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義呆利》國家擬人文二次創作,與原著無關

 

*CP:路德維希˙拜爾修米特(德/國)x愛麗絲˙瓦爾加斯(義/大/利女版)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路德以前……有過戀人嗎?」

 

  某個周間平日,晚餐過後,當同居於拜爾修米特宅邸,卻什麼關係都還不是的男女兩人,分居沙發一角收看無趣的綜藝節目時,女孩突然的發問,打破了屋內的靜謐。

 

  「……突然在問什麼?」路德維希被問的措手不及,一口茶差點嗆到自己。

 

  「人家只是好奇嘛,就是,關於路德喜歡的女生類型之類的……

 

  ……不就是妳這一型嗎?

 

  他拿手巾擦了擦嘴,準備以乾咳跳過這個問題。

 

  「怎麼了?」

 

  「其實也沒什麼……不問戀人的話,那麼女性朋友呢?」

 

  路德維希放下茶杯,轉過來面對愛麗絲。莫名其妙地開頭,莫名其妙地問句,他好像曾在哪本書裡看過,這是妻子對丈夫的忠誠開始產生質疑的時候。

 

  啊!是在大哥新婚的時候,送給他的那本《夫妻相處之道教戰守則》裡面的內容吧?但那是夫妻專用,而這裡的情況連稱為室友都很奇怪。他沉思了幾秒,仍舊決定一探究竟,反正自己什麼虧心事也沒做,真金不怕火煉!

 

  「愛麗絲,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愛麗絲抱著小義呆,拼命撫摸牠的頭來掩飾自己的焦躁,力道大得小義呆忍不住輕聲喵叫,頭頂都要被摸禿了。

 

  「......沒有,什麼也沒有。」她低下頭來,頓了頓才繼續說:「因為路德很溫柔、又……又有很舒服的肌肉枕頭,所以想說,喜歡你的人應該很多吧……

 

  這次路德維希嘴裡的那口茶完全噴出來,還噴到小多意志,把牠氣得跳上櫃子頂端,不停喵喵叫。

 

  「呃、嗯…...除了家人以外,我的第一個朋友,就是妳的表弟菲利奇亞諾,透過他,才認識了像是本田菊,或是不知道算不算朋友的法蘭西斯學長……」他皺著眉頭想了想。

 

  「如果認真說來,大概只有伊麗莎白可以算是我的女性友人,可是她現在已經是我的大嫂,是家人了,所以說是朋友好像也很奇怪……」他索性跳過肌肉枕頭那一段,拉起她的手臂,釋放差點喘不過氣的小義呆,牠立刻跟著小多意志跳上櫃子頭,兩隻貓相依偎著,充滿警戒地盯著沙發上談話的兩人。

 

  「就女性而言,只有妳說過我溫柔。……但是妳知道,我不想只跟妳做『朋友』。」

 

  愛麗絲倏地紅起臉來,但貓已經跑遠了,她只好抱著抱枕,縮起身體。

 

  「路德太直接了!心臟一下子跳得好快!」

 

  「咦?我說了什麼……

 

  路德維希也唰地紅了臉,兩人都將視線別開,過了一會才像是偷窺似地轉向對方,當雙眼接觸到時又立刻別開。

 

  「……明、明天早上還要開會,睡、睡覺吧。」

 

  「嗯……晚安。」

 

 

  大概是這樣的情形。

 

  「本田,我不太清楚這是什麼情況,但是依你的判斷,愛麗絲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路德維希查了一整晚手邊現有的戀愛教學手冊,但對於這樣異常的情況,沒有一本描寫。於是,在隔天的早會過後,他特地留了本田菊下來,將前一晚的事情鉅細靡遺地講述給本田菊聽。

 

  本田菊一邊聽著彷彿初生之犢、青澀初戀般的純愛故事,一邊心想這其中一定有什麼誤會,他什麼時候成為路德維希的戀愛軍師了自己都不知道!

 

  「如果不是路德先生做了什麼會令瓦爾加斯小姐誤會的事情,那麼,或許是準備音樂會的時間太長,所以一個人感到寂寞了吧?」露出溫和的笑容,一邊拿出手機,本田菊輕輕滑開螢幕,對著路德維希秀出一張圖片。那是張風景照,粉嫩的櫻花佔滿整個螢幕。

 

  「市府路前的櫻花已經開了,要不要趁著沒有練習的假日,帶瓦爾加斯小姐去看看呢?如果有一整天甜蜜地約會的話,想必也能把失去的時間彌補回來吧?」他已經看過了,所以可以確定那裏實在是個甜蜜約會的好地方,滿山滿谷的閃光彈,閃得本田菊只能拼命拍櫻花,將照片傳給遠方的情人,以撫慰自己空虛脆弱的內心。

 

  「本田,真的謝謝你。」路德維希認真地記下地址,並握著他的手向他道謝。

 

  「哪裡。」看到累出熊貓眼的老友終於笑顏逐開,本田菊也跟著燦然一笑。

 

 

  週日,地鐵市府站前。

 

  本田菊的提議奏效了,當路德維希向愛麗絲提出賞花約會時,女孩又恢復了令他心醉的甜美笑容,她似乎真的很期待,一整個星期都在倒數周日的來臨,還要求路德維希和自己分開出門,到了車站前再碰頭。

 

  「這樣才有約會的感覺!」

 

  憑著這句話,這一周扣除合奏練習和上班時間,路德維希是卯足了勁地規劃行程、選擇打扮,全部都像是愛麗絲第一次邀請他觀賞球賽時一樣,不同的是這次的指導手冊成了《進階,約會指南》。

 

  多虧了合奏練習,除了本田菊以外,他多了羅德里希和莉絲敦兩位軍師,路德維希低頭看了眼記載行程的小冊子,心裡便踏實許多。他靠著自己的品味挑出一套連羅德里希和莉絲敦也十分讚賞的約會服飾,藏藍襯衫搭配白底休閒褲,這次不再準備花束,他決定帶愛麗絲到莉絲敦的口袋名單之中,一間十分受女孩子歡迎的甜點屋。

 

  人群之中,路德維希突然感受到有人拉住他的衣角,他警覺地回過頭,發現是愛麗絲,正伸長著手拉了他一下。

 

  「久等了?」

 

  他低頭看了眼手錶,愛麗絲大約遲到半個鐘頭,但比起預留給她遲到的時間已經早很多了,於是他搖搖頭。

 

  「不會,走吧。」

 

  他伸出手,不過她並沒有回握。

 

  「......會走散。」

 

  愛麗絲還是堅持地只抓著他的衣角,路德維希輕輕嘆了口氣,仍然放慢腳步。

 

  「不牽著?那就自己抓好。」

 

 

  週日賞櫻的人潮湧現,一眼晃過去,到處都是各種髮色的人們穿梭,路德維希想起本田菊手機裡的只看得著櫻花的照片,心想著他大概是貼著樹梢拍的,不然怎麼樣都會有人入鏡呀。

 

  一陣風拂過擁擠的櫻花大道,吹起一陣櫻雪,此起彼落的讚嘆聲中,路德維希也一時看愣了眼。

 

  「啊……好可愛,路德路德!你不要動!」

 

  衣角被用力拉了一下,他停住腳步,回過頭來,愛麗絲正拿著相機對著自己。

 

  「你頭上有櫻花花瓣!吶~路德,我們來合照嘛!」她背對著他,墊直了腳尖要再離路德維希近一點,他看著手機畫面中的自己,小心地以不讓櫻花落下的速度緩慢蹲下,讓兩人都可以進入小小的鏡頭中。

 

  「拍到了!好可愛呀!」愛麗絲開心地將照片剪裁為桌布,趁她還在操作時,路德維希小心翼翼地拿下頭上的花辮,放在愛麗絲耳邊。

 

  「放在妳頭上更可愛。」

 

  「咦?什麼?」

 

  愛麗絲猛然一撇頭,櫻花便隨之落下,但兩人的距離卻突然縮短,短得幾乎可以交換呼吸。

 

  愛麗絲想後退,背卻被路德維希緊緊箍住,他望著她,在心慌意亂的琥珀裡,看見自己。他伸手撥開她被風吹亂的瀏海,掌心感受到她正高速增加的體溫,脹紅的雙頰,一路直通耳根。

 

  遠比櫻花要美麗動人多了。

 

  「愛麗絲,妳真的還沒愛上我嗎?明明在妳眼中,我就只看得到我自己。」

 

  實話實說的路德維希,反而怎麼說都像在講情話。

 

  「說、說什麼呢……」她不自在地別開眼睛,拉了拉頭髮,說的話像是在嘟噥,又像在自言自語。

 

  「……路德的告白,真的沒有期限嗎……?」

 

  她的音量很小,但兩人靠得很近,所以路德維希還是可以聽得清楚。他先是愣了下,接著像在斟酌用詞般緩慢地講,一邊將手放在她的頭頂,安撫似地輕輕拍打。

 

  「我可以明白,妳對那個孩子用情至深,要一時放下不太可能。這些我都可以理解,所以慢慢來就好了。對於妳,我的告白,是真的沒有期限的。」

 

  望向那雙熱切的水藍眼瞳,愛麗絲開始感到心跳加速、難以呼吸,她伸出手,嘗試著抓住路德維希,卻在碰到以前被打斷。

 

  「請你們不要這樣!」

 

  一個尖銳的叫聲吸引了他們的注意,路德維希往後退了一步,愛麗絲便硬生生看著差點握在手裡的溫暖遠離。她回過頭去,看到的正是先前和路德維希並肩而行的嬌小金髮女孩,她被一群男子圍在中間,雙手護在胸前,翡翠綠的雙眼到處張望,尋求救援。

 

  「莉絲敦?」路德維希也看到了,與一旁避之唯恐不及的群眾不同,他直接走向那群人,「妳在這裡做什麼?」

 

  「學長?拜爾修米特學長!」莉絲敦一看見熟人,趕忙跑到他的身後,路德維希還弄不清情況,只是手臂交疊在胸前,滿臉狐疑地看著本來圍著女孩的男子。

 

  這些人打量著路德維希和越來越多圍觀看熱鬧的群眾,遠處似乎還有警笛聲響起,眼看差點到手的小綿羊順利脫逃,他們嘖嘖嘴,趕忙作鳥獸散。

 

  「妳沒事吧?」確定他們都走遠了,路德維希彎下腰來查看莉絲敦的情況,她的大眼睛裡看來似乎有淚水打轉,但大致沒有外傷痕跡。

 

  「沒事……謝謝學長。」

 

  「哪裡。妳一個人來嗎?茨溫利學長呢?」

 

  「老實說,我和哥哥走散了。在找哥哥時遇到那些人,他們說要找我去喝飲料,可是我還沒找到哥哥,而且他們看起來很可怕的樣子,學長,真的謝謝你!」

 

  「路德……

 

  愛麗絲也走過來,臉上的表情略顯疑惑,莉絲敦看見她,像是恍然大悟般睜大眼睛,接著點了點頭。

 

  「愛麗絲,這位是以前的學妹,茨溫利。」

 

  「妳好,不好意思,打擾到你們了。」她起身,略帶歉意地彎腰鞠躬,愛麗絲只是擺擺手,表示不要緊。

 

  「妳沒事就好了。」

 

  「在找到茨溫利學長以前,要不要先跟我們一起……」路德維希的提議還沒說完,一個神色匆匆的身影立刻闖進他們之中,瓦修˙茨溫利好不容易找到了妹妹,顧不得汗流浹背的狼狽模樣,緊緊地抓住她的手臂。

 

  「莉絲敦!莉絲敦,妳跑去哪了?」

 

  「哥哥,我遇到了一群奇怪的人,是拜爾修米特學長救了我,對不起,讓哥哥擔心了……

 

  「不必道歉,妳沒事,吾輩就放心了。」他鬆開手,轉身向路德維希道謝。

 

  「謝謝你幫助莉絲敦,關於你的訂單,吾輩以自己的名譽起誓,絕對會修改到你滿意為止!」

 

  路德維希緊張地看了眼身旁還不知所云的愛麗絲,趕忙以眼神示意,但瓦修接收不到那道慌張的訊息,正準備繼續說下去,忽地被莉絲敦拉住。

 

  「哥哥,既然找到哥哥就好了,我們繼續走吧,櫻花還沒看完呢……

 

  「莉絲敦?」瓦修困惑地看向從不曾如此主動的妹妹,莉絲敦則對其報以微笑。

 

  「走吧?哥哥。」

 

  「啊、我們也該走了,還有其他行程。」路德維希拿出小冊子翻了幾頁,同樣拉起愛麗絲的手。莉絲敦推促著瓦修,路德維希則牽著愛麗絲,交錯而過時,愛麗絲還盯著莉絲敦看,而她也恰好回頭,對上她的眼神。

 

  莉絲敦甜甜地笑了下,微微點頭,愛麗絲不明所以地跟著點頭,轉身和路德維希一同離開。

 

*****

從這一回可以知道兩件事情,一、普憫的戀愛經驗阿西底迪看起來是完全不採納;二、心裡有鬼,就會越容易不安,越來越後怕。

我討厭開學啦寒假就不能再長一點嗎........................(家裡耍廢ing)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晴葭
  • 我每次更新都留言會不會很煩啊###
    超愛中立兄妹///
    嗚哇這次更新我又看到笑出來了,好開心吶(*´∀`*)

    p.s.其實我有追妳的噗浪...但我只留過一次言qwq<<超沒膽 我覺得路德維希可以穿看看T恤(?)還是因為不正式所以沒列入考慮
  • 不會啊,我看了非常高興(很在意留言的人)
    希望中立兄妹沒有寫崩啊老實說這應該是我第二次寫到他們(掩面)

    下次看到噗浪有什麼比較有興趣的話題的話,歡迎隨時進來一起聊天啊,很多都是這樣然後就一個串連一個慢慢變熟的,反正都是同好嘛(拍肩)不用怕不用怕~
    T恤也是很OK啦(那個緊繃的肌肉)(欸)不過就是目前的時間點還在春天,覺得現在就穿會有點涼快(?)不過夏天就可以了,夏天就有肌肉了(發言自重)HSHS~~

    Toku 於 2015/02/28 19:38 回覆

  • fayn
  • 總算追到最後一章才發現還未完(<<蠢
    對出現的各種cp都很有愛吼♡
    期待開花結果之時0ω0
  • 放心好了這篇沒到五十應該無法完結(遠目
    謝謝,一起來催促他們趕快在一起~(靈感君請快回來~

    Toku 於 2015/03/06 22:48 回覆

  • ciao0125
  • 吃了糖又遍懸疑劇了啊(X
    普憫的戀愛經驗只能用在不憫身上(被普爺踹
    路德快去跟愛麗絲解釋啊啊啊啊啊啊!!!!!
    人家莉絲敦小妹妹都給你機會了!!!
    人家瓦修也推你一把了(?
    快去用肌肉把愛麗絲包起來啊((不對
    路德把愛麗絲打包回家 讓他有永久居留證啊!!!!
    (激動毛啊)
  • 普憫的戀愛只能用他自己身上XDDDDDD
    永久居留是怎麼回事啦XDDD
    拜爾修米特家的永久居留嗎XDDD
    茨溫利兄妹不知道被我寫崩沒(掩面)
    啊啊我也好想被肌肉包起來喔(沒人問妳#

    Toku 於 2015/03/16 19:50 回覆

  • ciao0125
  • 我說這句話好像傷害到普爺的自尊wwwwww(X
    永久居留就是\結婚/\結婚/\結婚/\結婚/((冷靜
    被肌肉包起來會被夾扁扁((#####
    愛麗絲的肌肉枕頭<-----路德
    所以說同居有的是時間(?
  • 近水樓台先得月
    好好喔肌肉枕頭=3=

    Toku 於 2015/03/27 23:17 回覆

  • Clover
  • 不要亂噴茶,髒髒
    為什麼路德說話越來越肉麻了(抖掉一身的雞皮疙瘩
    這下終於可以放心了吧ww
  • 遞手帕

    重點那個路德還沒發現自己講了什麼(化成一灘水ww

    Toku 於 2015/05/15 21:4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