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義呆利》國家擬人文二次創作,與原著無關

 

*CP:路德維希˙拜爾修米特(德/國)x愛麗絲˙瓦爾加斯(義/大/利女版)

    

*CP慢慢增加中,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前菜的話,魚肉沙拉應該可以吧?」

 

  「嗯。」轉開螺絲,將面板拆下來。

 

  「那麼,主菜是烤鵝肉喔?」

 

  「好。」仔細對照手中的說明書與眼前的模板,試圖找出問題的所在。

 

  「點心......我來做義式聖誕蛋糕好不好?你有聽小義說過吧?所謂的Panettone*!」

 

  「聽過但沒吃過,可以啊。」已經拆到第三層了,還是沒發現導致暖氣不能轉動的原因。

 

  「飲料呢?香檳?紅酒?」

 

  「熱紅酒。法蘭西斯今年不知道會不會再帶酒來……有把香腸算進去嗎?」路德維希轉過身問,愛麗絲倚靠在門板上,正在紀錄聖誕晚餐的菜單,時而伸手搔搔趴在左肩上的小義呆。

 

  「有,一定不會少的。」她望向他笑了下。

 

  路德維希也笑,不過一下又板回臉。現下的問題是愛麗絲入住後不久,客房的暖氣就壞了,大雪隆冬之際不可能讓她繼續睡這裡,本想著自己修理就好,不過說明書不知道是哪國產的,對照著看了好久還是看不出問題,請人修理須等到星期一,看來無論如何只剩一個辦法……

 

  「路德,其實修不好也沒關係的。」

 

  「不准說要跟我──」

 

  「我跟你一起睡就好啦!」

 

  「愛麗絲!」

 

  「喵~」小義呆被猛然站起來的路德維希嚇得往後翻,小小的身軀在落地前輕盈地翻了一圈,四角著地後一臉悠閒地整毛。

 

  「......妳去睡我房間,我去睡客廳。」

 

  「不行!早餐都已經不讓我做了,現在還鳩佔鵲巢,這種事人家做不出來啦~不然你睡床上,我打地鋪。」

 

  「……不行。」

 

  「那我睡客廳,路德回房間。」

 

  「…..妳會感冒。」

 

  「路、德、維、希!」愛麗絲決定軟得不行就來硬的,在她撲上來以前,路德維希妥協地舉起雙手。

 

  「妳睡床上,我打地鋪。」

 

  他不記得自己以前那麼容易接受妥協,雖然這差不多等於威脅,不過,比起任由毫無覺察的愛麗絲在自己身上胡來,同床不共枕,算簡單一點的選項。

 

  「喵喵~」低頭一看,小義呆正撲在小多意志身上,一會兒咬牠的的耳朵,一會兒捉牠的尾巴,再一會兒,牠就被小多意志輕而易舉地反撲,兩隻貓親暱的玩在一起。

 

  路德維希非常確定,自己還沒有這樣的勇氣。

 

 

  儘管抱持著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拖延時間,終究得睡覺,路德維希把梳洗的時間拖得特別久,進房間時已經接近午夜,黑漆漆的房裡只見床上躺著的人呼吸規律,想來推延戰術有效,愛麗絲應該已經睡著了──

 

  「路德真的不上來一起睡嗎?」

 

  剛關上房門,愛麗絲立刻翻過身來,一雙眼睛因著窗外路燈的反射特別明亮。路德維希鑽進打好的地舖,將棉被拉過頭頂。

 

  「......如果妳跑下來,我就去睡客廳。想讓我好好休息的話,妳就乖乖躺著不要動。」

 

  「嗚嗚......有什麼關係嘛~小義呆和小多意志也在呀!」

 

  什麼時候帶貓進來的?路德維希輕輕嘖嘴。話又說回來,真到緊要關頭時兩隻小貓能發揮什麼作用?他緊閉上眼,只要別去意識和愛麗絲只有一床之隔的現狀,好好睡覺就好了。

 

  又過了一會,在一陣翻動棉被的聲音後。

 

  「......睡著了嗎?」

 

  「睡著了。」

 

  「騙~人!睡著的人才不會說話。」

 

  「......

 

  「吶,路德,如果半夜聽到哭聲,那不是幽靈,只是我在作惡夢而已,你別擔心。」

 

  「……怎麼了?」路德維希轉過身,雖然現在他根本看不到愛麗絲,還是覺得聽人說話時向著對方比較好。

 

  「這是聽琪雅拉說的,第一次還把她嚇了好大一跳。不過我自己是沒有感覺的,問我也不知道。說不定……有怨靈附在我身上,晚上會偷跑出來哭泣呢?」

 

  「別開玩笑。」聽到她還笑的出聲,他忍不住嘆氣。

 

  「不用擔心我啦,路德,Buora notte!」

 

  「……Gute Nacht.

 

  這天晚上,路德維希一直睡不好,處在半夢半醒的狀況,一是睡不習慣,另一是他在意著近在咫尺的愛麗絲,到了清晨之際,果然有細碎的啜泣聲。

 

  究竟是發生什麼事了?

 

  路德維希起身查看,愛麗絲正緊抱著小多意志,在黑色小貓因為窒息而昏厥以前,他趕緊拉開她的手臂,反而讓愛麗絲抱住自己,動彈不得。

 

  「愛麗絲、愛麗絲......」路德維希打算搖醒她,輕聲叫喚著,但愛麗絲只是靜靜流淚,淚珠弄濕了床單枕頭,他想拿毯子墊在上面,只是手抽不開,也沒辦法躺回床舖。

 

  「到底是什麼事情,會讓妳哭成這樣?」總是笑嘻嘻的女孩,卻在夜裡獨自哭泣。連自己也不能理解的話,難道真的有怨靈嗎?

 

  「───……」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路德維希轉開閱讀燈,眼下愛麗絲還在熟睡,但眼淚已經停止了,只是嘴裡喃喃念著一個名字,他一下反應不過來,被睡意侵襲的腦袋遲鈍地運轉,終於轉到一段相對應的記憶,在約半年前,酒醉倒在路邊的女子,牽牽念念的男孩。

 

  路德維希突然清醒了。

 

  「---......想見你......

 

  她雙手環著他的手臂,挪動身體靠著他,路德維希坐在床邊,看愛麗絲終於露出安心的笑容,再度睡去,他卻睡意卻無,完全清醒了。

 

  總認為自己對對方的心意是天下無敵,世界第一,連帶對於回應也有十足把握。但實際上,未說出口前終究是空想。

 

  路德維希突然感到好煩惱,在不抽開手臂的距離裡,他就躺在她身旁,看著熟睡的女孩,卻一點想法也沒有。直到破曉以前,只能繼續,任由心煩意亂佔據理智,無法停止。

 

*****

*Panettone:一種義大利的傳統聖誕糕點,資料來源:http://www.christinesrecipes.com/2010/12/panettone.html

總覺得路德有點可憐(自己寫自己覺得難過)可是本來,就常有以為全天下自己最愛對方,或是對方對我笑了、對我那麼好,那我一定勝券再握,實際是自我感覺良好的情況......當然啦這會是HE妥妥地不用擔心,只是在這之前,就陪路德和我ㄧ起心痛一下吧。

沒有吃過苦,不知道甜有多甜。只是我真心希望等在前面的,也是個Happy Ending(最近煩惱ing)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九芎
  • 齁嘎~~~~~~~~~~~~~~~~~~~~~~~~~~~~~(失語
  • 說人話wwwwwww

    Toku 於 2014/10/27 23:20 回覆

  • 少女重華。
  • 窩好像能猜到下面劇情了wwww
  • 姐接快來大預測wwwww

    Toku 於 2014/10/31 23:4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