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義呆利》國家擬人文二次創作,與原著無關

 

 

 

*CP:路德維希˙拜爾修米特(德/國)x愛麗絲˙瓦爾加斯(義/大/利女版)

 

    

 

*CP慢慢增加中,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愛麗絲被一個軟硬適中的抱枕圍繞著,印象中路德維希家裡的枕頭非常硬,以前在租屋處使用的則太軟,現在這個恰到好處的,令她忍不住多蹭兩下。記得自己睡前還很焦慮,路德維希使用的床太大,是King size,所以她特別抓了兩隻小貓來陪自己,睡前還在懷裡的,現在只剩同一個抱枕,摸起來線條分明,還有特別粗大的指節……

 

  這是什麼情況?

 

  睜開眼後,先看到的是黑色布塊,抬起頭一望,愛麗絲才發現自己躺在路德維希的手臂上,撞到他的胸膛,記得自己本來抱著小多意志,醒來後也變成他的另一隻手。

 

  她先是愣了愣,眨了兩下眼睛,才回過神。

 

  看來路德維希上床陪自己睡了,雖然不知道其中原因。愛麗絲只思考了一下,便認同地點點頭,繼續躺下去。反正假日不上班,可以賴多久就好好賴多久,這麼舒服的枕頭可遇不可求。

 

  「愛麗絲,妳醒來了嗎?」路德維希被懷中的動靜弄醒,他挪了下身體,一個晚上沒說話,嗓子都啞了,撒啞的聲線聽來反而格外有魅力,愛麗絲突然覺得自己的名字被喚得好好聽,心臟的速度也在不知不覺中加快。

 

  「還、還沒。」她揪緊他的手,不想美好的時光就這麼快結束。

 

  「……既然醒來了就把我的手放開。」  

 

  「就說還沒醒嘛~不要啦。」

 

  路德維希用了點力,緩慢把手臂抽出來,愛麗絲也才鬆開力道,她側著身子低頭看他,一個晚上血液循環不佳,實際上他兩隻手都麻了。

 

  「因為我的關係,麻掉了嗎?」

 

  「......

 

  「要不要幫你按摩?」

 

  「……還是放著別動吧。」路德維希皺起眉頭,靜靜等待陣陣刺痛感過去。被擠下床的兩隻小貓,在他鋪好的床墊上又睡翻滾了一圈。

 

 

  愛麗絲端著咖啡走進書房時,三隻狗正圍在堆滿文件的書桌旁等摸摸,被牠們環繞著的路德維希難得戴起黑色細框眼鏡,正聚精會神地看著電腦中的檔案,和手中的紙本文件作比對。

 

  「來,咖啡。」

 

  「Danke,幫我放著吧。」

 

  路德維希的手在鍵盤上沒有停滯,餘光瞄到拿著托盤的愛麗絲,在狗兒們騰出空間後蹲下來,把頭靠在書桌旁邊盯著他看。

 

  「怎麼了?」他按下存檔鍵,轉動辦公椅,果然看見愛麗絲臉上掛著一個很大的笑容,笑得酒窩都露出來了,甜甜的。

 

  「沒想到你戴眼鏡很好看耶,路德。」她眨眨眼,眼底是掩藏不住的笑意。「我好像都要愛上你了。」

 

  路德維希的臉唰地變紅,抬起手抹把臉,順便遮住藏不住情緒的臉頰。

 

  「別開我玩笑。」

 

  「我是說真的唷~」

 

  兩人對視一陣子,還是路德維希先敗退,移開目光轉向已經待機變黑的螢幕,愛麗絲嘻嘻笑了兩聲。

 

  「昨天晚上為什麼會在床上?」

 

  路德維希以奇怪的眼神瞥她,順手將螢幕蓋起來。

 

  「妳甚麼都不記得了嗎?」

 

  「不記得了,昨晚發生甚麼事情嗎?」

 

  他長長地嘆了口氣,端起咖啡輕啜,眼神飄向書櫃的方向,擦得晶亮的雙開式玻璃門上,模糊映著兩人的倒影。

 

  「妳哭了,還邊哭邊喊一個名字。」

 

  愛麗絲偏著頭,好像不是很理解他話裡的意思。她已經改成隨意坐在地上的姿勢,三隻狗一齊湊上來,她正好給牠們整理被雪水沾濕的毛。

 

  「你的名字?」

 

  路德維希終於又看向她,不過是白眼。

 

  「不記得就算了。」

 

  愛麗絲也不打算繼續這個話題,路德維希不講,她也不好奇。聳聳肩,她從圍裙的口袋裡拿出一張傳單,遞給他。A4大小的紙張上擠滿各種聖誕節意象的圖畫,從聖誕老人、麋鹿雪橇到聖誕杉樹,上頭大大寫了聖誕市集的時間地點,主辦單位是德國文化推廣協會。

 

  「吶、雖然規模可能不比你家鄉的大,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他拿起傳單仔細端詳,無論如何看這個都比直視愛麗絲的眼睛來得簡單,而且老實說,他也真不想講那個名字。大略估了個時間後,他朝她點點頭。

 

  「那就放假前的那個晚上,一起去吧。」

 

 

  聖誕連假前的最後一個上班日,公司裡頭冷冷清清的,許多來自遠方國度的員工都提早請假返鄉,避開從今夜開始的回家人潮。這個假期會一路放到新年,大約兩週。公司最忙的期間通常在十一月底到十二月初,過了這段時間,今年的工作也差不多完結了。下午兩點後,上司就宣布可以提早下班,零星的歡呼聲中,路德維希和本田菊兩人都不意外地留到最後。

 

  「今晚有甚麼計畫?愛麗絲說市府附近有個聖誕市集,想去走走,要一起來嗎?」路德收妥公事包,望向整齊的辦公桌,其他案子都要等假期結束後繼續處理,這段期間可以好好休息,也把家裡幾隻寵物好好清潔一番。

 

  「既然是瓦爾家斯小姐約的,在下還是別去當電燈泡了吧。」本田維持著一貫彬彬有禮的笑容,只是今天笑得更燦爛點。

 

  「在下要搭今晚的飛機前往戀人所在的南方國度,聖誕假期的期間都會在那裏,就不叨擾了。」好不容易撐到連假,無論如何當然要去充電一下啊!

 

  「這麼趕?今晚幾點?」

 

  「八點呢,所以待會返家拿過行李就要出發了。」

 

  「好快,等不及了吧。」路德維希也笑。

 

  本田只是抿唇含蓄地點頭,總是淡如水的臉上難得洋溢幸福的味道。

 

  「對於朝思暮想的戀人,想快點見到,也是理所當然的心情啊。路德先生也快去吧,說不定瓦爾加斯小姐在等你了。」

 

  「說的也是。」

 

  他們約在車站,所以路德維希就和本田菊在車站道別。

 

  「聖誕快樂,新年快樂。」

 

  「你也是。」

 

  目送本田菊進入閘票口,路德維希走向車站前方的廣場,不知不覺中整座城市已經瀰漫著聖誕節的氣息,只是前陣子太忙了都沒有注意到,無論是商場、住家,或設置小型聖誕樹,或掛上結滿松果紅莓的聖誕花圈,還有各色小燈泡和準備放禮物的襪子。

 

  車站廣場的中心佈置了一棵約三層樓高的聖誕樹,上頭掛著寫滿各種願望的小卡片,路德維希漫不經心地翻看了幾張,等待愛麗絲的期間,心裡還惦記著那個晚上,那個人名,以及哭泣的女孩。

 

  這幾天誰都沒再提起這個問題,只是路德維希將它放在心上,最明顯的地方。胸口堵塞的感覺固然不好受,看遍了各種戀愛指導手冊,卻沒有任何一本教導他,怎麼放開心胸的方法。

 

  「路德!」遠遠的,愛麗絲朝他奔了過來,看打扮和早上出門上班時完全不同,原本長褲短靴,換成了呢絨洋裝和及膝皮靴,總是綁高的馬尾也放下來,換上別緻的髮箍。

 

  「妳回去過了?」

 

  「嗯!我回去給Aster牠們放飼料,而且既然要約會,當然要好好打扮呀!」她轉了一圈,展示自己的新洋裝。

 

  「好看嗎?」

 

  「嗯……很好看。」真的很好看,或許是因為她很會打扮,或許是因為,她是愛麗絲。

 

  路德維希突然慶幸自己站在寒冷的外頭,才可以圍上厚重的圍巾,遮掩自己大概又泛紅的臉龐。

 

  「那麼,走吧?」

 

  「嗯,走吧。」

 

*****

可以跳過期中考,直接過聖誕節嗎?

我想跟可愛的學長一起接待日本同學(咬手帕)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九芎
  • 想要恆溫抱枕!!!!!!!!!!!!!!!!!!!!!!!!!!!!!!!!!!!!!!!!!!!!!!!!!
    對啊路德對愛麗絲抱緊處理就對了wwwwwwwwwwwwww
    話說我好想看看路德翻白眼的樣子wwwwwwwwwwwwww
    啊那胸肌那手臂看的妹紙我骨頭都要酥了
    但是今年不想過聖誕節
    既沒放假又要交一個超大的作業(我哭
  • 我也想要恆溫抱枕!!!
    孩紙聖誕節本來就不是我們的傳統節日啊wwwwww
    不過好像有些教會學校會放假的樣子(咬手帕)
    好險,在聖誕節前夕期中考會結束吧(哭)

    Toku 於 2014/11/02 21:1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