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名叫韓吉,是個啞巴,不知道是從哪個地方而來,對於自己為何倒在沙灘上,也交代得含糊不清,唯一的回答只有想待在這裡,在調查清楚以前,也由著她了。

 

  里維統整了對眼前女孩的資訊。那天在海邊將她救起時,他不知為何完全不排斥女子覆滿海藻的骯髒身體,平時這種事情一定會找艾倫來做,但他卻先一步,在艾倫之前抱起女孩,一路走回皇宮,就連弄髒了自己的床也不在意,雖然事後,他還是丟棄了被海水和沙粒弄髒的床單。

 

  在她醒過來以後,他讓艾倫給她問了些問題,不會講話的女孩最初是以筆代答,但都是些看不懂的文字,後來她不知道如何拿到了一本字典,再過一周,居然已經能書寫他們國家的文字,里維也才得到這些資訊。

 

  現下,他們兩人都在書庫裡,里維手裡翻的是各國政治局勢的現況,眼裡卻緊盯著女孩,醒來以後的女孩幾乎將所有時間耗費在書庫,身型較里維微高的她有時還能幫他拿書,雖然不能說,只能筆談,倒也不算大問題。

 

  問題只在於,里維總覺得見過這個女孩,但卻想不起來曾經在哪裡見過,從女孩的本身也問不出報告書以外的東西,反正身邊也少一個處理雜事的女僕,里維想著乾脆尋艾倫模式,將她留在身邊,再慢慢找尋答案。

 

  「過來。」他招招手,但韓吉還沉浸在閱讀的愉快之中,絲毫沒察覺里維的動作,直到他貼近她的身體,她才恍然大悟般地抬起頭,透過眼鏡的玻璃反射,里維可以看到自己。

 

  「我到底在哪裡見過妳……」他緩慢湊近她的頭髮,準備摘下那副眼鏡前,突然聞到一股刺鼻的魚腥味。散發味道的來源不是別人,就正是自己緊緊攬著的女孩。

 

  「妳……妳幾天沒洗澡了?」里維差點沒暈過去,他隱忍下火氣,額上的青筋還是暴露他的脾氣。

 

  (三天。)女孩比出三支手指頭,外帶一張燦爛笑容。

 

  「妳……艾倫!」

 

  「是、在!」一直在外頭待命,順便與「碰巧」遇上的公主米卡莎閒聊的艾倫,立刻以電光火石的速度衝進書庫,再晚一點他恐怕就要再被「身體教訓」一番了。

 

  里維嫌惡地拎起韓吉,丟給他。「找其他女僕,把這隻臭四眼抓去洗一洗!」

 

  「咦?好、好的!」

 

 

  "人類真麻煩,每天都要洗澡。"

 

  睡前,韓吉坐在書桌前,一筆一筆以這個國家的文字,記錄下今日發生的事情。身為人魚的她,從來沒想到洗澡這種事情,畢竟一直泡在海水裡啊,根本不必特別將身體打濕,再用鹼性軟磚塊摩擦身體,不過她不討厭被女僕們服侍著洗澡的感覺,洗完以後身上自然的肥皂香味她也不討厭。

 

  "因為是和阿克曼一樣的味道。"

 

  她不知道為什麼,周遭沒有人叫那個男人阿克曼,反而都稱呼為"里維",但對她無妨,或許人類可以一次擁有很多名字,就像人類能夠擁有很多段戀情。阿克曼是一個,里維也是一個,反正都是那男人的代稱。

 

  "今天將眼鏡拿下來的時候,他打算做甚麼呢?"

 

  盯著自己的眼睛,好像有什麼企圖似的,可是她不擔心害怕,心裡反而隱約透著期待。或許,真愛之吻近在呎尺了。

 

  她知道他的視線常常停留在自己身上,那道視線彷彿有物理性的力量,被他掃過的地方都像被燙到似的,帶著灼熱感,不自覺地有些害羞。她不知道是否所有人類男子看女性的眼神都如此,所以就拿了里維身邊的隨從艾倫做實驗,事實證明艾倫也會,但對象是那個有一頭及肩黑髮的公主米卡莎。

 

  "所以,這是人類表達愛意的方式嗎?阿克曼喜歡上我的話,是否就不會變成泡沫了?"

 

  如果真是如此,自己就能循著伊澤爾的前例,繼續探索下去。抬頭望著窗外,是一個又圓又大的月亮。沉醉於人類知識追尋的韓吉,在未意識到之時,已經過了兩個滿月。

 

  一段與人類之間的戀情啊……?換做是以前的韓吉幾乎不敢想像,現在或許能夠成真也說不定,然後成為永久的人類,和里維在陸地上快樂地生活著。

 

  好像作夢一樣,簡直不敢相信。  

 

 

  里維發現韓吉有些與眾不同的地方。

 

  譬如身為一芥民女的她,會寫字、會閱讀,生活在皇宮許久,里維幾乎忘了文字是高等教育的產物,如果沒有貴族身分,多半不可能識字。另外,韓吉受教育的程度似乎極高,她可以認得很多種生物,尤其以海洋生物為強項,她甚至能夠描述書本上未記載或是未證實存在的生物,雖然她的繪畫功力令人不敢恭維(無論什麼動物都是一個圓圈四隻腳!),但以筆說故事的技巧高明。還有,她對於知識渴求的無盡慾望,也令里維大感吃驚。

 

  幾乎從太陽升起以後,到太陽下山以前,女孩都窩在書庫裡,閱讀大量書本,紀錄大量文件,而且一副怡然自得、輕鬆愉快的樣子。久而久之,里維也習慣了在書庫看到那抹身影,身上穿著黃色的襯衫和即地的長裙,在書海裡悠游的人魚。

 

  這一天,里維突然對韓吉問到:「我問妳,這片海洋之中,到底有沒有人魚?」

 

  他只是心血來潮一問,發生墜海意外一事,早已被其他煩躁不堪的事情弄得無心理會。但韓吉被這樣一問,突然睜大了眼,拼命指著自己。

 

  「……這是有或沒有呢?」

 

  (有啊!就在)韓吉還來不及將字寫完,艾倫突然衝進書庫。

 

  「里、里維王子殿下!艾爾文國王陛下召見,佩特拉公主已經抵達了!」

 

  「……這就過去。」

 

  韓吉拉著他,想把剩下的字寫完,但里維只是安撫性的拍了拍她的頭。

 

  「等等就回來。」

 

  接下來的整整一周,韓吉完全見不著里維。

 

 

  這一周裡,王宮裡再次總動員起來,上上下下裡裡外外都瀰漫著一股慶祝氣氛,韓吉遍尋不著人,只好拉了幾個廚娘問,但不識字的廚娘根本無法給她答案。這段見不到里維的時間,她的內心感到既失落又迷惘,夜裡,便獨自坐在庭園外的圍牆上,吹著海風想著家

 

  這一天,同樣坐在圍牆上吹風的她突然被人一把抓住,隱身進附近草叢。

 

  「抱歉,借我躲一下。」

 

  她詫異的回頭,發現是里維,一手摀著她的嘴防止她尖叫,後來想想這女孩是個啞巴,便將手放掉。

 

  手邊沒有紙筆,天色又黑又暗,韓吉沒辦法問里維任何事情,只能睜著大眼望著他。

 

  「……這段時間很抱歉啊,因為鄰國的公主來了,不能不奉陪,但今晚他們玩得太過火了,實在不想繼續所以就躲到這裡來,剛好看到妳……」里維搔了搔頭,似乎斟酌著用詞。

 

  「妳、妳過得還好嗎?四眼田雞?」

 

  (我叫做韓吉!)

 

  韓吉以口型抗議,接下來拉住里維的手,在他的手掌心以食指寫下兩個字。

 

  (很好)

 

  「那就好……

 

  兩個人又沉默了一下,或者該說是里維沉默了,韓吉只是抱著膝蓋前後搖晃,棕色的馬尾隨著她的動作跟著搖晃,或許是內心的不耐煩連帶遷移到她身上,里維忽地一把抓住她的頭,朝向自己。

 

  「臭四眼,我要結婚了。」

 

  (!?)

 

  韓吉再度睜大了眼,盯著他看。

 

  「是那位鄰國的公主,我向艾爾文說自己要娶『救了我的女孩』,所以……婚事就被這麼定了下來。」

 

  救了你的明明就是我啊!

 

  韓吉的眼神無法傳達她的心情,過長的話語又無法書寫在手心,她只能緊握雙手,在不自覺之間越掐越緊。

 

  「雖然那位公主不壞,但總覺得,她不會是我的『真愛』。她愛上的是身為王子的我,不是真實的我。」黑暗中,韓吉其實看不清里維的表情,就如同里維看不清她的一樣,只是那兩個加了力道的咬字,令韓吉的心也忍不住揪在一起。

 

  人類,也在找尋真愛啊……

 

  她出神地想著,右手突然被里維拉住,換他在她的手心,寫下兩個字。

 

  "喜歡"

 

  「這是真愛的意思,妳理解嗎?」

 

  她用力搖了搖頭,反抓住他的手。

 

  "愛"

 

  才是真愛的意思,不僅是喜歡,是愛,是深愛,深深地愛著。

 

  「......連這種事情,妳都要說比我了解嗎?深海魚比賽的時候比輸了,這裡也輸了啊……

 

  韓吉似乎笑了,她接著將手抵在胸口,寫下"愛",再將食指停在里維的左胸。

 

  「妳是在向我告白?還是在向這個王子殿下告白?」

 

  韓吉搖了搖食指,臉上帶著得意的表情,雖然里維看不清楚,還是隱約感覺著她的眉毛挑了起來。

 

  "是向阿克曼"

 

 

  草叢以外,有另外兩個人窺視著一切。本來追出來尋找王子的艾倫,正被國王艾爾文壓著肩膀,動彈不得。

 

  「艾倫,告訴我,你看到什麼了?」

 

  「國、國王陛下……」這種曖昧至極的氣氛是怎麼回事?艾倫很想叫艾爾文不要靠這麼近,可是礙於階級又不好開口。

 

  「回答我。」

 

  「我、我看到,王子殿下撿到的那名女子,正和他在草叢裡面……

 

  艾爾文聽著,眉頭皺得更深,髮線也變得更高了。

 

  「這下可不好辦,乾脆提早舉辦婚禮吧……

 

 

  "阿克曼"

 

  她寫的是他的舊姓,里維當時無法立即反應過來,只是愣愣地收回手心,琢磨那個單字的涵義。

 

  為什麼她會知道這個名字?難道她是自己在混混時期的舊識?但里維可不記得自己認識過這般絕頂聰明又不愛洗澡的怪女孩,他左思右想,再度打斷他的思緒的,仍是那位忠實可愛的小隨從艾倫。

 

  「王子殿下,請問您準備好了嗎?」

 

  太陽西沉之時,便是婚禮舉行的時候。

 

  里維斜眼瞥了艾倫,後者被他瞥得抖了一下。他挪了挪自己的領巾,整理裝束,今晚就要成為他人的新郎了。

 

  心中的遺憾,也將伴隨著禁錮,陪同他度過餘生。

 

 

  韓吉站在甲板上,望著滿天星斗。

 

  三個月前,他站在這裡,她在那海面上,兩人相遇了。她或許戀慕著他,比想像中更為戀慕。

 

  曾以為對於自己,里維只是用以維持人類型態,繼續探索人類奧秘的必要工具。但自打有了與他一同生活的心情,韓吉便知道,一切都變了,她將自己的心奉獻給一個無法回應的人,她的賭注輸了,過了今晚,她什麼都不剩,就連身影也要消失在茫茫大海之中。

 

  遙遠的海平面上,滿月漸漸升起,她終將走上伊澤爾的後塵,為此,韓吉帶來了三個月來從人類的書本中汲取到的資訊,準備投入海裡,如果能被妮法、莫布里特或其他兩位親信撿到了,自己的冒險也算有點價值了吧?

 

  她曾期待著,當自己寫下"阿克曼"時,里維能夠發現。但他沒有,只是側著頭,說「時間不早,該回去了。」就離開了她,船艙裡,眾人正在歡慶王子與公主的婚禮,音樂歌舞震耳欲聾,船艙外,只有韓吉,寂靜的等待最後時刻來臨。

 

  唯一的遺憾是不能自己親口訴說這種感情。

 

  唯一的遺憾是,不能告訴他自己的心情。

 

  "趴沙"

 

  記載著所有成果的紙片隨海風飛揚,落入淘淘海浪之中,韓吉無聲地唱起歌來,她站上甲板,張開雙臂,任由風吹過衣袖。

 

  這是人類的角度,但是站在這裡看到的海面,是否真能比做為人魚時看到的海面寬廣呢?

 

  「公主殿下,不要!」

 

  耳邊傳來妮法的呼叫聲,韓吉探頭朝下海面看,找尋四個熟悉的身影──

 

  「韓吉!」

 

  韓吉突然被人抱下,衝擊的力道之大,她和緊抱著她的人都一起滾落到甲板邊上,碰壁了才停下來。她吃痛地起身,眼鏡被撞飛得毫無蹤影。

 

  「妳在做什麼?韓吉!」

 

  里維抱著自己,穿著白西裝的他絲毫不在意被塵埃沾惹成灰色,只是抬起頭後立刻朝著她大喊。

 

  「我知道是妳!韓吉,我知道!妳才是救了我的女孩,妳就是那隻人魚對吧?知道海洋的生物、帶著那副奇怪的眼鏡、知道我的名字、還有,說了愛我的……

 

  韓吉突然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心情,從胸口滿溢出來的、說不出口的感情,幻化為眼淚,一滴一滴盈滿水汪汪的眼睛,她不能回答,只能緊緊抱著里維,再更緊、更緊,彷彿要將彼此揉合在一起,成為一個軀體一樣。

 

  「我愛妳,告訴我,妳希望我怎麼做?」兩人的唇離得如此之近,眼看滿月就要會移至天空中央,幻化為泡沫的時刻就要來臨了,只差一點,就只差一點。

 

  「韓吉公主!」

 

  四名隨從一齊使力,使船身又大力搖晃了一下,順著這個搖晃,里維的唇終於碰觸到韓吉的,兩人相擁深深吻著,一齊墜入海底。

 

 

  里維王子消失了。

 

  在婚禮之夜,里維王子以及他帶回來的女孩韓吉,雙雙消失在船上。悲傷的新娘解除了婚約,回到家鄉不久,隨即傳出和隨從歐魯歐的喜訊,遍尋不著王子的國王,只能正式收養了已經國破家亡的公主米卡莎,與她的夫婿艾倫,總有一天接替王位。

 

  而在某個海岸旁,某個小村莊裡,某一天來了一對小夫婦,丈夫是一個只有身高只有一米六,脾氣粗暴又有潔癖,卻非常深愛妻子的男人;妻子則是個身高略高於丈夫,喜歡爽朗地大笑,愛看書又聰明的女人。

 

  沒有人知道他們從哪裡來,他們在村莊裡成了家,有一雙可愛的兒女,並且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葉月
  • 好棒的童話故事!!!
    原本還擔心會是和原作一樣悲慘的結局
    利韓結婚萬萬歲~~~
    在情人節正巧逛到這篇真好XD
  • OK的OK的雖然對我來說情人節跟清明節沒兩樣(欸)BUT寫甜文還是我的專長(小得意)
    覺得里韓就是會有一個不一樣的結局,才挑了這個人魚的故事作底
    不過還是有點趕著收場,所以結尾有點急躁...
    或許之後有時間,會用番外的方式補齊吧(有時間的話吧)(喂)

    Toku 於 2015/02/14 21:4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