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二次延伸文,與原作無關

*配對:里維x韓吉,不喜誤入

*Der Frühling:春天(德文)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1.原著ver.

 

  冬天過去,春天的腳步悄悄來襲。地點在調查兵團駐紮地,時間是午後,剛結束一場浴室裡的戰爭,下午的會議還沒開始,攪和著和煦暖陽,被抓去洗澡出來的第四分隊長韓吉,在利用太陽光熱曬乾頭髮的空檔,發現早春捎來的信息。

 

  「啊~里維,你快來看!」

 

  她不顧春泥融雪沾汙靴頭,大步踩進庭院裡柔軟潮濕的土壤,停在一株低矮的植物前蹲下,一邊小聲地叫喚著漫步跟上,正靠在迴廊柱子上嘖嘴的士兵長里維。

 

  「剛洗好不要立刻弄髒啊!真是的,臭四眼…..

 

  他皺了皺眉頭,猶豫了一下,還是踩進泥濘之中。反正接下來不必帶兵的他沒有活動,有的是時間清潔。

 

  「看什麼?蟲?」

 

  嬌小的乳白身軀,在剛發出的嫩葉上咬出一個個小小的齒痕,努力挪動著身體向前,里維不解地看向韓吉,她的頭髮還滴著水,身上是剛洗過熱水澡後的肥皂香氣,雙眼正放著光亮,彷彿已經在小小的毛蟲上,見到了春天。

 

  「才不只是蟲呢,這是種蝴蝶的幼蟲唷,牠的出現,就代表春天快到了!看這個長度,再過兩三天就要變成繭了吧?哇……好期待呀!」

 

  「春天還久呢。」里維抹了抹被風吹得凍紅的鼻子,明明就還冷著。

 

  「至少把圍巾圍上吧,頭髮還那麼濕,出來吹風會感冒的。」他對蟲沒什麼興趣,不過如果韓吉真的感冒了,困擾的就會是他。

 

  雖然,自己還不明白為什麼。只是自然而然地擔憂,從未探討過這種未命名的感覺。

 

  他拉過她一直揣在懷裡的圍巾,從自己的角度替她繞了兩圈,韓吉的目光還停留在毛蟲的身上,不斷發出讚嘆的樣子,像個孩子似的。

 

  「這種蟲在壁外很多喔,我曾經看過,滿山滿谷的、這些孩子的成蟲型態。吶,里維,如果有一天沒有巨人了,要不要陪我一起去壁外探險呢?」

 

  壁外探險的事情她說過無數次,也被他無視過無數次。「如果」的事太難說,對於沒有把握的約定,他從來不給承諾。

 

  不過,當里維的手一離開她的圍巾,韓吉就立刻將它們握在掌心,連帶閃閃發亮著詢問自己的眼神,好像動搖了他內心裡的一點什麼。

 

  「……如果有好喝的紅茶的話,去了也不壞……

 

  「咦──?你第一次回答我了呢!里維,相信韓吉小姐吧!壁外的紅茶,肯定比牆壁裡面的好喝一百萬倍唷!」第一次得到正面回應,她高興地跳了起來,靴子上的泥巴也濺到兩人身上。

 

  「臭四眼!不要弄髒褲子!啊……先不管壁外怎樣了,再給我回去洗一次澡!」被潑得滿身泥的里維,額頭上的青筋完全暴露。他抓起韓吉扛在肩上,準備再回浴室一趟。

 

  「呀啊!士兵長好粗暴!」

 

  「混蛋,不要發出那種奇怪的聲音!」

 

  庭院旁的紅磚建築,二樓房間的窗旁站了兩個人,正側身看著庭院裡發生的事情。

 

  「還真有活力,無論是里維,或是韓吉。」艾爾文輕輕笑了一聲,本來還想著哪些新兵在外頭吵吵鬧鬧,沒想到是自己手下兩個最為親近的雙翼。

 

  「少了誰都不能飛了。」

 

  「哼。」米可只以鼻腔回答,鬍子底下勾著淡淡笑容。

 

  「嘛,春天,快到了啊……

 

 

2.中學校ver.

 

  暖陽灑落在女孩的半身,她坐在窗旁,右手撐在支起的右腳,左腳曲折擺著,擋住裙擺下若隱若現的春光,就著自然光線翻看書本,房間裡靜靜的,只有偶爾手指翻動書本的聲音,和微風拂過時,窗簾輕輕搖曳的聲音。

 

  男孩坐在床頭,雙腿盤坐,背靠著牆,同樣也在看書,以教科書擋在兩人之間,三不五時,抬眼悄悄看著。

 

  這裡是男孩的房間,他記得父親給他漆上油漆時明明選了乳白的牆面,在女孩來臨時,在陽光和煦時,總會成了粉色,整間房間沉浸在若有似無的粉色紛圍之下,他卻不大討厭,或許,還很享受這樣的氣氛。

 

  這時候的里維和韓吉什麼都不是,只是同班同學、死黨、青梅竹馬,還有當韓吉再度為了社團活動花光零用錢時,里維會成為她的救命繩索而已。

 

  「......里維,我知道你在偷看我。」

 

  「......我才沒有。」

 

  他不自然地翻了下一頁,他剛剛真的沒有......可是剛才的剛才有,就看了一眼,因為陽光折射到了女孩的眼鏡,在空無一物的牆上畫出一道彩虹,他才忍不住多停留一點,多看了一眼。

 

  「......我不想開學。」

 

  女孩似乎不甚在意,突然地拋出一句,語氣裡滿是無奈,可是頭仍然沒有抬起,視線仍粘在書本的字裡行間。

 

  「......為什麼?妳不是很期待這學期的生物課?要解剖青蛙了。」

 

  這下女孩真的放下書,定定看著他。男孩以為自己哪裡說錯了,他記得女孩最愛生物課,最期待解剖青蛙,從剛入學說到現在,到昨天,她還在說要開學了,可以解剖青蛙真好。

 

  「可是,這樣就不能跟里維一起出去玩了......」

 

  她嘟噥著,聲音很小,但他還是聽見了。

 

  沒辦法,這個午後太安靜,偌大的房屋裡,只有他們兩人,在他的房間,看書。

 

  或許心早就飛到窗外的春天去了,或許整個下午,兩人都沒將思緒放在書本上,韓吉的看書只是個藉口,她如今只想抓住春假的尾巴,她踏出一步,里維像是被嚇住了,往後退了一步,卻只剩下冰涼的牆,下一秒,他被韓吉給"壁咚"了。

 

  「開學也還是可以......」

 

  「不能24小時在一起!」

 

  「開學才能夠24小時在一起吧?」除了上課、連下課,就住在隔壁宿舍的兩人,里維不懂哪裡不能在一起。

 

  「可是里維要練球!」

 

  「韓吉也要生物社的社團活動吧?」

 

  「那不一樣,索尼和賓很需要我!」

 

  「......這學期的校際籃球可能也會需要......」

 

   「里維一定會被需要的,所以會很忙,會見不到小韓吉的......」

 

  「......那妳要我怎麼做?」

 

  里維被弄得一頭霧水,眼前韓吉水汪汪的眼睛透過鏡片直視著自己,兩個人的距離太近,他都可以聞到她身上的蛋糕香味,今天早上,才吃了韓吉親手烤的紅茶蛋糕,明明砂糖減半的,這味道聞起來卻該死的甜。

 

  外頭有隻小鳥雀躍地叫了一聲,接下來彷彿溝通似的,一隻傳著一隻,還有振動翅膀的聲音。

 

  里維緊緊抱著韓吉,韓吉則將頭埋在他的胸懷裡,這時兩人的身高還一般高,她用盡全力縮小自己的身體,將自己的全部都被里維包圍著。

 

  「......這樣就好了嗎?」

 

  他也不知道,她也不知道,但本來被開學弄得心煩意亂的韓吉,心情好像真的平復下來了。

 

  「......這樣就好了。」

 

  春天來了,只是他們誰都還不知道。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