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義呆利》國家擬人文二次創作,與原著無關

 

 

 

*CP:路德維希˙拜爾修米特(德/國)x愛麗絲˙瓦爾加斯(義/大/利女版)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這不是愛,這不是愛……但如果這不是愛的話,什麼才是愛呢?

 

  總是說著愛情不存在的理由,如同藉口一般,這樣的自己,終究是逃避面對而裹足不前罷了。

 

  沒有期限的告白,等同於一輩子的等待嗎?

 

  她不知道,也沒有把握。

 

 

  位於花店附近的甜點店裡,瓦爾加斯兩姊妹正在享受難得的小聚時光,愛麗絲出神地望著冒了蒸氣的紅茶,杯底堆積了尚未攪散的糖粒,潔白的、晶瑩剔透。

 

  路德維希喝茶不加糖,似乎也不嗜甜,但是說出口的話語,做出來的舉動,都甜蜜地令她幾乎要融化,字字句句、分分秒秒,替口拙的男人傳達情意。

 

  「姐姐的表情,就像談戀愛了啊。」

 

  「什麼?」

 

  琪雅拉點了個小蛋糕,手裡轉著食具,她抬眼看著自家姐姐,將小巧的銀叉往上晃了晃,指著一本擺在兩人之間的筆記本。這段期間,說好了要找出所有路德維希與記憶中的男孩不同特質的愛麗絲,卯足了勁記下她的觀察發現,就連日記都只有兩天持久力,這一星期記錄下來,愛麗絲頗有成就感,特地帶來給琪雅拉「欣賞」。

 

 「『他很溫柔,直到時間壓底限以前,都會忍著不叫我請床;他很體貼,不吝惜給人帶來溫暖,躺在他的臂膀裡看電視,比全世界的抱枕都還要舒適……』」琪雅拉故意模仿愛麗絲的口吻,念了筆記裡的兩段文字,雖然現在的她和安東尼奧也是穩定交往中,但眼球感受到的淡淡刺痛感是怎麼回事呢?她開始後悔沒把夏季用墨鏡帶出來,早知道要看這種筆記,無論如何都會帶出來擋擋閃光的。

 

  「突然找我出來,還以為有什麼緊急的事情,原來是談戀愛了,正在不知所措。所以姐姐現在打算怎麼做?跟那個馬鈴薯肌肉告白嗎?」

 

  「……我也不知道。」

 

  愛麗絲將發生在自己與路德維希之間的事情,鉅細靡遺地講述給琪雅拉聽。光只是聽著,琪雅拉老實說幾乎要懷疑每晚擁著姊姊入睡,卻甚麼事情也沒發生的路德維希,是不是「哪裡」有問題?

 

  「真不像妳耶,這樣磨磨蹭蹭的,以前的姊姊出手速度可是很快的,一點也不拖泥帶水。」

 

  生性浪漫的義大利女孩,雖然心中只有一個男孩,但談戀愛的次數一點也不少。愛麗絲和琪雅拉,和大部分人一樣,沉浸在愛的國度裏面享受心跳加速的感覺,在茫茫人海裡,尋找自己的命定之人。就像一幅拼圖永遠缺少這樣一塊,與自己的靈魂契合的對象,只能不斷嘗試、失敗後再接再厲。只不過愛麗絲與別人不同的地方在於,她早就不相信自己有朝一日能找到那塊遺落的拼圖,她一直以為自己的空缺已經被填滿,直到遇見路德維希,直到她恍然大悟,原來那個空缺一直存在。

 

  這樣就是戀愛了嗎?

 

  「這一次……不一樣呀。」不是玩樂心態下尋找刺激,是寄望長久相攜的伴侶。愛麗絲想起羅馬神話裡的詩人奧菲斯,為了拯救愛妻兒勇闖地獄,儘管被千萬交代不能回頭,仍舊因思妻心切再次痛失妻子,那個與自己毫不相干的故事裡,或許她還希冀著,路德維希會成為奧菲斯,帶她脫離地獄。

 

  是哪裡的地獄呢。

 

  思念的情緒,或許禁錮自己太久,連愛麗絲自己也快喘不過氣了吧。

 

  「難道要等上一輩子嗎?」

 

  「但是路德也說了,他的告白是沒有期限的,他可以等我……

 

  「妳要讓他等上一輩子嗎?姊姊,這樣的要求未免也太過份了。」

 

  琪雅拉不耐的嘖嘴,快速攪拌加了奶泡的冰咖啡。

 

  她托腮看著愛麗絲,陷入茫然焦慮而皺起的眉頭,那個總是微笑得像南歐陽光的姊姊,如今正為了一個男人愁眉苦臉,白費了一張與她相似的、美麗的臉龐。她的嘆息輕不可聞,想來自己的提議是說不出口,無論是那個馬鈴薯肌肉男先放棄追求,抑或是愛麗絲回應他的告白,琪雅拉怕是都不能參與了。

 

  只是分離已久的雙生子,血緣相同心意相通的她,還是希望自己可以在愛麗絲最脆弱的時候,陪伴在她身旁。

 

  找個機會好好和馬鈴薯肌肉談談吧,如果愛情值得歌頌,那弄哭了她的他肯定得先嚐上幾個琪雅拉親手給的拳頭。

 

  她暗暗在心底起誓。

 

 

  路德維希來到練習室時,大家都差不多到齊了,除了拜爾修米特兩兄弟,羅德里希還找來舊識莉絲敦˙茨溫利擔任豎笛演奏,以及今日無法前來的法蘭西斯作為鋼琴演出部分。練習室一角已經擺著一只低音大提琴,眼看大家開始調音,路德維希放下公事包,也趕緊拿出樂器。

 

  「這是……?」大提琴厚實的琴身上帶著歲月的刻痕,路德維希愣愣地撫摸那幾條痕跡,熟悉感油然而生。

 

  「嗯,是本大爺特地從老家拿來的喔,很厲害吧~既然要演奏,當然是你習慣的最好啦。」將長笛組裝完成,基爾伯特抹了下鼻頭,露出得意的笑容。

 

  在進入W學園以前,年齡尚小的路德維希每每看著自家兄長吹奏長笛,也會產生想要演奏樂器的慾望,一次與基爾伯特同行樂器行的機會下,接觸了低音大提琴,雖然學習動機純粹因為路德維希的體格合適,沒想到練習也練到升上高中部以前,升級考試的準備開始以後才終了。

 

  不知道自己還能記得多少。

 

  路德維希替弓弦抹上松香,隨意地拉了幾個音,憑著記憶拉了一小段,雖然差強人意,但總歸能聽。

 

  「多加練習,就能回到以前的水準了。」羅德里希走近路德維希,拍了拍他的肩膀。

 

  「……但願如此。」無論如何,既然已經答應演出,也不能真的拖累大家。路德維希看著線譜,心中開始盤算練習計畫。

 

  「那麼,先走一遍試試看吧。」

 

 

  兩個小時的練習時間很快,在羅德里希近幾斯巴達訓練的指導方式之下,八頁的曲譜練不到第三行。眼看這吃緊的進度,大家的心都涼了一大截。

 

  「還不到預定部分的一半……算了,今天是第一次,只能先這樣,大家都辛苦了。」羅德里希眉頭緊蹙,撤了譜架開始做事後的樂器保養,基爾伯特同他討論起一些樂曲上的事情,路德維希看了眼手錶,打斷兩人對話。

 

  「放著愛麗絲一個人,我不好太晚回去,所以大哥、羅德,我要先走了。」

 

  「我也是……哥哥還在家裡等著。」莉絲敦也怯怯地舉手發言,大概無法在瓦修給的門禁時間內趕到家,她急得趕忙打起短訊。

 

  「好,你們都辛苦了。這間練習室我已經包到演出前為止,所以你們如果有時間,隨時都能過來練習,快回去吧。」

 

  「那麼大家晚安。」莉絲敦向羅德里希等人微微欠身道晚安,便和路德維希一起走出練習室。

 

  「吶,路德剛剛提到的……愛麗絲?」羅德里希邊做著樂器的保養,邊向基爾伯特詢問。

 

  「嗯,是愛麗絲˙瓦爾加斯,他正在追的女人。」

 

  難怪會突然問自己什麼蛋糕食譜,羅德里希恍然大悟,能讓那個呆若木頭的認真先生動心的女人,他固然感到好奇,但是基爾伯特說出口的姓氏,更令他在意。

 

  「瓦爾加斯......和菲利奇亞諾是?」

 

  「啊,就是那個瓦爾加斯。她是他的表姊。」

 

  羅德里希意有所指地望著基爾伯特,他正擦著長笛,將它們拆開後妥善收回樂器盒裡。

 

  「你沒跟他說嗎?」

 

  「沒必要,威斯特和愛麗絲現在什麼都不知道也處得不錯,何必多告訴他這些,而且……真的該說,也輪不到我說。」他揮了揮手。

 

  「本大爺還比較好奇,小菲利為什麼不說。聽威斯特的敘述,愛麗絲似乎很在乎那孩子啊。」

 

  羅德里希聽著,忍不住嘆了一口氣,顯而易見地,與他素來冷靜自持的形象稍稍不合。不過反正是在基爾伯特面前,再失態的事情都做過了。

 

  「……他或許有所顧慮吧。」

 

  提起琴盒,關上練習室的燈和門鎖,兩人一同步出大樓。

 

  「無論如何,都是他們的是事情了。」

 

  「放心吧,本大爺的寶貝弟弟,我可是對他很有信心的。」

 

  「那你呢?不急著走?」

 

  「不急,伊莎的媽──也就是本大爺的丈母娘──進城來照顧她了,而且她也說了,這既然是羅德里希小少爺的請託,無論如何都要好好做才行,沒事時還會要我練習長笛,免得給你拖累呢……

 

  「……不好意思。」

 

  「哪裡,如果能給他們母子來場最棒的演奏,就都值得啦。」

 

  基爾伯特抹了把鼻子,露出充滿自信的笑容。

 

  「久違的演奏會呢,真是令人期待啊。」

 

  「就是說呀……

 

 

  剛過九點整,街道上不少店面已經拉下鐵門,僅存街角24小時營業的便利商店還閃著亮光。考量到莉絲敦的安全,再加上真出了意外,大概會被瓦修連皮帶骨拆掉的風險,路德維希提議送莉絲敦回家。想起那個愛妹心切、視妹如命的哥哥,他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對了,茨溫利學長……最近都在做些什麼呢?」畢業以後就沒有兩兄妹的消息,畢竟比起大哥和他,茨溫利家族要親近埃德爾斯坦家族得多。路德維希只是不要場面太冷淡,隨便找了個話題展開。

 

  「啊,說到這個……」莉絲敦從一個小花碎布包中抽出一張名片,雙手遞給路德維希。「哥哥開了一間飾品店,現在的我也作為實習員工,在那裡學習中。這是我們的名片,如果拜爾修米特學長有需要的話,可以來店裡看看。」

 

  路德維希同樣以雙手接下名片,稍微看了一下,他對店名有印象,不久前才去過。為了某個即將到來的特別節日,趁著午休時間,他走遍了市內不少店家,沒想到這規模不算小的飾品店,會是自己認識的人在經營。

 

  「……這裡,也有客製化的商品?」他注意到名片底下一行小小的文字,莉絲敦點點頭。

 

  「有的,無論是首飾或項鍊、戒指,都可以客製化,材料、配件也都能自行搭配。」

 

  路德維希想了想,趁著莉絲敦還在,乾脆約了個面談時間。兩人在車站分開後,便心滿意足地踏上回程之路。

 

 

  「店長明天見,Ciao~」

 

  「回家路上小心啊愛麗絲,今天辛苦了!」

 

  午茶小聚後,愛麗絲又回到花店結束晚班工作,她往車站的方向,疾步走在漸漸冷清的人行道上時,突然想到路德維希的練習也差不多結束,心裡盤算要一起回家,拿出手機準備撥給他,突然看見了熟悉的金髮背影。

 

  那是將圍巾隨意掛在脖子上的路德維希,提著公事包走出大樓,她正要呼喚他,忽然看見另一個嬌小的身影,也急忙走出來,與他並肩而行,兩人還有說有笑的樣子。

 

  「路德……身邊的人是誰呢?」

 

  愛麗絲以為自己有一輩子的時間,但眼前所見,令她的胸口忍不住揪成一團。

 

  話說回來,還是第一次看見路德維希身邊有其他女性,那個嬌小的金髮女孩有著一張溫暖嫻靜的笑臉,她不曾聽他提過任何女性,但是從兩人的互動看來又熱絡地不像初次見面,那麼,她又是誰呢?

 

  愛麗絲莫名地不安了起來,心就好像一隻斷了翅膀的鳥兒,不斷地往下墜,墜到無底深淵。

 

  姊姊,這樣的要求未免也太過分了。

 

  琪雅拉說的話,冷不防地撞進她的腦裡。

 

  ……是自己的要求,真的太任性了嗎?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晴葭
  • 哦哦哦哦哦哦!!!更了耶好開心(*´∀`*)
    有小列/支出現耶ˊ艸ˋ
    描寫的好細膩,期待下一話##
  • 耶~耶~其實小列/支接下來都有戲份唷~雖然我跟她不熟,只是和路德有關的女性真的太少太少了......
    謝謝你的捧場,已更新囉//

    Toku 於 2015/02/27 21:4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