。本田菊不急,就慢慢等著,眼看酒杯見底,又請服務生添了一杯。

  

  「……我、我擔心,其實我喜歡的人不是愛麗絲,而是將愛麗絲作為菲利的替代品了……這樣的我,沒有辦法帶給愛麗絲任何幸福的感覺的。」他說話時,腦海中同時想到拿了「菲利奇亞諾也是這樣的」這句話作為藉口,那時的愛麗絲似笑非笑的表情,路德維希突然明白,他們都不希望這樣。

  

  本田菊先是停頓一下,才瞭然般地點頭。

  

  所以他才覺得和路德維希在一起很有趣,還有菲利奇亞諾也是。他想起學生時代起,共處的兩位個性大相逕庭的友人,他一直站在局外人的角度看著他們,兩條線越走越近,又漸行漸遠,畢業後,和路德維希相同公司的本田菊只見得到他,繼續看著另一名友人的離去,及接下來另一條和菲利相似的線,交錯在好友的生命裡。

  

  這就是「緣」嗎?抓不住的一個,和主動接近自己的一個,簡直一體兩面似的,好像寫在手紋裡的,命中註定的相會。

  

  他恍神於本田櫻那裏聽過的論述,又拉回現實,跟前,路德維希還滿臉苦惱地等著他的回答,情竇初開的大男孩,卻又不明不白是怎麼回事。本田菊深呼吸,今晚他要負起開導的責任了。

  

  「我不太理解路德先生的意思。」他晃了晃手中的酒杯,看光滑的液體反射著上頭昏暗的燈光。

  

  「什麼地方不能理解?」路德維希問。

  

  「路德先生說,不希望瓦爾加斯小姐作為菲利先生的替代品,可是路德先生,明明就是希望瓦爾加斯小姐,可以得到幸福的,對吧?」

  

  路德維希抬起枕在手臂上的頭,看向他,那雙漂亮的藍眼睛充滿迷惑。

  

  「路德先生,其實是很在乎瓦爾加斯小姐,才會在乎她有沒有得到真正的幸福,而不是作為別人的替代品。那麼……」本田菊也看著路德維希,其實他很不習慣和他人直接地眼神接觸,不過真誠的話就是要看著眼睛講,即使再不自在也一樣。

  

  「路德先生,你就是喜歡上她了,才會替她設想,不是嗎?」路德更加迷惑,本田菊連忙思索如何說明清楚。

  

  「就是喜歡上了,才會每個方面都替瓦爾加斯小姐想好了吧?是因為你眼中看到的,是真正的瓦爾加斯小姐,而不是菲利先生,反而對於菲利先生……」他頓了頓,斟酌用詞。「這麼說有些失禮,不過你恐怕已經沒那麼喜歡他了,或者是,自始至終,路德先生對於菲利先生,都只是一種情感寄託的眷戀而已。」不是真正的喜歡。

  

  只是執著而已。

  

  這是本田菊沒有說出口的話,不過路德維希聽懂了。因為沒有得到過,也就不會有失去。在這之前,因為對菲利奇亞諾的投射而開始注意到的愛麗絲,卻因為她的個人魅力,讓她漸漸成為超脫菲利,獨立佔據路德維希心目中的一塊地,他開始替她的立場著想,就是已經轉移投射,最好的證明。

  

  「……稍微讓我思考一下。」

  

  「好的。」既然要思考,本田菊便讓自己完全安靜下來,融入背景,就連啜飲著啤酒也不發出任何聲音。

  

  難得看見煩惱的路德維希,本田菊盡了最大的包容,當店家要打烊前一刻,他終於抬起頭,下定決心般地宣示。

  

  「我決定,要向愛麗絲表白。」

  

  「嗯,祝福你。」

  

  路德維希終於露出今晚的一個微笑,他拍拍他的肩膀,「謝謝你,本田。」一直到好久以後,終於空出空間思考其他事情的路德維希,才發覺在自己沒有透漏一絲一毫以前,本田菊都已經看在眼裡,他不曾述說自己對菲利奇亞諾的心情,但這位沉默睿智的東方友人,都明白。

  

  臨別後,看著路德維希元氣十足地計畫起告白任務,本田菊突然非常想念還在另一個城市努力的戀人,身邊的人正沉浸在戀愛的喜悅,他也不遑多讓。第一次,他不計算時差,不假思索地按下快速鍵,嘟嘟聲後是一如往常開朗的聲音,帶著不可置信的語氣。

  

  「喂……菊?」

  

  「灣,我好想妳。」他說,緊張地沉默了一刻,終於聽到對方的笑聲,甜甜的,就像她一樣。

  

  戀愛,真的能讓人充滿幹勁。

 

*****

其實這篇男子會大概策劃了半年多(掩面)在我剛寫愛麗絲的初登場時,男子會的雛型就跟著完成了

雖然和最初的草稿有一點點不同,本田整個戲分爆多啊究竟

不過反正這樣那樣,能夠察覺心意真是太好了(好久的男子會)

希望告白順利XD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九芎
  • 策劃半年的MEN'S TALK~
    超用心的啊
    祝告白成功!!!!!!!!!!!!!!!!!!!!!!!!!
  • 告白成功~

    Toku 於 2014/10/10 00:2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