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義呆利》國家擬人文二次創作,與原著無關

 

*CP:路德維希˙拜爾修米特(德/國)x愛麗絲˙瓦爾加斯(義/大/利女版)

 

*CP慢慢增加中,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旅館附設咖啡廳裡,路德維希和菲利奇亞諾面對面坐在長型沙發椅上。

 

  昨日短暫會面後,兩人相約隔日小聚,沒有想到會他鄉遇故知,再加上告知過本田菊,久違的新聞社三人便在異地重逢。

 

  等待本田的時間,路德維希索性打破沉默,他記得不久前收到的明信片中,菲利奇亞諾還在義大利,現下他已經回來,腳傷還復原到可以滑雪了。

 

  但是,卻沒來找過他。

 

  「嗯……所以你已經回來了?腳傷呢?還好了嗎?」

 

  菲利奇亞諾正專心地攪拌著咖啡杯裡的糖精奶球,使它們可以更加融合,一聽到路德維希開口,才放下茶匙。

 

  「還不算回來呢,我只是聽從莫妮卡小姐的建議,做些復健而已,這次她也有同行,還有她的姐姐們一起,大家都是Bella唷~所以這是趟非常愉快的旅途!」

 

  路德維希也攪拌著咖啡杯,儘管他什麼也沒添,但手裡有個動作總比只是專心地盯著對方的眼睛自在。

 

  「和莫妮卡小姐一起啊?那麼,你回來後打算住哪裡呢?我家還有空房……」剛說出口立刻捂住嘴巴,但為時已晚,路德維希只能滿面尷尬地看向菲利奇亞諾,後者則對他投與一個了然的笑容。

 

  菲利奇亞諾單手托頰,印象中路德維希的家雖然很大,但客房只有一間,不久前愛麗絲才說找不到新租屋處,要暫住他家的,如今客房又空了出來……

 

  「喔,已經進展到那樣了嗎?」

 

  「不、不是那樣的,我們住同一間房間,但是她睡床上、我睡床下,雖然到後面也是睡在一起……不過,現在又分開睡了……

 

  菲利奇亞諾突然傾身向前,雙手抱胸,臉上是滿滿的好奇。「是誰先告白的?路德?還是愛麗絲表姐?」

 

  「……是我,但實際上,我失敗了。」路德維希只覺得有股熱源從臉頰延伸到耳根,他恨不得人還在雪地裡,至少擋風的帽子可以遮住他的表情。

 

  倒不是說出自己失戀了可恥,而是眼前的人是自己幾個月前才認真告白過的人,幾個月前還深愛的人,現在就已經換對象,這份感情又該何去何從?

 

  「吶、路德,我很高興你可以得到幸福。」

 

  菲利奇亞諾突然說道,令路德維希一愣兒抬起頭。他的臉上掛著暖洋洋的笑容,即便有段時間沒有相見,這張笑臉也沒有變。改變的是人心,因為路德維希發現,自己已經不會再為這張笑臉而動心。

 

  「……我、我曾經覺得,你們兩個很像。或許也是這樣,所以我才……

 

  「咦?」

 

  「但是,我發現了你們兩個的不一樣,如今的我是真心喜歡愛麗絲,完全地……喜歡上愛麗絲。」

 

  菲利奇亞諾睜著圓圓的雙眼咕溜咕溜看著他,嘴巴開闔了半晌,最後還是閉起來,只是勾著一慣的微笑。

 

  「如果很像的話,那麼路德你要堅持下去唷。雖然路程辛苦,但是堅持到最後,你就會得到真正的幸福(Felice)。不過表姊叫做愛麗絲就是了。」

 

  「菲利奇亞諾……

 

  「抱歉,讓你們久等了!」

 

  本田菊急急趕來,兩人的話題戛然而止,因為菲利奇亞諾立刻跳起來抱住他。

 

  「菊!好久不見!CiaoCiao~」

 

  「好久不見啊,菲利先生……」本田菊被菲利奇亞諾撲得要往後倒,幸好路德維希先一步撐住他的背,三人又像以前一樣緊緊貼在一起。

 

  「啊啊~抱歉哪~菊。」

 

  「不用在意的,看到菲利先生這麼有精神,在下、我也非常開心!」

 

  菲利奇亞諾往長沙發的一邊挪位置給本田菊,三人又聊了一陣子後,決定去旅館附設的商店街逛逛。

 

  「我準備寄明信片給在遠方工作的戀人,路德先生和菲利先生,打算買紀念品嗎?」

 

  「紀念品嗎……?」

 

  「路德,買個什麼給愛麗絲表姐嘛~!」

 

  經兩人一說,本來對名產店興致缺缺的路德維希也認真地瀏覽起架上商品來。

 

  「吊飾?項鍊?還是也寄個明信片?」

 

  「這個如何呢?好像是這裡的特色商品,到處都看到這種雪花結晶的飾品。」

 

  「雪花啊……」路德維希半蹲著平視掛著雪花結晶的鐵製商品架,每片雪花結晶在由下往上的燈光之下,顯得晶瑩剔透,好似在顯微鏡下看到的真實雪花一樣。

 

  「『好可愛』……一定會這樣說吧?」如果是愛麗絲的話,一定會這樣說著,然後蹦蹦跳跳的,很開心的樣子。

 

  菲利奇亞諾湊在路德維希身旁,正好聽見他在低語,他側過臉,正好見到路德拿起一款吊飾,嘴角有淡淡的微笑。

 

  「……Ti auguro tanta felicita*.

 

  「嗯?你說了什麼嗎?」他轉過臉來,菲利奇亞諾只是笑了笑。

 

  「沒有,吶、那個真的挺好看的。」

 

  「你也這樣覺得嗎?那就決定是它了。」說著,路德維希便取下吊飾,結帳去了。

 

 

  「喜歡、不喜歡、喜歡、不喜歡……

 

  為了即將到來的情人節提前準備,最近花店裡進了不少玫瑰花,作為店員的愛麗絲,這陣子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挑出瑕疵品,再將優良品做包裝,趁著店長不注意的空檔,她偷偷拿了幾朵準備淘汰的玫瑰,躲到桌子底下剝花瓣。

 

  「喜歡……啊啊!怎麼又是喜歡!」

 

  「愛麗絲,妳在做什麼?」店長從桌邊探頭時,愛麗絲正把花瓣塞進嘴裡,還有一小截粉嫩露在外面。

 

  「妳在吃花瓣嗎?該不會是停在『喜歡』吧?天啊!妳是有多想否認自己喜歡他呀?」

 

  「才、才不是!」愛麗絲吞了花瓣,趕忙站起來,又撞到桌腳,頭上立刻腫了一大包。

 

  「我測試的可是他還喜不喜歡我……

 

  「咦?妳和那位認真先生還沒在一起呀?」店長邊說,邊給她遞來消炎藥膏,接著又繼續打備用的緞帶蝴蝶結。

 

  「認真先生?」

 

  「他不是挺認真的嘛?有一次,他是打算送花給妳吧,光是包裝紙就挑了半個多小時呢,他好像在記錄你穿搭衣服的常用色吧,那個呀、條紋款式的,那時是秋天,用上暖棕色,整體還挺不錯的。」

 

  「欸......?」愛麗絲揉了揉兩側太陽穴,努力回想路德維希送的花束樣式,她收過他不少花,暖棕色的條紋款花束……

 

  「啊!是足球賽那次!」

 

  「妳說,他不是個認真先生嗎?」

 

  「店長妳更厲害吧,連這種事情也記得……」愛麗絲嘟囊到,手裡也沒閑著,趕忙繼續挑花。

 

  「呵呵,這可是花店大事啊,我一直以為再不久,就會收到你的紅色炸彈呢。他喜不喜歡妳這種事根本不用測驗。」

 

  「店長…….啊!」這次輪到手指被玫瑰花刺扎到,愛麗絲吃痛地呼了一聲,直接舔舐指頭冒出的血點。

 

  足球賽,話說回來,那時候還是「路德維希」呢……

 

  愛麗絲咬著指頭,出神地想著。短短三個月,發生了好多事情,足球賽、摩天輪、萬聖節舞會、搬家、熱熱鬧鬧的聖誕晚餐,還有……

 

  ──妳認識的人只有路德維希,他才是令妳心動、令妳迷惑的人。從頭到尾,都無從比較。是妳沒有看清楚這一點而已。

 

  胸中埋藏的是帶著刺痛的心跳,這股悸動無法忽視,也無法逃避。

 

  結局會是什麼呢?

 

  愛麗絲鬆開手掌,色澤飽滿的心型花瓣,已經替她道出解答。

 

  「喜歡、不喜歡、喜歡、不喜歡……

 

  果然還是喜歡吧。

 

*:義大利語的「助你幸福」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鴉可
  • 新聞社的重逢好可愛www
    雖然獨伊很好,但是以朋友身分關心路德的小義也很棒>3<
    祝福他們>w<
  • 每次寫到新聞社都覺得本田的立場豪辛苦啊wwww
    不過如果可以接受以朋友身分關心路德的小義,就太好了(本來還想說這樣到底支持誰跟誰呢,會不會太虐了之類的?反正對我來說,德˙國跟義˙大˙利在一起的話,不管是什麼性別都很萌就對了!)
    不過可以接受,真的太好了(自己很感動這樣)
    大家都變幸福吧~!

    Toku 於 2015/02/06 12:37 回覆

  • Sabinna Lin
  • 很喜歡妳的文喔~~
    尤其是APH系列和銀魂,因為都有固定在看這兩部作品
    覺得人物性格刻劃和對白都好生動!
    感覺初戀以後跟之前的文風相比與眾不同,真的會有心痛的感覺Q口Q
    請繼續加油! 帶來更多精采動人的文章吧!
  • 會心痛就是我有寫到那個點了嗎?(自己很開心~)
    謝謝妳,現在因為銀魂漫畫版聽說虐了所以根本不敢看,只能看看以前的動畫回溫一下妖怪夫婦的情愛鳩葛(誰?)APH則是因為誰都太愛了只好誰都寫,不過高中和大學的差別可能真的有差吧,如果文風不一樣的話
    讓妳心痛了不好意思(土下座)之後會灑糖灑回來的(其實已經開始了,務必佩戴墨鏡食用這樣)(咦?)
    謝謝妳唷//

    Toku 於 2015/02/06 12: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