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義呆利》國家擬人文二次創作,與原著無關

 

*CP:路德維希˙拜爾修米特(德/國)x愛麗絲˙瓦爾加斯(義/大/利女版)

    

*CP慢慢增加中,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六點前一刻,路德維希在鬧鐘響起前清醒,順手按掉即將開始的尖銳叫聲。

 

  沒想到繞了一圈,還是回到這棟房子。他看了眼擺放在陽台邊的香水草花瓶,在充滿暖氣的室內蓬勃盛開,絲毫不受外頭紛飛大雪的影響。

 

  想起有些慘不忍睹的「預定告白日」,最後,是穿著高級西裝的路德維希,捲起衣袖、厲聲指揮其他三個已經在發懶的人一起工作,一群人加速收拾家當物品,才能趕在房東的最後時限前搬離,回到家時西裝都髒了,屋內也堆著未拆封的紙箱,到處亂糟糟的,沒有秩序,但路德維希生氣不起來,他還沒辦法思考這些事情。

 

  一想到愛麗絲就在同一個屋簷下,路德維希就無法冷靜,他洗了把臉,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翹起的金髮還沒壓平,臉上清楚寫明不可置信,都過去五天,還處在不敢相信。

 

  「……沒想到真的同居了。」

 

  雖然每天早上都這麼說了一遍,但難以相信就是難以相信。

 

  通往一樓的走廊上充滿烤麵包的香味,進廚房時愛麗絲正在準備早餐,見到路德維希便對他嶄露微笑,就像那盆香水草,絲毫沒有疲態。

 

  「路德,Ciao~早餐再一下就好囉!」

 

  他僵硬地點頭回應,第一天見到這個畫面時整個人幾乎石化,太多資訊流轉不過來的腦袋乾脆直接罷工,任由粉嫩的愛心一顆顆掉滿地。多了一個一起住的人,還是自己喜歡的女性,他凝視穿著圍裙的她的身影,如果說新婚生活有甚麼小確幸,大概不過如此了吧……

 

  磨蹭褲子的毛茸觸感將他拉回現實,Aster把今天的報紙叼來了,回神時愛麗絲已經佈置好餐點,正在木桌另一頭端坐等他一起開動。

 

  「今天也會回來吃晚餐嗎?」

 

  「嗯……麻煩妳了。」

 

  路德維希心不在焉地翻弄報紙,實則偷瞄愛麗絲比較多。前幾天才說過讓她把這裡當自己家,不用特別做些甚麼也沒關係,但愛麗絲相當堅持至少要準備食物作為換宿的回報,反正她的手藝也很好,路德維希拗不過她,只好說定著折衷方案──兩人輪流準備,因為都有工作在身,也不是隨時可以待在家裡處理雜事的。

 

  「路德,路上小心!」出門前,愛麗絲手裡抱著兩隻撒嬌的小貓,身邊圍著三隻大狗,六個「家庭成員」一起目送他出門,路德維希靦腆地揮揮手,心中有股悸動說不出口。

 

  好像可以體會「同居」的真諦,彷彿做夢似的,路德維希第一次期待下班趕快到來,甚至希望可以不要上班,管那些見鬼的工作去死吧,他只想和她待在一起,還有他們的寵物一起,經營一個美好的家。

 

 

  傍晚,一如往常的居酒屋,一如往常的酒友,看似男子會又要開了,一向拿手於判讀表情的本田菊,觀察到路德維希一臉凝重,猜測他大概是告白失敗,便平靜等待即將到來的苦水海潮,在被淹沒之前,他還是想盡點心力幫幫自己的好友脫離情關,畢竟,人生苦短,何必單戀一枝花嘛。

 

  「本田。」路德維希飲下第一口茶後說到,他難得沒有點酒,只有幾盤小菜的桌子空蕩蕩的,好像也不打算吃個盡興。

 

  「在下洗耳恭聽。」

 

  「我……我並沒有成功地告白,但是,我現在和愛麗絲同居了。」

 

  「嗯、嗯、好。」果然和想像中同樣呢,本田明瞭地點著頭,點到第三下時,突然頓住。

 

  「路德先生,你說,你和瓦爾加斯小姐正在同居?」

 

  「唔......沒錯,是上星期開始的。」

 

  「可是告白不是沒成功嗎?」

 

  「嗯,我的確找不到機會說出口。」

 

  「那麼為什麼......?」

 

  本田瞪大了眼,心裡頭第一句話就是可惡啊!如果可以,誰不想和自己心愛的人同住一個屋簷,從早晨睜開眼的第一個畫面,就是心愛女子的睡顏,還有那些同居才能進行的各種拉布活動,此時此刻心繫遠方的他,哀怨地都想咬手帕了。

 

  路德維希查覺到那股突然冒出的怨氣,趕忙解釋:「不、不是你想像的那樣,我們是同住一個屋簷下,但還是分房睡的……

 

  「為何不直接同房呢?您也比較希望同房的,對吧?」

 

  第一次見到總是瞇著眼睛笑容可掬的友人雙眼瞪得像牛鈴一樣大,說話語氣咄咄逼人,好像看到東方傳說中的咒怨娃娃,路德忍不住冒起冷汗。

 

  「本田,你沒事吧……?」

 

  本田菊停頓一下,立刻恢復平時笑瞇著眼、說話恭敬的樣子。 

 

  「抱歉,一時失態。」

 

  「沒什麼。」路德低頭看了眼手表,時候差不多了。「不好意思,今天我要先離開,愛麗絲說要準備晚飯。」

 

  他拿起西裝外套,「謝謝你,總是願意聽我說。」

 

  「哪裡,這是朋友應該做的。」晚餐?儘管還笑著,本田突然感受到眼球刺痛,還有陣陣冷風刺穿身體的感覺。記得年假還有剩吧?乾脆一次請完,去灣兒所在的地方住上一陣子算了……

 

  畢竟人生苦短,能陪在那朵花身邊的話,誰不想這樣做呢?

 

  只是今年的冬天格外地冷罷了。

 

  回去的路上,路德維希接到基爾伯特的來電,說是要在家裡舉辦聖誕派對,連同安東尼奧、法蘭西斯及他們的友人一起,因為舊房子空間比較大,要他提早準備準備。

 

  「越多人越好!啊~不然你把本田也找來吧?還有小義啊~小天使小義!」

 

  「嗯、我知道了……菲利奇亞諾已經不知道旅行到哪裡去了……那大哥晚安,替我向大嫂問好……

 

  掛掉電話,走進車站前,路德維希看到一個披著酒紅大衣的背影,又長又捲的褐色頭髮垂著,正在講電話。對方正好結束通話,放下手機轉過身,才發現原來是琪雅拉。

 

  「啊、馬鈴薯肌肉男?」

 

  「妳好。」還真是不期而遇,想起每次出現這個稱呼,大概又是一連串的數落,路德維希僵直了身體,試探性地問:「今晚愛麗絲要煮飯,要不要一起來?」

 

  「咦?你真的希望我去嗎?不過我才不要呢,今天晚上還有約會在。倒是你,為什麼做飯的是姐姐不是你?啊?」

 

  「……是愛麗絲自願的,現在是輪流,每天都換一個人負責早餐和晚餐……

 

  琪雅拉挑起眉毛,「早餐?你吃過姐姐做的早餐?真不可思議啊!」

 

  難得沒有開罵,反而說起愛麗絲的事情,路德維希面露不解。

 

  「因為姐姐那個人最喜歡睡覺啦,要她犧牲睡眠早起比要清除這世上的黑手黨還要困難,結果她居然願意為你做早餐。」

 

  她的嘴角微勾,彷彿在微笑。路德維希發現印象中,自己好像沒看過琪雅拉笑,因為是雙生子,和愛麗絲的笑容很像,但其中又透出一股傲氣。

 

  「好好對待我姐姐,她這次大概是認真的。你也聽過她的故事了吧?要是你讓她傷心哭泣,我絕對找黑手黨的人收拾掉你。」不過咄咄逼人這點還是沒變,路德維希慎重地點頭。

 

  「我可以向妳保證,會令愛麗絲哭泣的事情,我絕對不會做的。」

 

  只不過早餐還是換班吧,聽到琪雅拉的講述,他的胸口同時湧現喜憂參半的情緒,喜的是愛麗絲的早餐是如此難能稀奇,憂的是為了自己改變作息的她,令他心疼。

 

  「那麼,愛麗絲還在等我,我先回去了。」

 

  「替我向姐姐問好。」琪雅拉揮揮手,這次,他好像真的看到她的微笑。

 

 *****

「時間就和乳溝一樣,擠一擠就有了」(不知道是誰講的)

所以我很努力地擠出一小時來打稿,終於把卡關兩周的文生出來(覺得感動)

本田的戲份大概就到這裡吧,接下來回歸跑龍套(欸)畢竟一直拿強力閃光閃他老人家對眼睛也不好啊~

是說,有時候覺得,越能寫出甜文或快樂結局的自己

其實說不定越不了解愛情的真諦

所以我還在探索,希望即便是同人誌也好,也可以有更深更廣的內涵

然後謝謝看到這邊的妳/你,結束打稿,繼續行政法地獄(哭)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臥水
  • 我捨不得本田,他做得一手神助攻,不考慮給他一點獎勵嗎?(yay)

    而且我挺喜歡這種童話般的甜美氛圍,愛情真諦因人而異,可是最簡單的所求不過看著那人幸福便好。XD
  • 會的,給本田的獎勵不會少XDDDD
    「最簡單的所求不過看著那人幸福便好」,好喜歡這句的理念!

    Toku 於 2014/10/27 23:23 回覆

  • 九芎
  • 推本田神助攻+1
    感謝妳的用心,我的確也覺得有的時候完美的結果有時是我們將我們夢寐以求的愛情美化的結果(但這篇希望黑皮結局啊爸托!!
    很有意思的是還蠻多二次元的西批可以給我們對於感情的探索,這些我們覺得很有愛萌的滿臉血的人物角色,藉著創作他們的同人情節反省自己的觀點……
    耶黑~感謝有這樣的好文讓我星期一有爬起床的動力(?
  • 絕對會黑皮安定的啊~放一百個心吧~!!
    原來這是起床文嗎(欸?)
    是說,透過寫下他們的故事,我自己是感觸很多,也反省了很多啦
    突然感受到自己害人不淺.........(土下座

    Toku 於 2014/10/27 23:35 回覆

  • Clover
  • 時間就和乳溝一樣,擠一擠就有了
    這句話是真理(最好啦

    沒想到琪拉雅接受了,真是意外啊

    萌萌的同居,害我都有點想寫了www
  • 哈哈哈快動筆吧小柯姐姐!
    不過琪雅拉這算是留校察看吧,最愛姊姊(和另一邊是最愛弟弟)的她是沒這麼容易放行的啦~

    時間真的能用擠的,就是深淺的差別而已(欸)

    Toku 於 2014/11/30 00:0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