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義呆利》國家擬人文二次創作,與原著無關

 

*CP:路德維希˙拜爾修米特(德/國)x愛麗絲˙瓦爾加斯(義/大/利女版)

 

*CP慢慢增加中,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愛麗絲,妳真的不一起去嗎?」

 

  上工後不久,路德維希任職的公司為了促進員工感情的和諧,也為了提升員工向心力,便辦了一場在滑雪勝地三天兩夜的員工旅遊。

 

  路德維希報名以前已經詢問過愛麗絲好幾次,但礙於先前請了不少病假,再加上幾個重大節日接連來臨,花店已經忙不過來了,愛麗絲只得拒絕。

 

  「真的不了……再請假下去店長會很可憐的,路德就好好的去玩,家裡的事情不用擔心,我會把大家都照顧好的!」她的懷中還揣著小義呆,肩上是盯著路德維希看的小多意志,三隻大狗則排列坐在門口,送路德維希出門的陣仗頗為盛大。

 

  「那麼……這三天家裡就拜託妳了,如果會寂寞的話,找琪雅拉來也沒關係。」他說出口後,才發覺自己終究希望愛麗絲把這裡當做自己家,做了這樣的叮嚀,不知道她會怎麼想?

 

  「沒問題的,才三天嘛!」

 

  愛麗絲士氣高昂的說,她暗自決定趁這段時間好好把家裡打掃乾淨,希望在路德維希家裡暫住的期間,不要老是什麼都麻煩對方,讓自己再多幫上忙一些。

 

  「那我就出門了。」

 

  「路上小心!」

 

  目送背著旅行袋的路德維希走遠,愛麗絲帶上門,對著家裡的小動物們握拳高舉。

 

  「好──今天開始要更努力了!喔──!」

 

 

  「路德先生,這個假期過得還好嗎?」

 

  前往滑雪勝地的遊覽車上,本田菊將來自南國的名產鳳梨酥,分給辦公室的同僚們,也一併分給路德維希。

 

  「啊、嗯,還不錯。」路德維希正出神望著窗外,過了一會才趕緊回應本田。

 

  「你還好嗎?怎麼假期放完,看起來反而很累的樣子。」本田擔憂的問著,一邊從背袋裡拿出飲料分給他。

 

  因為路德維希平日在辦公室建立的威嚴形象,下屬之中根本沒有人敢跟他坐在一起,只有實際上明白他鐵漢柔情的本田菊自動作上他身邊的空位──反正本田也是一個人參與,眼看情人節接近,整團員工不是攜家帶眷,就是單身者的戀愛巴士之旅,對於心有所屬的兩人,略顯格格不入。

 

  「會嗎?大概是早起了點……不要緊的。」

 

  本田頓了一拍,這才點點頭。

 

  他記得學生時期的路德維希總是起得又早又準時,即使未設鬧鐘也可以準時在六點三十分清醒,尤其在新聞社出外景時,他更是深深感受到德國男孩對於時間的執著。所以比起早起……可以令這個固執認真的好朋友感到疲憊的,不外乎一件事情,而現在這件事情的對象,不外乎一個人。

 

  大概和愛麗絲小姐有關吧?

 

  不過可能不是好事。

 

  本田菊用心中的計算機小小乘除了一番,得出一個負值的答案,所以決定別開口得好。

 

  「路德先生,如果希望有人傾聽的話,在下隨時樂意擔任這個角色,這次旅行的哪個晚上要去小酌也沒問題喔。」

 

  路德維希正將本田給他的咖啡打開,聽到他的話,輕輕笑了一下。

 

  「嗯,謝謝你,本田。」

 

 

  旅遊的地點,是位於距市區約三小時車程的滑雪場,在旅館安置好行李,路德維希本來要和本田菊一起行動,但身為溫柔型上司的本田,被自己部裡的下屬們圍繞著討教滑雪技巧,路德便獨自坐纜車,往最高級雪道上去。

 

  直到分辨得出兩人為止。

 

  從以前到現在,愛麗絲都把自己和那個人弄混在一起了嗎?路德維希心情複雜到難以言喻。

 

  不知道當兩人手牽著手、當兩人擁抱、當兩人親吻時,愛麗絲的眼中到底是真正的自己,還是過去的亡靈。

 

  迎面的冷風彷彿無數細針,尖銳地穿過雪鏡擋不到的每塊肌膚上,他忍不住皺起眉頭,但不一會又改變心態,將重心向前,持續加速。

 

  只有刺骨的痛覺,才能暫時將注意力從心中的迷惑轉移開來。

 

  路德維希不想批判任何人,更何況那個孩子可能還和自己的家族有一點血緣關係。話說回來,如果真的是遠房親戚的話,長得像也不無可能,所謂隔代遺傳或祖型再現,如果真的那麼像,愛麗絲會分辨不清也是情有可原。

 

  只是,還是希望她可以正視身為路德維希的自己,正視這段感情,而不是作為誰的替代品。

 

  對自己的厭惡感突然升起,他也曾將愛麗絲作為菲利奇亞諾的替代,現在卻不希望自己代替別人,如果這樣就是戀愛的話,那麼戀愛這種東西,還真是獨裁到了極點。

 

  請你等我。

 

  既然都被這樣拜託了,那就等待吧。

 

  無論等到最後,愛麗絲會投入自己的懷抱,或是毅然拒絕自己,即使只是五十分的希望,懸在眼前,總歸還是個希望。

 

  路德維希半抱樂觀地想著,一時未注意到斜前方的告示牌,隨即遇到段差處而失去平衡,在撞向兩旁的高大杉樹前停止,跌坐下來。

 

  「好險……

 

  他重重吐出一口氣,撐著雪杖準備起身,後方傳來雪屐滑過雪面,呼嘯而過的聲音,突然,有一只戴著黑色皮手套的手停留在路德維希眼前。

 

  「Ciao~這位帥哥,你還好嗎?」

 

  他抬起頭,眼前的男子順勢將雪鏡推到額上。

 

  「…..菲利奇亞諾,你怎麼在這裡?」

 

 

  是離開以後比較輕鬆,還是在一起的時候比較輕鬆?

 

  下班以後,愛麗絲獨自回到黑漆漆的屋子,雖然有時路德維希晚歸,開門後也是一片黑暗等待著,但此刻的她,心裡卻有絲疑惑。

 

  以為只要分開,只要給上一段時間,擾亂的心就可以獲得喘息,獲得平靜,事實上,卻因為感受不到溫暖,使得心情更加低落。

 

  若是路德維希比她早回家,那麼愛麗絲開門後不久,就會見到還穿著圍裙的他,正在準備兩人的晚餐,一邊回過頭對她說到「妳回來了。」;如果是她早到家,則是一邊做晚餐,一邊想著吃到嘴裡以後,路德維希會不會露出笑容。

 

  儘管兩人之間的氣氛沒有改變,儘管尷尬隔閡還是無所不在,但每次想到他,愛麗絲就會產生更多動力,變換菜色也好,被路德維希稱讚過的菜餚就多做幾次也是。結果他去旅行以後,她反而不知道該吃什麼,在廚房猶豫了半天,只簡單煮了道麵食配淡湯,草草結束晚餐。

 

  「鹽放太少了嗎……?」幾乎沒有味道的料理,愛麗絲放下叉子,臉上的表情差不多是精神全無。

 

  是解脫還是落寞。

 

  她仰起頭來,無神望著天花板。

 

  明明答案顯而易見。

 

  客廳的燈打開了,暖黃的燈光給人一種溫馨歸屬感,愛麗絲一直很喜歡掛在上頭的這盞燈,她以為是因為這種顏色給她安全感,但當一個人窩在沙發一角,她突然發現這張沙發好寬,仰頭一看,這間房子則是大得嚇人,挑高的二層樓天花板設計,明明路德維希在的時候,房屋的比例是很完美的。

 

  「喵~」

 

  抱緊懷中的小貓們,愛麗絲將頭靠在沙發扶手上,雙眼直盯著電視,正在播放的綜藝節目了無生趣,她突然發現雖然每天晚上都看同一個節目,但自己好像不曾仔細看過內容是什麼,難道這個節目一像如此無趣嗎?

 

  思及至此,平常窩在沙發上看電視的時候,自己都在為了就坐在對邊的路德維希而緊張,一方面提防他,一方面卻又期待能發生點什麼,不斷偷瞧著對方臉上的每種變化,直到說晚安後回到房間,表面上是鬆一口氣了,心中卻恨不得夜晚結束,當白天來臨以後,又能見到路德維希。

 

  在意嗎?

 

  她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原來靜下心後,才發現自己早已習慣對方的存在,連一刻也無法停下來,腦海中狂奔不止的這種思念。

 

  三天才剛開始,愛麗絲卻覺得漫長地,想動身去找路德維希了。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